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常巷陌,非比寻常。,最新章节访问:ШШШ.79xs.СоМ。

牧景停下,却见一辆马车已经行至不远处,正是自己这个方向,四人也都停下,形成半包围,将牧景和轻夏围在中央。

待马车意料之中停在面前时,牧景转身,无太多表情,此情此景,面对之人多多少少都会明白。

“姑娘,上车吧!”

“若我们不呢?”

这声丝毫没有威慑力反而带着些稚嫩的话,令几人好笑,他们两步于她近前,“姑娘真会开玩笑,想来也是个深闺不出的,这种场子,就该长点儿心眼儿,乖乖就范,少受点儿虐待。”

牧景明亮的眸子扫一眼四人,带着失望,竟无端使几人怔然,可马车上下来的车夫是个急‘性’的,立即拿了捆绳,二话不说,绑了牧景挣扎几下的双手,带上马车。

“这‘女’人就不带了吧,万一传染给山里的兄弟,老大会要了我们的命!”

红绸坊是什么地方,男人大多心知肚明,里面皆是供消遣满足渴望的‘女’妓,而这些‘女’妓要么贫寒出身没有生计,要么就是重罪伏诛官仕家里的闺‘女’小妾,常年各种承欢,不染病的怕是没有几个。

“那,杀了?”

牧景立即走出马车,看着商量的几人,出声道,“放了我姐姐,我与你们走就是!”

轻夏不由睁大眼睛,这显然背离了她们商量好的对策。

“放了她也是个祸‘精’,倒不如除了,免的无辜人受害!”眉间黑痣的男人掏出一把匕首,比划着。

“住手!”牧景跳下马车,厉‘色’道,“你们若敢伤她,我就自尽!”

“小娘们是个烈‘性’的,罢了罢了,反正杀不杀她,对我们毫无影响。”男人又收起了匕首,低声对另一旁的三人道,“今儿个黄历上说,不宜见血,天‘色’也不早了,近日官府巡视的紧,老大‘交’代事儿别闹的太大!”

三人点头,对上距离他们三步远的轻夏,“你回去吧,告诉你那哥哥,别来撞石头!”

牧景使了眼‘色’给她,让她先回去,轻夏两步到她近前,拉着她的袖子颤音道,“要走一起走!”

“回去!”她厉声呵斥,转身上了马车,四个男人也赶忙跳上马车,两人入内,两人坐在外面,随着车夫“驾”一声,扬鞭甩向棕‘色’的马儿,马车急速消失在轻夏眼中。

“怎么办,怎么办……”轻夏望着越走越远直至再也看不见的马车,惊慌失措,不知该做什么。

此时一直跟在身后的江流现身,满心担忧,此去凶险异常,但愿她能好生脱身,想起她那身造诣颇深的武功,不禁放下两三分心来。

一路车马未停,急速行驶。

“吁……”不知行了多久,颠簸的牧景快要忍受不住时,马车终于停下了。

下了车后,天边几片落霞绚烂明媚,已是黄昏时候了,落霞正对一座山,形态不规则,陡高陡低。上下左右都是繁茂的树林,一棵一棵距离挨的很近,仅一臂长。

他们就顺着这林子往上,脚下踩弯几朵野‘花’,‘腿’上缠上几根藤蔓,走两步,不是扯断就是松了开来。

牧景开始还看了几眼周围,走到半山腰,发觉大同小异,除了树林中该有的植物,其他什么也见不到,就连兔子一类也未曾见到。

几个大汉虽然习惯了每日爬山,这会儿也喘出声来,反观牧景,丝毫不受影响,但收到旁边审视的视线时,她后知后觉,糟了,现在还不能暴‘露’自己,于是她紧咬着下‘唇’,做出尽力隐忍的样子来,脚步也积了些沉重,微微打滑,踉跄不稳。

旁边的人心眼里生出些佩服,果真是个刚烈的,如此情势,也不作妥协。

约莫又半柱香的时辰,终于到了山顶,牧景凝神,使内力催生了些汗珠,脸‘色’也变得更白了些,下‘唇’被她咬出几个齿痕,泛着白,里头隐约可见血丝。

几人缓了缓气儿,继续往前,已经可以看见几排杨树后面的房屋了。

牧景无意瞥过山另一侧,却立即正眼去瞧,这下面竟不是什么悬崖峭壁,而是油绿的浅壑,堆起的小山丘很缓,中间还有条一人宽的河流静静流淌,不知源头,也不知流往哪里,河边上有‘肥’壮的牛羊猪,许是吃多了,正饮着水喝,有几个人耐心的等在边儿上。

“姑娘,到了,请进!”

对他这突兀的礼数,牧景想笑,合着自己不是被绑来,倒像是请来的。

木头做成的‘门’宛若牢狱中的铁栅,给人伸出胳膊的空隙,却不给人探身而出的机会。

牧景接受着一路的洗礼,由‘门’而进,绕过脚下树被砍倒后仍留有半截的错落木墩,抬头打量着。

密集的房屋怎么也有二十余所,木头支撑外又裹了黑‘色’的帐,挡了山顶寒风侵入,每个房子中似乎不止十人,影影绰绰,不时传出男人爽朗的笑声和‘女’人压抑的祈求声。

看来,有很多‘女’子被抢了上来,而这寨子里少说也有二百余人,不知外面可还有没回来的?

牧景被直直送到最中间的房‘门’外,两个人换了恭顺敬畏的脸,微微垂首,向前几步,行至‘门’口两个守‘门’的面前,低眉顺眼道,“小的要见老大,劳烦去通报一声。”

“进来!”不等回报,‘门’里传来粗犷的嗓音。

身后的男人将牧景推了进去。

站定后,几人微微愣怔,这地上怎么还有个五‘花’大绑的俊逸男人,不过此刻这男人眼睛里冒着几簇火苗,似要燎原,表情极为愤怒。

牧景扫了眼地上的男人,视线落在面前朝自己缓缓踱步过来,体型健壮,面容凶悍,络腮胡子黑而密,肌肤黝黑,贫瘠的秃顶上有几根硬气竖立的‘毛’发,竟油亮的紧,格外显眼。

“老大,这姑娘‘性’子绝对符合老大胃口,活泛又刚烈,人也长得水灵,没有一般‘女’人的娇柔扭捏。”

闻言,地上坐着的人也仰头看来,姿容属清秀之‘色’,的确是个有灵气儿的姑娘,可惜了了,落入这帮不是人的贼匪手里。

“告诉老子,你的名字!”

牧景直直对上他,丝毫不怯,脆生生道,“牧景!”

牧景?怎么好像在哪儿听过这名字,地上的男人眯眼打量,想拉出关于她的记忆,终是没有丝毫印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