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咳。”屋子里突然传出了一阵呛人的咳嗽声。

余饶不用猜,就知道又是他那该死的老爹在屋子里抽烟了。他不明白,家里已经穷的吃不起饭了,老爹为什么还要抱着他那足有半人高,一米多长的烟枪猛嘬。那柄烟枪嘬起来的时候,整个屋子里都是淡白色的雾气,搞得像神话里的仙宫一样。

小时候好几次,余饶都感觉自己快要被这个烟给呛死了。得亏自己命硬,没有死。倘若死了,老爹兴许还会笑出来吧——终于少了一个负担。

对了,余饶的老爹也姓余,叫做余枭。有时候,余饶觉得老爹不一定姓余,可能姓张,李,又或者是隔壁老王,反正自己不像他的亲生儿子。

小时候余饶还曾偷偷收集过老爹的鲜血,来了一场滴血认亲,没曾想到,鲜血融合在了一起。尽管万分不情愿,他的确就是余枭的儿子。

做余枭的儿子丢脸吗?

丢脸。

整个平阳城里,最有势力的叫做平阳三虎,指的是三个家族:林家,宋家和贾家。

贾家?不错,正是那个富到了“白玉为堂金作马,珍珠如土金如铁”的贾家。

这些和余枭看起来没有什么关系,可是我想说的是,余枭的家,就只有贾家的一个厕所那么大。

放眼整个平阳城,余家说第二(自然是倒数第二),绝对没有人敢称第一。

穷,也算穷到了一定的境界。

然而余枭并不是无业游民,他高超的木匠功底,让人咋舌,曾经雕了一座朝廷正宫里才能用的飞天神龙。神龙栩栩如生,任谁见了都连连竖起大拇指,可是这道神龙摆了还没有三天,就被平阳城的衙役给砸了,末了还丢下一句话,“若不是看你还有一个儿子要抚养,就把你抓到大牢里去。”

原来私自雕刻神龙,犯了武国的大忌讳——目无尊长。

谁是尊长,皇帝便是尊长!

余枭听完笑了,嘲讽说:“皇帝不生你不养你,算什么尊长?”

倒霉的余枭立马被拉去打得半死……

从此,那些做木匠的刨子,量尺……统统都放在角落里生了灰尘,余家的日子是越来越难过了。

“父亲大人,我求求你了。”

一天,余饶看到父亲抱着大烟枪在那打瞌睡,悄无声息的走了过去,他真想一巴掌扇在父亲的脸上,可最终还是没有那个胆子,只是抱着他的裤脚反复的喊着,

“父亲大人,我求求你了。”

余枭吓得半死,以为好端端的儿子疯了,连忙摸着他的脑袋。可最终发现,儿子正常的很。

“求什么?”余枭冷声问到,已经准备好了拒绝。

“我想请父亲大人重操旧业,让这个家像一个家!”

“你别想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当木匠了。”

“为什么?”

“不喜欢。”

余饶的脑子里当即冒出一个词“任性”。

他觉得自己算是任性的了,没想到自己这个该死的老爹比他还任性,一句“不喜欢”居然就打发了自己。

看着老爹又睡着了,余饶知道,自己今天晚上又得喝西北风了。

去街上碰碰运气吧,没准遇到哪个好心的姑娘,或者眼瞎的老大娘,从他们的口袋里便有了今天晚饭的着落。

余饶自然不会去抢,一来没有那个本事,二来还做不出那样伤天害理的事情。他只是学着小乞丐的样子,把手出来,再胡乱吆喝几声,那些人就纷纷把银子放在了他的手里。

这天,一个字,冷。

正午的时候,太阳高高挂,热的不行;到了晚间的时候,却冷得出奇。余饶出门的时候,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粗衫,以为自己在天黑前能讨到饭钱,万万没有想到,月亮都快要出来了,一个钢镚子都没有讨到。

听说武国的战事越来越吃紧了,军粮都不够发了,难不成也影响到了地处偏远的平阳城?

这样的话,自己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小姐。”

余饶看到一位肤白貌美的姑娘从巷子里走了出来,便知道她是大户人家的女儿,赶紧把手伸出去,反复叫着“小姐,小姐”。

通常那些富家小姐自然会意,把钱丢在余饶的手上,这时余饶还会把手抬上几分,摸一摸那些俏姑娘的手。

本来,余饶只管要钱,不管摸手的,可是有一天,余饶在书院里听到宋美玉那家伙说女孩子的手如同软玉,越摸越舒服,越摸越开心……

至于谁是宋美玉,后文自然会介绍。

自从余饶听了宋美玉的话,心里就直痒痒,趁一次机会,摸了一位姑娘的手,那姑娘看都没有看余饶,赶紧低头走了,这时候余饶便有了胆子,摸得越发流畅了。

余饶还总结了经验,摸别人手的时候,眼睛一定不能盯着她看,否则脾气火爆的,直接给你一巴掌,就算不火爆,也得嗔你一眼……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当下一次宋美玉在书院里再侃侃而谈的时候,余饶的脸上再也不会有着任何的悸动……

不过,宋美玉又说了,不同姑娘的手,是不同感觉的。

这点余饶倒承认,那些漂亮些的姑娘,手也好像抹了蜜似的……

余饶本以为那位富家小姐会给自己很多钱,没想到她掏来掏去,只拿出了一个子。一个子,也就是一个包子的钱。

“站住!”

一天的烦闷,让余饶的心情很不好。他站直了身子,叫停了那位姑娘,直愣愣地看着她。

那姑娘立马心里发怵,颤颤巍巍地回道:“你……你想干嘛?”

余饶把钢镚扔在地上,骂道:“你打发要饭的呢?一个子,大爷吃的饱吗?”

那姑娘倒愣住了,回道:“你……你不是要饭的吗?”

余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确是个要饭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沦落到要饭了。

时间要算起来,仔细想一想,正是父亲辞掉工作的第二年。

余饶悻悻地笑了出来:“小姐,你就再给一点吧。”

“神经病!”那小姐瞪了一眼余饶,赶紧快步走了。空荡荡的街道上,又只剩下余饶孤独的一人。

这里,是黑黢黢的一片;可是不远处,就开着一系列的酒楼。那些脑满肠肥的客人们,吃饱了,就拿着筷子捅进嘴里,剃剃牙……再到了下一位客人,同样拿着筷子捅进嘴里。

因此客人们总是抱怨,“这筷子尖为什么总是像老鼠啃了一样。”殊不知就是他们自己啃的。

余饶可不打算去那里碰碰运气,因为那些人压根不会给自己一个子,他们的钱,统统花在了他们搂在怀里的女人身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