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大雨磅礴的夜晚,暴风雨肆虐,玉都国际酒店某房间,传来男人野兽般凄惨的叫声,在这狂风暴雨中显得格外惊悚。

撕裂般的惨叫声未结束,一名女子惊慌夺门而出。

她身上只有一件米色的吊带和一条过膝裙子,右肩吊带已脱落到手臂处,赤裸着双脚,慌忙坐着电梯到了一楼,不顾一切的冲入大雨中。

雨水很快淋湿了头发,如瀑布般的长发贴在胸前,一双明眸充满惊慌,紧咬着双唇屈身往前跑着。

陆谨禾做梦都没有想到,今晚会被人设计,她陆家长女,亦是养女,今晚是父亲的生日,她明明是跟随在父亲身边接待来宾的,不知为什么会被绑架到房间。

要不是自己理智冷静周旋,现在早已被岑家二少岑茂给糟蹋了!

酒店坐落在郊外,四周绿植环绕,陆谨禾第一次来,不知道出口很快迷失在园林里,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加长版轿车,车内有灯光,在这个黑夜,就像一棵救命稻草一样闪耀,陆谨禾不假思索的往前跑过去。

“砰砰砰……”陆谨禾拍着车门,还不停的望向身后,她废了岑茂,那混蛋一定不会放过自己。

司机放下窗,看着湿透的女孩,警惕又沉稳的说道:“姑娘,有事吗?”

“先生,求你救救我,送我离开这里好吗?”陆瑾禾惊慌的声音里充满了祈求。

司机态度冷漠回应:“小姐,不好意思,恐怕不行。”

“让他上来。”赫然间,一声冷冽的声音从后座传来,带着不容置喙的威严。

陆谨禾看向男子,只是一眼就觉得他冷冽至极,仿佛后面已经是另一个世界。

男子看着情况不好,额头上冒着汗水,整个人如虚脱了一般。

两人目光瞬间碰撞,男子冰冷的目光似能射穿人心,让陆瑾禾愣了一下。

“找,把她给我找出来。”身后传来来了暴怒的吼叫声。

陆谨禾回神,顾不上许多,拉开车门直接坐了上去。

关上车门的瞬间,隔着一道车门,陆谨禾恍然感觉自己已经安全了。

男子看着她眼眸里满是惊慌和无助,雨水顺着脸颊流到颈部,再往下,白皙的皮肤更加干净透亮。

看了一眼车窗外追过来的人,他深邃的目光微微眯起。

岑茂的人,怎么会……?男子想到今晚的事情,猩红的眸底越发的阴戾。

目光再度拉回来,落在女子清瘦的脸上,男子性感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努力克制着体内的炙热,却仿佛随时会冲出身体。

陆谨禾这才偏头看向身边的男人,菱角分明,眉毛微锁,鼻梁高挺,嘴唇微薄紧抿,似乎在极力影忍。

她心底感叹:好俊美的男人!

“谢谢!”她低声说了一句。

然,司机立刻下车。

陆瑾禾一脸懵。

骤然间,一股清冽的气息袭来,身旁的男子突然把她低到车门上,她双眸瞳孔骤然扩大,剧烈挣扎起来。

陆谨禾做梦都没有想到,刚刚出了狼穴又进入了虎窝。

女子冰凉的肌肤让眼前的男人最后的隐忍完全被瓦解,仿佛久旱遇到甘露,只想迫切的索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