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帮守城的官兵,多是些当地的地痞流氓,仗着和平阳三虎的表亲关系,才谋到了官家的职位。走在大街上,若看你不爽,随便给你扣上一顶“私通魔族”的罪名,就把你抓到了牢房里去了。到了牢房里,即使有着方唐镜那样的名嘴,也打得你一句话说不上来。

平阳城里的人敢怒不敢言。敢言的,也大多成了杀威棒下的冤死鬼。当然,这其中也有例外,老秀才方家的第三个儿子方如实便是这例外中的例外。他不仅骂了这些守城的官兵,甚至还用他那长枪挑破了一位守城官兵的板甲。

方如实如今正值二十,少年意气,挥斥方遒,喜欢鲜衣怒马,只可惜了家境贫寒,鲜衣没有,病马倒是有一只。那只病马没人骑它,自己走起路来都摇摇晃晃,看得叫人瘆得慌。

那天方如实在街头买菜,忽然见到一位衣衫不整的官兵正在调戏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方如实自幼侠义心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便提着长枪走上了前,骂了他官兵一番,那官兵闹羞成怒,就要和方如实动武。

官兵的刀才举到半空中,就看到方如实的长枪停在了自己的胸前。接着方如实轻轻一挥,又卸了他的板甲。吓得官兵赶紧跪在地上磕头叫爷爷。

你以为这样算是完了?

这才是刚刚开始。官兵很快添油加醋地告诉家主宋成。宋成便吩咐了手下,成群结队找到了老秀才家,把老秀才连同方如实一顿暴打。方如实双拳难敌四手,却还想着抵抗,可是看到被按在地上,苟延残喘的老父亲,他就知道已经输了。

那天,方如实知道了,单凭一个人的力量,绝对不是平阳三虎的对手。平阳三虎是毒瘤,真正的毒瘤,比外患魔族更加的恐怖。迟早有一天,平阳城会毁在内忧上。同时,方如实也埋怨上天为什么如此不公,让这些小人得道。

就在宋成准备结果了方如实生命的时候,林振出现了。

林振的出现不是巧合,他很早就关注平阳城里的这个年轻人了。他很好奇,一个老秀才家的儿子,哪里来的这么好的武功。

林振用他的大手抬起了方如实的下巴颏,仔细打量着他的脸,那是一张方脸,看着便叫人感受到了凌厉。方如实该是一位狠角色。

林振打听一番才知道,原来这方如实的功夫是在看了老秀才的藏书自己琢磨来的。

那一天,方如实也知道了原来他看的那些书,按理划分通通属于兵书。难怪当时他还在书里看到了一些简单的奇门阵法。从此方如实便自诩为兵家。

通过自学,武功有了如此造化,这让宋成也不得不高看方如实了。宋成问方如实愿不愿意加入护城军,成为他挥下的一员。

方如实哪里肯依。

然而没过多久,一向骄傲的宋成,竟然主动跑到了宋家府邸,求家主宋成,让他当上了那个他一直瞧不起的护城军。老百姓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而方如实也心性大改,虽然说不欺负人,但也绝对不再仗义出手了。

他成了护城该溜子的一员,每日就是喝酒赌博,把自己灌得醉醺醺的。

“站住!”两三个护城军走上前来,打量着余饶背后背着的俏美人。

余饶说他要出城带殷落落去治病。

护城军纷纷笑了起来:“治什么病啊,把背后的俏姑娘让给我,让我身下的东西给她治治。”

说着两三个人便一起围了上来,把余饶逼到城门墙角。他们的笑容越发的狰狞,目光只管看着殷落落那动人的娇躯,至于殷落落已经奄奄一息了他们才不管。他们已经见惯了死人。

见他们的手伸了过来,余饶脑袋一横,猛拳出击,打在了为首的官兵脸上。那官兵在空中转了个圈,狠狠地跌倒在了地上,嘴里骂着“疯狗,我要让你死。”

旁边的官兵却笑着纷纷起哄,嘲笑那名官兵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在一旁拿着酒壶喝闷酒的方如实始终静静地看着,他的的长枪就放在他的身旁,裹了一层灰尘,看上去同样蜷曲无力。

他们穿着同样的衣服,却在狗咬狗,方如实冷嘲了一声,这就是如今平阳城的天下,平阳三虎治理的天下,穿着同样的衣服,但绝对不能使两个人脑子挨得近些。平阳城迟早完蛋。

那名官兵恼羞成怒,从腰间抽出了佩刀,刀上闪过一丝寒芒,对准了余饶。官兵对他的伙伴们说:“你们帮我砍死了他,他背后的女人便让给你们。”

说着其他官兵皆舔了舔嘴唇,露出贪婪的笑容。

“这么娇小的身子,不知道轮到第几个就死了,你让给我们更好。”

一名官兵说着,居然率先发起了攻击,他已经迫不及待尝尝妙龄少女的滋味了。

框哧一声,一柄寒枪却挑飞了官兵的佩刀,方如实站在了余饶的跟前。方如实回头看了一眼余饶,乏味地笑道:“你这条疯狗。”

余饶也惊讶地张大了嘴,“原来是你。”

那一晚,余饶照常在街头乞讨,忽然碰到了一位倒在墙角睡觉的家伙,见他的年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余饶便凑上前去,想寒暄一番,看看究竟是他讨得钱多还是自己讨的钱多。没想到凑上去才发现原来是一位官兵。

这年头像自己这样的穷光蛋来乞讨罢了,连当兵的都来乞讨,还有没有天理了。

余饶知道这人自己也得罪不起,想要开溜,没想到他居然叫住了自己,让自己和他一起喝酒。喝着酒,余饶听到说了许多雄心抱负,但那些余饶回头就忘了。末了,余饶记得最清楚的事情,自己把他身上仅有的钱袋给摸了去。

看着方如实站在那里,替自己挡下了一击,余饶心里也犯了迷糊,不知道这人到底是帮自己还是害自己,按理,他也不会帮自己啊,可是挡下这一击又是明摆着帮自己。

若在以往,余饶定会瞎编一个身份,说自己是宋成的表亲,或者林振的表亲,可是余饶听到方如实叫自己“疯狗”,就猜他一定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现在麻烦了,冤家统统都找上门来了。

官兵们知道这方如实不是一只好鸟,自己的武艺绝对不是他的对手,便冷喝着:“方如实,你想干什么,你别忘了,你现在也已经是宋家的一条狗了。”

方如实冷眼看去,一枪刺在了官兵的眉心,官兵的眉心当即冒出一滴鲜血,但也只是仅此而已。官兵吓得瑟瑟发抖,喉咙里再也冒不出一句话。杀鸡儆猴,其他官兵见了,都吓得躲在了一旁,不再吱声。

方如实冷声道:“你们才是宋家的狗,我不是,我是武国的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