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打”,余饶想到的第一个字就是“跑”。

读者可能会觉得,“打”和“跑”那可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甚至,两者是对立关系,但请听我继续说下去:

那还是上一次他和邻居孩子打架的时候,他的两只胳膊都打脱臼了,而邻居孩子单只手臂落了个粉碎性骨折,一辈子只能杵着拐杖走路了。以后每逢在路上碰到了余饶,都会骂一句“疯狗”。

那时候余饶的老爹就揪着他的耳朵吩咐道:“余饶,下一次你听到了‘打’字,就给我跑,否则不管你打赢了还是打输了,回来我都得揍你。”

余饶曾经发过誓,谁打他他就打谁,可是老爹他是万万不敢打的,天下岂有儿子打老子的道理,况且圣人也说了,儿子打老子是要遭天打五雷轰的。

这个圣人是谁,余饶考究了许久也没有考究出来,天底下被雷劈死的儿子余饶也没有听过,但是被儿子打死的老子,余饶倒见过了好几回——

当父亲的就躺在冰冷的地上,浑身硬邦邦的,脸上全都是淤青;当儿子的站在一旁,脸上依旧挂着那副桀骜不驯,就好似当年小时候他父亲教训他的样子,那副表情一模一样。

余饶撒开腿就要跑了,却发现自己压根不用跑,当宋美玉冲上来的一刹那,殷落落的剑就已经出手。

按理,殷落落出剑的速度是余饶跑步速度的几千倍,以余饶的眼力,压根捕捉不到剑的踪迹。

可是殷落落的剑离开剑鞘的一刹那,余饶就料到了那柄剑会不偏不倚地停在宋美玉的脖子上,因为殷落落的眼睛就盯在了宋美玉的脖子上。

这个知识点来自他的父亲,余枭说过,比剑客手中的剑还要快的东西,只有剑客的眼睛。眼睛所望,剑即达。

果不其然,殷落落的剑停在了宋美玉的脖子处就停了下来。

很多人会觉得宋美玉一定死翘翘了,可是余饶知道,殷落落绝对不会杀宋美玉,因为如果殷落落敢杀宋美玉的话,那么她一定会先杀了自己。

——余饶有这自知之明,自己可是要比宋美玉讨厌多了。

“你……你要干什么?”宋美玉吓得花颜失色,连与人对战基本路数都忘了。片刻后才想了起来,连忙补充道:“我爹可是宋成,你知道嘛,平阳三虎之一,你若伤了我,爹爹他一定不会放过你。”

说着轻轻咬着贝唇,无辜求助的眼神看向了林欢欢,他喜欢女孩子这样,便以为女孩子也喜欢他这样。

然而在林欢欢的心里,直反复地冒出着一句话“好快的剑”。

平阳城里的少年剑客,林欢欢都暗自调查过,绝对没有像殷落落这般强的,而且一出手就是杀招,一剑封喉。若不是殷落落及时停住了,现在宋美玉已经倒在了地上。

而且这个人招数,剑法,林欢欢都从来没有见过。自持少年天才的林欢欢心里发怵,若自己和她交起手来,不知道谁更强。

殷落落收起了剑,一脚踹在了宋美玉的屁股上,宋美玉一个踉跄,在地上滚了一圈,连忙抱着屁股,娇羞地跑到了林欢欢的身后躲着。

殷落落冷哼道:“就凭你,还想欺负我家的狗?”

本来还笑眯眯的余饶一听这话不对劲啊,敢情他救自己只是因为自己是她的一条狗,我的天呐,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她的一条狗?

若是一般的地痞流氓,余饶一定要和他们理论理论,让他们的脑袋上开出几多小红花,可是眼前的殷落落,林欢欢……都是书院里的风云人物,一个比一个厉害,余饶可没有本事和他们斗。

余饶心想,等到哪一天自己变强了,也要让你们知道,本大爷的厉害!现在只有一个字“忍”。

以前有人到余饶家里来闹事,当着余饶的面,给了他的父亲一巴掌,说他父亲的做的木工活都是破烂,没用几天就坏了,余饶当即准备和父亲冲上去暴打他一顿,谁料父亲挥挥手把余饶给拦下,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那一天若不是余饶又偷偷听到了父亲嘴里呢喃着“好汉不吃眼前亏”,就差一点就信了父亲的邪。

一条狗,呵。

现在林欢欢更加瞧不起余饶了,在她的心里,余饶和她的诸多追求者没有什么两样,又穷又不肯努力,这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是什么?

说余饶不要脸是轻的,说他是个傻狗才正好。

不过一向受过良好教育的林欢欢,才不会在明面上嘲讽余饶是个傻狗,要说,也在私底下说。

林欢欢的目光都停在了殷落落的身上,她倒是万分好奇,余饶今天带过来的姑娘,究竟是什么人。换句话说,凭余饶这样的货色,又能带什么人来书院呢?

“欢欢,替我教训他。”宋美玉在后面轻声唤到,却没有发现林欢欢已经皱起了柳眉。

芙蓉如面柳如眉,余饶突然觉得,欢欢皱起眉头的样子也挺好看的。

“该死的阴阳人。”殷落落上前一步。又把紧张的气氛给提了起来。

本来,林欢欢是不会管宋美玉这样的无脑少年的,可是没办法,他还有另一重身份是平阳三虎之一宋成的宝贝儿子。平阳三虎向来同气连枝,作为林振的女儿,林欢欢有责任维护平阳三虎的关系,现在这时候,只有帮宋美玉一把了。

“且慢。”林欢欢把手中的青纹长剑举了起来,阳光照在剑柄上,闪过一抹寒芒。

在这个学院,任谁都会给林欢欢几分薄面,因此林欢欢依旧是好言相待,可是她没有想到,殷落落直接骂了起来:

“你算什么东西,阴阳人讨的小老婆?”

一向注重名誉的林欢欢最害怕的事情便是别人误会了她和宋成的关系,没想到如今这个殷落落直接广而告之地宣布了出来,简直触碰到了自己的逆鳞。接下来没得说,只有打,胜者才有发言的机会。

两柄长剑在空中纵横交错,宋美玉吓得睁大了眼睛,生怕欢欢不敌,然而殷落落每一击都很险,但是林欢欢还是巧妙地躲开了。几次反攻,眼看林欢欢要刺伤殷落落了,殷落落也巧妙的躲开了。两者不分胜负。大伙看得一股劲。

刀光剑影之中,余饶却打起了哈欠。

剑是用来杀人,倘若不杀人,在空中飞舞和在窗户上挂着又有什么区别。她们两人每一剑看上去都很凶险,却有漏洞百出。这样的剑,让余饶感到乏味。

对比起娘亲脖子上的亮眼一剑,余饶甚至在思考,什么是剑客?

难道拿了剑就叫做剑客了吗?

不,余饶很清楚地告诉自己,弱者不配被称为剑客。

看到余饶打起了哈欠,林欢欢气得握紧了拳头,猛地挥剑,冷不防刺向了殷落落的下三路。此前,林欢欢一直攻击的是殷落落的上身,因此殷落落还没有发现这招的转变。

幸亏余饶在一旁提醒道:“落落,小心下半身!”

殷落落几乎是下意识地把剑格挡在了下半身,那时候林欢欢的剑还没有落下来,殷落落以为自己上了余饶的当,却听到“哐当”一声碰撞声,林欢欢的剑才刚刚落得下来。

我滴个乖乖,殷落落和林欢欢同时睁大了瞳孔,看着余饶,她们都没又想到,这家伙居然提前看出了自己的招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