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风不平执教生涯中,他没有见过余饶这样的学生,家境贫寒罢了,居然还天天旷课,跑到街上去当什么叫花子,活生生丢尽了问道学院的脸面。众生如蝼蚁不假,可是你自己明明有向上的机会,却只想着当蝼蚁,这不仅不是珍惜生命,反而是浪费了大好的生命。

看着学院里林欢欢、贾有富等人越来越强了,而余饶等穷后生却越来越弱了,风不平不禁问一句,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难道蝼蚁就真的没有翻身的机会了吗?

风不平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承认,目前平阳三虎的后代是新一辈的翘楚,他们很有可能成为新的平阳三虎,而像余饶这样的穷人子弟,一辈子只能在贫民窟里挣扎,他们的儿子女儿也只能在平民窟里挣扎。

风不平想要找余饶的父亲谈谈,那一天,他来到了余饶的屋子前,见到了余枭。余枭那糟糕的模样,令人摇头的状态,一瞬间,就让风不平觉得没有讨论下去的必要了,这个当父亲的,简直比儿子还要糟糕。事情的结果果然如同风不平所料,谈论没有任何的意义。余饶的父亲这辈子算是完了,余饶也跟着完了。

看着余饶蹑手蹑脚地从树后面走了出来,脸上还挂着无耻的笑容,风不平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余饶,这个人是你的朋友吗,也是咱们书院的学生?”

问道学院的学生很多,风不平不可能个个都记住,但是风不平隐隐觉得怀中的少女不像是问道学院的学生。他虽然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余饶肯定知道。

风不平本来在书院执教,发现了后山的异动才连忙御剑赶了过来。那时候他就看到了余饶盘腿坐在鹅暖石上,仿佛等着什么人,他就猜到了,准是这条疯狗带着伙伴闯了禁地。想到上一次被上古元灵斩杀的孩子,风不平加快了脚步,幸亏救下了殷落落。

等到回来的时候,见余饶又躲在了树后,他就肯定了,余饶这家伙肯定是和怀里的少女串通好了的。

其实,也正是这样才隐瞒住了殷落落的身份,因为少女孤身一人上禁地,很容易让人想到她的不良企图,可是若说她和余饶一起胡闹,误闯了禁地,谁都会相信了。因为是余饶的朋友,肯定脑子也不正常。

余饶自认不会告诉院长殷落落的魔族身份,而是说殷落落是他的表妹。院长低头扫了一眼少女傲人的胸庭,皱了皱眉头,“当真?”

余饶连忙改口,说他说错了,殷落落其实是他的表姐。

这一次风不平才相信了余饶的鬼话。风不平把殷落落交给了余饶,并嘱咐余饶赶紧下山去,终生不得再踏入禁地,否则就把他开除!

看着余饶抱着殷落落一溜烟的跑了,风不平无奈摇了摇头,颇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气势。

……

余饶回到了家里,把殷落落放在了他的床上,看着殷落落一件衣服也没有穿,余饶心想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便把院长的袍子给掀了,心里念叨着“落落,你可别怪我啊,可别怪我啊。”说着找出自己的衣服,准备给她换上。

这时候家门突然被框哧一声打开,余饶回头望去,居然是自己的父亲,父亲拿着酒瓶,满脸的通红,看样子又喝了不少的酒。余饶慌了,心想这该怎么向父亲解释啊。

谁料余枭就假装没有看见一般,又连忙把余饶的房间大门给关上了,嘴里还喃喃念叨着“孩子他娘,娃娃长大了,哈哈哈……”

原来看不穿衣服的女人就叫长大,余饶害羞地笑了出来。

这时候殷落落忽然醒了过来,只是她四肢乏力,感觉体内有一股不明的力量在吞噬她的身体,搅乱了她的五脏六腑。殷落落准备把这股力量逼出来,却“噗嗤”一声,口吐鲜血,又乏力地瘫倒在了床上。

殷落落惊讶地发现自己一件衣服都没有穿,而余饶拿着衣服站在自己的跟前。这下子余饶再也解释不清了。

殷落落恨得咬了咬牙,骂道:“你真是活脱脱一个畜生啊,我帮你得到了林欢欢,你居然还这样对我。枉我把你当做朋友……”

“朋友”二字出口的时候,殷落落才意识到,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朋友,而什么时候把余饶当做朋友了呢。

余饶解释道:“大哥,你在后山禁地晕了,是我把你扛回来,那时候你就没穿衣服。我总不能让你一直不穿衣服吧,我这是准备把我的衣服给你披上。”

记忆在殷落落脑子里复苏,她这才想起来,自己是被小凤凰打的衣衫尽无了。这样看来,余饶这家伙还真没有轻薄自己的意思。这时候殷落落又暗自想到,余饶真不是一个男人,女人在他面前他都能忍得住。

殷落落让余饶把衣服拿过来,她自己穿,可是殷落落连抬胳膊都费力气,别说穿衣服,她只好无辜地看着余饶,那眼神明显是在说:“你过来,帮我穿。”

余饶无奈地叹了口气,走过去,拿起衣服,同时尽量把目光移开,不看落落敏感的地方,可是好奇心驱使他总得瞄上一眼。这时候殷落落就会警告他,若是看了不该看的东西,回头就挖了他的眼睛,喂狗。

余饶的指尖每次碰到殷落落牛奶般肌肤的时候,他的心都小鹿一样,扑通扑通的跳。可是余饶发现,林欢欢每次都会一颤,显然她比自己还要紧张。余饶像玩游戏一般,轻轻碰到殷落落的肌肤,然后殷落落一颤,一直循环下去。

到了后来,余饶居然忍不住笑了出来,而殷落落早知道了余饶这家伙在干什么,自己也哈哈笑了出来。她说她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余饶这么傻的人,活像一条傻狗。

殷落落以为自己的伤只是外伤,几天之后便好了,可是随着时间的逝去,殷落落的嘴唇泛白,双眼空洞,身体越加的虚弱了。她体内被注入的力量,也越来越膨胀,简直要撕碎了她的身子。这时候殷落落才知道,原来那凤凰给她体内种了神秘力量,类似定时炸弹,看来自己活不了多久了。

余饶为殷落落操碎了心,花光了所有藏在墙洞里的钱,甚至偷拿了一部分父亲的钱,为殷落落请到了当地的名医,可医生说他活了七十年,从来没有见过,甚至是听过这么奇怪的病。当余饶再拿钱给那位名医的时候,叫他无论如何也要治好殷落落,那位名医却说:“你把这些钱留着买棺材,准备后事吧。”

余饶惊了,他没有想过有一天,宣判生命死亡的不是剑,而是一名医生。在殷落落的眼睛里,余饶看到了不甘,同时,也看到了信任。不知道为什么,余饶觉得殷落落信任自己,而自己也信任殷落落。为了对得起这份信任,余饶几乎整天陪在了殷落落的身边。

殷落落说,余饶更像他的家人,这时候余饶也说,殷落落更像他的家人。两个素未谋面的人,因为不同的目的,最终走在了一起。只可惜了那时候,余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了殷落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