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你快看,坏女人在网上官方回复了。”睿简将手机递给谨禾。

谨禾接过手机看了看,大概意思就是:陆晓柔解释机场事件是误会,吓到小朋友,再次向他道歉之类的,对于诈捐事件,只说交给了小助理去办,对方因为父母住院的事情耽搁了,钱一定会捐的。

睿简蹙着小小的眉头,“这个女人真狡猾!”

谨禾摇摇头,她没想过用这么一个黑料就能扳倒对方,本来她是想好好利用一番这个黑料的,机场的事只是凑巧赶上了,谁让她嘴贱说自己的宝贝没有家教,就当花一百万买个教训。

“你已经做的很棒了,让她给其他小朋友捐出了一百万,剩下的事情交给妈妈吧。”她对儿子的声音,永远都很温柔。

吃过早餐,谨禾接了个电话,是合作多年的编辑阿打来的,知道她回国,她的近作又被翻拍电视剧,这两天刚好在做主角试镜,导演拜托请她去现场给点选角建议。

总是一身黑衣的她,今天破例选了套裸色的优雅简约风格服饰,睿简撒娇着要一起去。

快到路口时,谨禾低头看了看导航。

下一秒只听见“砰”的一声!猝不及防,车莫名偏离车道,擦到旁边的车上。

睿简正专注着捣鼓手机,被这个急刹车给摔了一下。

谨禾迅速转头看向后座的睿简,焦急的询问他有没有碰到哪里,得到确定后才放下悬挂的心。

看了看时间,快到约定时间了,拿起旁边的纸和笔写下一串数字,下车走向对方的车前,敲了敲车窗。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看连眼皮都没抬的老大,遂将车窗放下,看向来人。

“抱歉,我不小心撞到你的车子,我现在有个约会,时间快到了,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你定损后我来赔偿。”说着将一张纸递进来。

司机再次从后视镜里瞄了一眼后排的老大,还是面无表情。

窗外的女人气势强大,她没时间说得他们老大的时间很多似的,而且还赶脚对方有种不识货的任性感,这可不是一般的车子啊!

而此时的睿简,看着妈咪下车有一会了,放下手机也打开车门走过来。

“妈妈。”睿简嘴里喊着,眼睛却看向车内迟迟未伸手接纸的司机。

“岑安,那个小男孩的卷发真有个性,你别说和你的很像,咦,这仔细看,眉眼也有些像了。”后座的男人颇有一番八卦的调侃着。

正在闭眼养神的岑安闻言,抬起眼皮慵懒的斜了一眼窗外,是有几分像,还不由自主的抓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又将眼皮放下。

“叶修。”旁边的男人说着将车窗放下。

开车的是叶修,岑安的助理,他疑惑的转头看向说话的江染尘:“尘……”

“先解决事情。”江染尘回应着将后排车窗放下。

谨禾与睿简同时看向后排。

感受到强光,岑安眉毛微皱了一下,再次将眼皮抬起,刚好与谨禾的眼眸撞在一起。

谨禾不由自主的瞳孔迅速扩大,眼眸里溢出的是惊恐,黑白分明的瞳孔上,倒映着岑安俊逸无双的俊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