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闯民宅,闯的还是平阳三虎之一林振的府邸,给欢欢下药……

余饶一辈子不敢做的事情,今天在殷落落的带领下,一下子全给干完了。

对还是错?

余饶在出发之前反复问着自己,可是来到了林府的大门前,余饶的脑子里就只剩下林欢欢那副动人的模样,就连白日里的蹙眉,都有一股别样的风采。

一切事情都已经准备妥当,眼瞅着林欢欢还在正厅,殷落落便嘱咐余饶说,让余饶藏在林欢欢的床底下,而自己则在门外面把风。

余饶叫她一起进来躲在床底下,殷落落的脸颊立马红的像苹果,她说这种事情,她不好意思看。

不好意思看。

原本余饶还觉得没什么,听了殷落落这话,自己的脸也红了起来。

挺羞人的。

“赶紧吧赶紧吧。”殷落落把余饶给半推了进去。那种感觉就好像新人入洞房的时候一样。

门“框哧”一声关上,殷落落又独自一人在黑暗中了。望着通亮的灯光,殷落落觉得它们都很璀璨,可是自己和余饶一样,今晚是个贼,见不得光明。

无聊中,殷落落埋怨了一句:“傻狗,我怎么让你进去你就进去啊,真是个白痴。”

女人的心思真难猜,像殷落落这样的少女,心思更难猜。俗话说心如乱麻,殷落落这心思,估计麻到了她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整理的地步。

眼看着“翻云覆雨”在林欢欢的茶杯里消失的无影无踪,余饶吞了一下口水,顺势躲在了床下。

心里扑通扑通的跳着,一刻都没有消停过。

余饶本以为林欢欢来了,他的心就会安静下来,可是当林欢欢穿着浅白色的睡衣推门进来,伸了个懒腰,妖娆的身段展现的淋漓尽致,余饶的心情就更加不能平静了。

事情没有余饶料想的那么好,却也差不多,林欢欢拿起桌上的书,看了一小会后,便泯了一口茶。

这一口茶水下去,林欢欢皱了皱眉,她喝出了苦涩的味道。估计她连做梦都没想到,居然有人敢潜进她的屋子给她下药。

就在余饶干等着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林欢欢居然把衣衫退到了后背,露出了牛奶般丝滑的肌肤……

余饶只看到她的背上,有着一只凤凰的图案,足以把旁人的注意力统统吸引过去。

那只凤凰的图案,余饶第一眼看上去也以为只不过是刺青罢了,可是他又想林欢欢这样的乖女孩怎么会有刺青呢,便更加仔细地看了过去,原来那是只金黄色的小凤凰,纹理之间,正涌动着一股淡金色的光芒,有着一股呼之欲出的气势。

不知道为什么,余饶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这只小凤凰,这只小凤凰一定有着很强很强的实力……

接下来,他发现小凤凰金色的光芒越加耀眼,林欢欢的表情便越加的痛苦,那种痛苦的表情,余饶之前从来没有见别人有过,仿佛超越了人类承受痛苦的最大极限。

豆大的香汗一粒接着一粒落下,脸色涨的通红。

余饶明白了,敢情欢欢背后的那只小凤凰正在挣脱林欢欢的束缚,而林欢欢拼了命地将它压下去。

小凤凰究竟是什么?

在余饶的记忆里,林欢欢并不是土生土长的平阳城人,因为余饶在八岁之前,没有看到过林欢欢,是在八岁以后,突然见到的。

余饶还记得那天,自己在城门口玩耍,被宋美玉那帮混蛋围着打,这时候,一群衣冠华丽的奴才抬着一顶楠木小轿,缓缓地走进了平阳城的大门。

通过轿帘的缝隙,余饶看到了林欢欢,那个现在的天之骄女。

当时,宋美玉就发誓说,他一定会娶林欢欢作她的妻子;而余饶虽然嘴上没说,但是心里也暗暗地发誓,要娶林欢欢这样的女子作妻子。

现在回想起童年的誓言,余饶只觉得自己天真可爱。同时,又有隐隐地不甘心。

余饶握紧了拳头,指甲嵌进了肉里,可他完全感受不到痛疼,只是反复重复着一句话“欢欢,我们真的不可能在一起么。”

他没有注意到,林欢欢的瞳孔变成了金色,一种十分耀眼的颜色,仿佛天际的太阳。

“仙女。”余饶并没有见过真正的仙女,嘴里却突然蹦了出来。确实,如今的林欢欢,像极了画卷里才有的神仙妃子。

散落的三千青丝飘浮在半空中,露出月光般丝滑的香肩,笼罩着一层金色的光晕……

距离。

在余饶的心里,他倒宁愿林欢欢只是平凡人,那样他们的距离就能近一些,有可能,只是说有可能,他真的能娶到林欢欢,可是,林欢欢不仅不是穷人,更不是平凡人,而是天之骄女,让整个问道学院仰望的存在。余饶和她的距离,简直就是天和地的距离。

看着林欢欢满身的光芒,余饶的心里生出一抹自卑,他觉得自己和林欢欢真的隔得好远好远……

他对林欢欢的爱,或许只是雾里看花,注定了悲剧。

突然,林欢欢从半空中跌下,脸色惨白,金色的光芒刹那间退去,后背上那只勃勃生机的小凤凰,也像失去了生命一般,光芒尽退。

余饶吓得睁大了眼睛,心再次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

喘着香气,林欢欢无力地趴在桌子上,顾不上自己香泽尽露的身体了。

渴,她只想喝水。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拿起了茶杯,杯口刚刚递到了她的惨白的嘴边,瓷杯就扑通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林欢欢的眼睛想要努力地睁开,却发现实在睁不开了……

少女自嘲地冷笑了一声,“呵,苍天,反噬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

这时候,余饶再也忍不住,他从床底一个翻身出来。

惊讶。

林欢欢睁大了眼睛,脑子里一片空白。她实在想不到,自己的床底下居然藏着一个男人,这个男人自己还见过,就是学院里的废物余饶!

欢欢的脑袋里一片空白,甚至连自己叫什么名字都忘了。

余饶的双手颤抖着,说话也打着颤,努力地蹦出了几个字“对不起。”说着就要离开了。

刚走到门口,余饶却听到林欢欢轻声地呼唤,“余饶!”

余饶吓得一怔,回过头来,看着林欢欢。不知道为何,他看着一向强势的林欢欢如今如此的虚弱,内心升起一抹怜悯。

余饶知道,她一定是想要杀了自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