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没有其它什么事就不麻烦院长了,记得明天帮我们准备好车马。”见李鹏达又想说什么不好的话,易政宇有些恼火的把他赶走算了,真是修真界的败类。

待对方走后又对几人说道:“修行并不容易,可能经常受到世人÷一个人不理解你的志向的嘲笑,也可能在很长时间无法突破的迷惘痛苦,还可能在与人斗法后失败的挫折和失落,修真炼心无好事,求道路上总独行。只希望你们能不忘初心,遇到困难时能勇于担当。”初次听到修真还有这么一面,大家都陷入沉思:是否自己能够有勇气来面对这些问题呢?

“父亲,你放心不管多么坚难困苦,我都会坦然面对的,”易晓天朗声回道。是啊,如果连这些都能让我蹉跎迷惘,又如何有自信去渡六重生死劫呢。

第二天早上,一行十人坐在由弟子院弟子提供的两辆马车上已经离开了来翁镇。路上偶有行人悠闲来往,或有行人快速奔走,看那速度居然比马跑的还快,还与马上之人谈笑风生!

“大小姐,你还是跟我回去吧,老爷还在等你吃早饭哩。”

“我是不会回去的,你去跟我爹说我要去百花门修行,我是死也不会嫁给那个花花大少的。快给我滚,别再跟着我。”被叫成大小姐的少女道。

“大小姐,你就别为难我了,就这么回去还不被老爷揍扁了啊。”看着像有六七十的随从老人回道。

“那,你也别回去了。”

“不行,不行,我可是准备在你家养老的,我离开了都不知道去哪了。”

“我不管,反正你不许再跟着我。”大小姐的少女也不知怎么劝了,干脆蛮横道。

呵,小娘皮,不跟着你,到时在山野被人抢走做个暖床丫环都没人知道了。老人却是不管,只是闲闲庭信步似的跟着。

“妈,小姐姐也说去你们百花派呢,我们带上她一起去吧。”易亭雪看着说道。

毕竟还是家族式的时代,女人在家除了在家相夫教子也没什么事要做了,先安排好婚姻还是多数的。而很多不满意的就会去门派以期待修炼改变命运。

罗子晴稍微想了下,反正对于门派也无碍,也就顺手帮忙捎带一程而已。便说:“小老儿,过来下。”

老人看到是弟子院的马车,也知道不是马车上人的对手,来到马车旁问道:“不知夫人有何事。”

“我是百花门弟子,不知让你的小姐跟我一同赶路可有问题。”罗子晴道。

“这个,我们老爷还没想过要送大小姐去门派修行,”老人回道。

“那你现在可以回去,让他多考虑考虑,”易政宇说。看见老人站着不动,便加入音波攻击:“哼,没事就回吧……”

老人只觉耳鸣如雷,后面说了什么,也没有听到。只好马上回去,向自家老爷禀报了。

“老爷,老爷,大事不好了,小姐被人劫走了。”还没有回到家就在大门口,大呼小叫起来了。

“到底怎么回事,慢慢说来,我还就不信,光天化日之下,还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抢人,”云府主人云向北问道。

“是,……就是这样了,”老仆人磕磕碰碰的说完。

云向北。听说是百花门的弟子陪着去门派了,也稍稍放了点心。便骂道:“这个不孝女,居然如此胡闹,从今以后就不再是我云向北的女儿了,真是气死我了。”说完,便一甩袖向里屋走去了。

另一边。少女见老人被劝走了,便过来向易政宇一行道谢。“小女云菲菲,多谢夫人帮我赶走了那个讨厌的老头。”

“呵,这一路荒郊野岭的你一个小女孩可不太安全,不如跟我们一起走吧,去到郑国国都便有各大门派招收弟子的会场了。”

“多谢夫人,”王菲菲道谢后便也跟着一起随行。

“太好了,有个大姐姐可以陪我一起说说话了,嘻嘻。”易亭雪高兴道。不一会便传来欢声笑语,几个少年也慢慢熟悉了起来。让一路漫长的旅程都变得匆匆而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