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国公府后宅。

楚云兮换了衣衫,坐在梳妆台前发呆。

昏黄的铜镜中,映出瘦削倔强的身影。

“小姐,该歇息了。”

贴身丫鬟春儿小声提醒,“已经是三更天了。”

自越国公府蒙难以来,千斤重担全都压在了楚云兮这么一个弱女子的肩头。

针对楚家的黑手依然还在,越国公府又入不敷出,原本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一边担惊受怕,一边还要为国公府上上下下几百口子的生计发愁。

自小陪在楚云兮身边的春儿,心疼自家小姐的紧。

越国公府的大小姐,梳妆台上竟然不是胭脂水粉,而是一本本账册……这千斤重担,是要压死人的!

“不忙。”

楚云兮冲贴身丫鬟挤出一个笑容,“再想些事情。”

今日那韩琛中毒,让楚云兮内心一丝丝侥幸彻底被斩断。

祸害楚家的黑手,没打算罢休。

难道,越国公一脉,要葬送在自己手中不成?

一阵头疼,楚云兮没由来的想起替韩琛擦拭汗水时的四目相对。

那个傻书生,明明刚死里逃生,一双贼眼却大胆的很。

也对,若是平时,那人连看自己一眼,怕是也不敢,若非刚刚醒来,怎么会和自己对视呢?

楚家罹难,男丁全部死绝,说到底,傻书生也是被牵连的。

不管如何,都要护他周全……也是个可怜人,终究是自己亏欠了他。

外宅,准姑爷的小院。

望着垂泪的蜡烛,韩琛暗戳戳的做出了决定。

这个赘婿,自己要继续做下去!

不为别的,就为做个好人。

越国公府这一家子莺莺燕燕,全是女人,连个撑门面的男人都没有,太可怜了!

至于妻妾成群什么的,都是浮云,爷是正经人,不在乎!

和前身那个懵懵懂懂,只会做一步登天美梦的傻书生不同,韩琛需要了解越国公府更多的信息。

屋中除了韩琛,只剩下小丫鬟冬儿。

这丫头十四五岁的样子,是楚云兮的贴心人。

两世为人,上一世又是金牌销售出身,韩琛想要从冬儿嘴里套出点话来,不要太容易。

冬儿虽然对小姐楚云兮忠心耿耿,愿意留下来照看准姑爷,可毕竟年龄太小,哪怕明知门外有其他下人守候,依然是怕的。

谁知道眼前这个傻书生,会不会突然死掉?

毕竟越国公一脉,所有的男丁全都死了啊,而且刚刚,准姑爷也被人下过毒的,不可能就这么放过他吧?

一个小丫头,自小跟着楚云兮在越国公府的深宅大院长大,即便精明能干,终究胆子很小的。

韩琛一套话,紧张的冬儿就打开了话匣子,劈哩叭啦说了一大堆。

人在紧张的时候,总会有一种倾诉欲,说什么不要紧,有的说就行。

韩琛听的微微皱眉,本以为楚家好歹是国公,两百年积攒下来,必然会有海量的财富,结果,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大武朝立国两百年,越国公府也传承了两百年。

九代越国公,到便宜老丈人楚仁佑接位的时候,就只剩下个空壳子了。

越国公这一脉的家训,钱财乃惹祸的根苗。

所以呢,每一代越国公手里只要有点余钱,就会想办法花掉。

这些年下来,一代代越国公孜孜不倦的花钱,倒是把府邸修建的富丽堂皇,高端大气。

听冬儿讲,单单现如今越国公府名下的园子,就有三处,个个雕梁画壁,尽善尽美。

越国公府更是占据了整整半条街,在宁波府中,乃是头一份!

不动产是牛逼,可是,府里没什么钱啊!

没钱这个事,不单单现在,往前面数两三代,就已经出现了。

前几代越国公是如何应对手头紧这种情况呢?

卖地,卖产业!

连着三代越国公卖下来,如今,越国公府名下的产业,只剩下府邸和三座园子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