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饶愣在了原地,记忆却如同脱缰的野马,早已经不知道跑哪去了。邻居的死,母亲的死,不统统都是这样死的吗?难道说,自己认识的人,都得这样死?

余饶恨不得喊一句,“他奶奶的,有种你出来杀了我。”

黑暗里,当真走出了一位手拿长剑的少女,少女一袭夜行服,却依旧挡不住她傲人的身姿。标准的瓜子脸蛋,让她更加俏丽,却也显得更加的冷淡,像她手中的剑一样冷。

她手中的剑,还滴着新鲜的血液……

现在,余饶是想跑但是两腿发软,根本跑不了。

高手——

这是少女看到余饶的第一个反应,她杀了那么多人,还从未见过有哪一个人像余饶这样,看到尸体后第一反应居然是检查尸体的伤口,借机来分析剑的形状,剑客的用剑习惯……

自己不能小瞧他。

少女冷声道:“喂,看样子你也懂得用剑,不知到了哪一境界?”

境界?

境界是个什么玩意,余饶长这么大倒是听说过什么天人境,凡人境,乱七八糟境……若说自己是什么境,狗屎境还差不多。

见余饶不回复自己,少女冷哼了一声:“好吧,江湖规矩,我叫殷落落,你叫什么名字?”

这下余饶终于知道了答案。

“我叫余饶。”

殷落落提着长剑走到余饶的身旁,想看看他拿的是什么剑,可是却没有看到半点剑的踪迹。

探出了脑袋,朝超他的胸口看去,因为殷落落估摸着余饶善用的是短剑,就是那种藏在袖子里或者怀里的剑,那种剑不出罢了,出了,就是一招决胜负。

色魔。

这是余饶首先想到的,这年头到底怎么了,这怪叔叔搂着自己,馋自己的身子,现在来一位漂亮的紧身衣姑娘,也馋自己的身子。

余饶把胸口捂紧了些,向后退了两步。

这一退,直接把殷落落给逗笑了。殷落落明白了,这家伙是个废物。

这年头,想要不死,只能成为两种人,一种是武功绝高的人,这样的人别人杀不死;一种就是像余饶这样的废人,谁都能杀他,因此都不屑杀他。

殷落落瞧着余饶的装扮,想他不过是一名小乞丐,便冷声道:“喂,小叫花子,问道书院在哪,快带本大爷去。”

大爷?

余饶听说过一种男人,明明是个男人,却偏偏说自己是女人,还学着女人模样做妖,莫非眼前的人正是那种人?

余饶探过脑袋,看到了她饱满的胸庭,这才相信,她的确是个女人,而且照他老爹所说,是个生娃娃贼厉害的女人。

啪哧。

殷落落已经一巴掌打在了余饶的脸上,剑也准备出了。

余饶赶紧说:“大爷,现在问道书院已经关门了,况且天黑,我根本找不到路了。不如这样吧,明天一早我带你去问道学院,我正好是那里的学生。”

学生?

殷落落仿佛看到了宝贝,身为魔族的她,费劲了心思想要潜入问道学院,截获里面的秘密,可是那老头子院长风不平实在太厉害。

风不平是谁,问道书院院长,曾经在平阳城前,一人一剑,击退魔族三千兵甲……

现在有了余饶作掩护,没准她真的能溜进问道书院。

不过殷落落打量着余饶的打扮,怎么都觉得他不像一名学生。

余饶看出了她心里的犹豫,笑道:“哎呀,这天下的间学生也分穷学生和富学生嘛。今晚你就暂住我家,明早准带你去。”

这一点余饶倒说的不假,殷落落勉强信了,但是殷落落不相信余饶这样的家伙还有家。看不出来,这年头乞丐都能买房了。

他们俩朝着余饶的家里走去。

突然间,余饶猛地回过头,看向了邻居大叔的尸体,尸体已经凉了。几只苍蝇却饶有兴趣地围在上面嗡嗡地叫着。

余饶又看到了那只野狗,野狗跑过来,叼走了叔叔的心脏,在一旁狂吃了起来……

“怎么了?”殷落落看着余饶。

余饶用手指了指叔叔的人体,“那可是人啊。”

殷落落冷笑了一声,“众生如草芥,生命如蝼蚁。”

众生如草芥,生命如蝼蚁。

此后许多时间里,这句话就像小时候余饶偷偷看见父亲雕刻木剑一样,成了他心里挥之不去的阴影。自己有没有一天也会像叔叔一样躺在这冰冷的地上,让野狗叼去自己的心脏呢?

余饶曾经听说过一个故事,一个老巫婆问一个善良的人:“人没了心,还能活吗?”

那个善良的人立马就死了。

可是如今,那些冠冕堂皇的富商们,却只叫嚷着“只有把良心丢了才能够活,才能够大富大贵!”

余饶想问,人没了心,真的还能活吗?

殷落落见余饶心不在焉,自然怀疑他藏了鬼点子,加上余饶的确有些不同于常人的地方,殷落落便想要试探他一番。

出剑,剑就已经架在了余饶的脖子上。

感受到脖子传来的凉凉寒意,余饶睁大了眼睛,看着殷落落。

殷落落倒好奇了,“你为什么不躲,也不叫?”

“因为我不怕。”

“为什么不怕?”

这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余饶压根不知道从哪开始回答。当初他的娘亲的尸体躺在他跟前的时候,旁边还放着一柄血淋淋的剑,那时候,余饶看着剑,就忽然对剑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愫。

此前他一直以为那种情绪是厌恶,因为是剑杀了他的母亲,可是后来某一天他到铁匠铺里,看到了一柄明晃晃的剑,他却准备想拿起来挥舞一番。这时候余饶就知道自己对剑的感情绝对不是厌恶。

是什么?

余饶现在还不知道,但是父亲告诉他说,“希望你永远不要知道。”

但奇怪的是,父亲说完这句话后,又补充了一句,“你长大后就知道了。”还有一声长长叹息声。

如果不是那声长长的叹息声,余饶也不会记得那么清楚。

其实,余饶有时候觉得自己的脑子挺搞笑的,老师上课说的话他统统都记不进去,可是某人的一声叹息,或者爽朗的笑声,婴儿的啼哭……却能在他的脑子里留存很长很长时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