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求求你了……”

陆谨禾一直在求饶,而身上的男人一直在索取,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平息。

趁眼前的男人熟睡之际,陆谨禾打开车门再次回到暴雨中。

她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只知道往前走,浑身的疼痛让她走起路来跌跌撞撞。

看到了酒店,她死寂的目光里升起一抹希望。

“姐,是你吗?”陆谨禾听到这个声音迅速转头,看到从右侧通道撑着伞走过来的陆晓柔。

疼痛与委屈袭来,让她在看到熟悉的人时完全被瓦解,任由陆晓柔带着她往酒店方向走去。就连从未被陆晓柔叫过姐都忽略了。

酒店房间内,陆晓柔递过一杯温水给她喝下,不多时,陆谨禾眼皮沉重睡着。

睡梦中一直在与恶梦纠缠,突然被打在身上的水惊醒,再次睁开眼,看到的是一张扭曲变形的脸。

岑茂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刀,目光猩红的瞪着她,发出野兽般的笑声。

“让你跟着岑二少爷享受荣华富贵,你自找的,自己赔罪吧!”柳青莲说完转身就离开。

谨禾不可置信,把她亲手送到恶魔手里的人居然是她一直敬重的妈妈。

突如其来的背叛撕心裂。

“刺啦!”

脸上的刺痛让她从震惊中回神,接踵而来的是浓浓的血腥味……。

“哈哈哈,你这婊子,我要让你好好体验一下这种痛苦,我要玩死你。”岑茂右额上的那颗黑痣,在扭曲的脸上显得格外突兀。

他像在雕刻般的挥舞着手中的刀,一刀一刀的划在陆谨禾白皙稚嫩的皮肤。

每划下一刀,陆谨禾颤抖的身躯都有种彻骨的痛,当全身布满时,痛已经麻木不仁。

“把她丢到深山里,让她的血一点一点的流干,身体被野兽撕烂,哈哈哈哈。”岑茂变态的狂笑声震耳欲聋久久环绕在陆谨禾的耳边。

“为什么。”在即将被抬出房门时,陆谨禾看向门口的柳青莲,用尽最后力气说出三个字,她想要一个理由。

“为什么,等你下辈子见到你的亲妈,自己去问她吧,她毁了我就毁了她的女儿。”

天空鱼肚泛白,死不瞑目的陆谨禾,眼眸崆峒的盯着天空,等着死去。

6年后……

霖市恒水国际机场,陆谨禾的手中牵着一个英俊的小男孩,小男孩一双璀璨夺目的大眼,狡黠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他粉嫩的唇瓣扯出一丝腹黑的笑容,终于回到这个城市了。

曾经欺负过他妈妈的人,一个都别想好过!

而母子身边,站着一个长相俊美的男子,笑容温和的看着母子二人。

“妈妈,以后我们就要在这里生活了吗?”小男孩笑眯眯的看着妈妈,活脱脱一个从童话世界穿越过来的小王子,可那双璀璨的眸子里,却噬着浓浓的冷意。

“嗯!”女人笑着点了点头,睿简是让她活下来的唯一希望,一个给了她从生无可恋到尽全力也要活下来的精神支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