看着眼前五官菱角分明的男人,他下颚线条流畅,深邃的眼眸里同样倒映着谨禾的模样,紧闭的嘴唇,熟悉又陌生,这张脸不知道在梦里出现了多少次,再熟悉不过。

谨禾脑海瞬间被那一夜屈辱占据,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裹杂着痛苦。

岑安好奇的盯着谨禾黑白分明的眼眸,她眸中有恨意。

不知怎么,脑袋里面就闪现出六年前车里那个女孩的眼眸,有同样的惊恐。只不过,她们两个长的完全不一样。

“嗨,美女,这个是你弟弟吗?头发真有个性,天生的?”已经下车的江染尘并没有看到两人的对视,将手伸向睿简的脑袋。

“不要碰我的头发!”睿简抬眸丢给江染尘一记小狼狗式的警告,又冷酷又凶萌凶萌的!

江染尘的手停在空中,嘴里不由自主的嘀咕了一句:“岑安,你看连嫌弃的表情都如此相似,你说这孩子是不是你风流的杰作?”

岑安抬起眼睛看向江染尘,用冷冽的眼神剐了他一下。

接收到眼神的江染尘腹诽:我靠,要说这孩子和他没有关系,打死我吧。

随即将眼睛移向旁边的男孩,有一秒钟的微怔,确实这孩子眉眼有些像他。

谨禾心底一紧,恐慌自眼底迅速划过,意识到岑安在看睿简,迅速就将睿简拉向身后,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他的脸庞。

“车子应该赔偿多少钱,你们定损后联系我。”面无表情的说着,她拉着睿简转身离去。

岑安看着母子二人的背影,眉目如画,若有所思,浑身散发着清冷疏离的冷漠,似乎在目光落在小男孩那头卷发上的时候才缓缓放柔。

谨禾不敢停下脚步来,睿简是她的命,决不能让这男人发现睿简的身世。

这女人就这样走了,后知后觉的岑安才发现,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有女人这样无视他。

岑安眸里溢出寒霜,使原本就冷峻的面容,瞬间被冰层覆盖。

江染尘看着离开的母子二人,有些戏谑的看着岑安,环抱着手臂,收敛住的八卦好奇心又开始泛滥了。

“岑安,太像你了。”

岑安并不否定那个孩子像他,他冷漠出声:“叶修,去查一查。”

“是!”叶修看了看谨禾的手机号码。

那个小男孩太像他们家老大了,就算他们老大不发话,他也会私下去查查。

这边谨禾把车开出去好一段距离,心里的痛苦依然无法平静。

睿简看了看妈妈,她握着方向盘的手指不断的收紧,内心里的痛苦和挣扎挣扎可想而知。

从妈妈这些痛苦的表情中可以看的出来,刚才那个叫岑安的男人对她的伤害有多大。

睿简可以猜出个大概,也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只需一个DNA,便可以真相大白。

“妈妈,你……还好吗?”他声音软萌萌的,满是担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