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一家人就收拾好东西,要出发了。当然,易晓天的爷爷是昨晚就走人了。先把房子交给村长管理,也算是告别吧。牛大力他们也和父母依依惜别,拉着各自的孩子千叮咛万嘱咐,在他们想来,这一去,都是千难万险不定是什么结果的。虽然不舍得,孩子们的心思却不在家了。

一群人虽不是去同一个门派,但也会先一起到最近的大城临泽的弟子院再分开。再怎么说有俩个孕阵高手护送,路上也会少许多麻烦不是,而且这么些半大小孩也没谁放心啊。

一路上见到一些比较少见的珍禽异兽就不由得大呼小叫的,热热闹闹。总算是没耽搁太多的时间,在傍晚时分来到一个小镇,来翁镇的中心有一条惯穿东西的长街。这时的街上还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路边的摊贩也不时招呼路人来看下要卖的玩艺,吆喝和讨价还价的声音不绝于耳,几人走过这条街的时候,看到有喜欢的也会买上一些,且价格都很便宜。

当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街道上却挂起了灯笼来照明,各种各样的花灯,照耀着长街璀璨夺目,五彩斑斓,仿若梦里仙境,让几个小家伙流连忘返。

“都进来吧。”兜兜转转行走大半个小镇,终于来到一处院门大开的大院里,上书《弟子院》。这弟子院是三大门派合所有门派建在大小城镇用来监察各地,处理各种大案还要交通连络的集合地。每个精英以上的弟子都要不时到弟子院驻守,也让弟子们能红尘炼心。

当他们在一栋用来专门吃饭的膳房吃饭时,从隔栋楼里来了个看上去五十左右,穿着蓝色精英弟子服,袖口纹长矛的符璃派弟子带着两个少年人过来。

“这位师弟有礼了,打扰之处还请见谅,鄙人符璃派李鹏达,在这弟子院暂时当个院长,不知师弟是否带新人去入门的?”来人自报家门问礼。

“李师兄多礼了,在下玉虚门易政宇,有何要事?”

“这不是每年门派都有的两名保限名额吗,如果师弟是带新人去郑阳国都的,就帮忙一起带去好了。”李鹏达指了下说道。

“好吧,没问题,今年就这两个人吗?”一般情况下,不是太麻烦的事都是要帮忙的,当然也能拒绝了,只是之后也就上了他的黑名单了。

“可不是吗,这还是求爷爷告奶奶的,还好些城镇都凑不齐这保限名额呢,倒是像师弟这般一下能带出五六人的少见得很哩。这是镇上张家二儿张二凡和刘家三房的刘彬,你们俩也来见下礼,这以后你们可是要托付给他们的,好不好可不关我事了。”

“见过易真人,”二人行礼道。

“来,坐下来,我问你们可是为何修真啊。”易政宇找个话题聊起来。

两人看了下对方,由张二凡先说道:“我不想到都还是一事不成混吃等死的废物,我要修仙,要拼出个精彩的未来。”说完还不忘对刘彬点点头以示鼓励。

“我,我也不是废物,我要他们都知道我不是废物,我一定会是威名远扬,家谕户晓的英雄人物。”从刚开始的无助呐喊,到最后的铿锵激昂,听得人都不由热血沸腾。

“好,精彩的未来,威名远扬,从今天开始让我们一起努力。”听到这么煽情的话易晓天不由脱口而出道,其它小伙伴也坚定的点点头。

“呵,少年人就是爱幻想,不知量力,像你们这么多人能有三四个到结丹就不错了,还家谕户晓的英雄呢。”李鹏达见几个人闹腾得实在看不下去了,我孕阵期都有四十多年了,也不知什么时候能突破,在乡镇弟子院中待了一年又一年,也不见多少人认得我,就你们几人嚷嚷还能上沉眠之地了。

“你胡说,我们是一定会名扬大陆的,我们可没你这么无能。”实在太气死人了,这么诅咒我们,一定要重重的骂回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