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上次的惊险之后,易晓天也算长了点记性,不想再为一点小好奇去做自己没把握的事了。回到家终于又能睡个安稳觉。只是刚睡没多久,一只模糊的身影就从头顶上飘荡出来,只见这道影子不过拳头大小,倒有点像猫咪了。咦,不会就是易晓天在阵法中捉住的小兽吧。却原来这阵法经过百万年的运转,这阵法居然还诞灵了,只是这阵灵看起来还懵懵懂懂的应是没人教导,更没有其它生物接触过,诞生它的阵法还是阴阳迷魂阵,这阵法没人触动就不会放大人的思维情绪,如此看来这阵灵也不会比刚出生的小孩强多少啊。阵灵在易晓天周围悠悠荡荡的走了圈,不见有什么好玩的,便看着这个捉住它的人。也许是感觉到了什么,易晓天微微皱了下眉,把阵灵吓得赶忙躲在了床下,过得好一会不见有什么动静才小心翼翼的出来,也不敢待久就回去了。

第二天早上,当易晓天来到院里的时候,他父亲已经向爷爷请教修行的事很久了,就也来到父亲身边听下好了。只听爷爷正说道:“修行,修行,只有行得多见的多,才能感悟红尘困苦,避免见知障对修行的影响,修行之人需秉承初心,而万物不碍。现在你也快要结丹了,对于突破境界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最近修炼的时候丹田孕养的法阵会偶尔收缩一下,不知是出于什么情况造成的。”易政宇坐在他父亲对面说出自己的疑问。

“结丹期会收缩全身精气,成就不漏金身,所以结丹也有叫金丹的,而像你这种情况应该体内灵气还不够纯又面临突破造成的,你这情形就很危险的了,这段时间给我好好打磨功法灵气,不消除隐患不可突破,知道没。”说道最后也不由郑重的声明,这确实不是可以玩笑的。

“嗯,知道了,父亲。”为了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严重性,还重重的点了下头。

就在这时,在门口探出几个小脑袋来,却是听到易晓天平安回家,赶着来看望的牛大力他们。

“你就自己去玩吧,”见一脸期待的小孙子看过来便打发他走了,而后又吩咐易政宇道:“你到突破的时候就过来我这边先让我看一下,你晋升精英弟子也还没几年,回去以后可能都会比较忙,也……”

易晓天来到门外和小伙伴一起去玩了,还能听到爷爷的殷切之语隐隐传来。

傍晚,当一家人坐在一起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满满的一桌菜了。

爷爷坐在主位,俩孩子坐左右,至一家之主的易政宇,爱坐哪坐哪吧。

“爸,尝尝儿媳做的合不合您口味,”罗子晴身为主妇首先开口道。

“也有好久没有吃过你做的饭菜了(你怕是好久没吃饭菜了吧,)来,还是给我们的小宝贝先吃。”说着就夹了个鸡翅给易亭雪。

“谢谢爷爷,爷爷也吃。”

……

一家人在欢快的氛围中吃完了饭。

饭后,

罗子晴拿出来一个红色的储物手镯,“雪儿,这是答应给你的手镯,喜欢吗?”

“啊,我也有手镯了噢。”易亭雪高兴的拿着储物手镯又叫又跳的,脸上满满的笑容。

就是为了生日才留下的爷爷当然也是有礼物的,只见拿出一面镜子,“这是件灵级法宝清光琉璃镜,给你梳头用,祝我们的宝贝越来越漂亮。”

“谢谢爷爷,我很喜欢。”

我们的主角好像真没有什么新奇的可以送啊,要不,不送了。哎,这可不行,作为主角一定不能小气。

“妹妹,给这是我自己做的手链,”好吧,实在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只好自己做了一条五彩斑斓的手链了。

……

“也谢谢哥哥了。”拿着哥哥的手链把玩着,虽然不是值钱的,但却是最漂亮的礼物了。然后来到父亲面前眨了眨眼:爸,就你没给了哦。

看女儿这般模样,知道怎么也得给点东西了,就随手拿出来一本精装版《大陆编年史》:“给你,听说你要做大陆第一厉害的仙女,可是要成为一个才女先的哦,也希望未来能看到你的名字刻录在上面的一天。喜欢吗?”

“谢谢爸爸,”真是好感动,终于有人支持我的理想了。这一定是最难忘的生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