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近到拒马前的德川铁炮足轻中,突然走出来十几个身影,手里拿着滚圆的球状物体,抡圆了臂膀扔了出去!

这一扔,就把罗天杰从扶桑王国搜刮到的所有手雷存货扔光了……

伴随着一个个抛物线划过,胸墙后面顿时变成了人间炼狱。

与此同时,拒马桩和并不太深的壕沟已经被德川铁炮足轻填出一条大路,就连胸墙上面布置的叉排木也没有遭到任何阻碍的被移走。

甚至不少胸墙被手雷干脆利落的炸出一条条缺口。

巨大的爆炸声带走了爱德华小镇守军最后的抵抗士气。

两旁没有被手雷关顾的爱德华小镇的官兵一个接一个扔下武器跪地投降,或者迷茫的朝着后面的爱德华小镇镇内逃去。

德川铁炮足轻则蜂拥而入,将抛弃武器投降的爱德华小镇官兵控制起来,同时尾随着溃兵一部分冲入爱德华小镇,一部分朝着高点那面米字旗冲过去。

老管家看着手持能快速射击‘火枪’的土著士兵,一边前进一边击杀拦路者朝自己这里冲过来,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要杀死堂吉诃德这位有着爱德华家族血统,爱德华小镇现今名义上的主人!

因为在老管家眼里,堂吉诃德就是一个不求上进的家族纨绔子弟。

一旦他被敌人俘获,堂吉诃德必然会快速倒戈,并凭借自己的名分帮助入侵者快速稳定爱德华小镇,瓦解爱德华小镇残存的抵抗意志。

哪怕爱德华小镇对土著入侵者同仇敌忾,那也是需要有足够分量领头人的。

爱德华小镇的人都知道这里是爱德华家族的领地,他们也认可自己是爱德华家族领民的身份,一旦这时候一名爱德华家族的成员站出来,告诉他们放下武器不要做无谓的抵抗,让自己死得没有价值,还有谁会继续打这场必败无疑的战争?

这些念头瞬间在老管家脑海里闪过,不懂军事的他不知道这个局面该如何挽回,甚至他产生杀死堂吉诃德念头的时候,其实心里已经认定爱德华小镇的败局已定。

剩下的无非就是竭尽所能,让爱德华小镇毁在战火里,不给土著军队留下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典型的我保不住的东西,宁愿毁掉的自私心态。

这种心态也算是人类普遍具备的劣根性之一。

只是,当老管家转身寻找堂吉诃德的时候,发现不光是自己亲自挑选的家族护卫私兵跑了大半,堂吉诃德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堂吉诃德去哪了?!”

老管家愤怒的对没有离开的人咆哮道,面容逐渐变得扭曲起来。

堂吉诃德的离去让老管家明白,这个家族废物早就做好了‘准备’!

面对最坏的后果即将发生,老管家的理智正在快速消失……

就在这时,一连串枪声突然传来。

习惯了燧发枪有效射程的老管家很明显下意识忽略了与敌人之间的距离……

老管家身子晃了晃,看了眼自己胸口绽放的浓郁血色,除了疼痛外,感觉自己体内的力气也在快速流逝,身子一软倒在地上。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老管家开始回忆起自己的过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