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政宇出门后,循着易晓天的气息来到迷月潭边就断了。想到他得到的是水行之力,也许是在水下出了什么变故。便掐了个避水诀慢慢的向水底潜下。

一柱香后才来到这处洞口,见到是以前有人摆下的阵法都已经失效了,也不知道里面还有没有运转正常的阵法,想也不想就钻进去了。选了条最大的路径走去,在经过大半个时辰的艰难前行,遇到不知多少的细小分支,当快要绝望的时候,终于来到一个由阵法保护的石门之前。看到这个阵法还在运转的时候,就更加的担心起来了:小兔崽子,你可千万别有事啊。也顾不上其它就进去看看是不是在里面。当跨越结界进入到阵法之中才发现这个阵法居然和迷仙林相似的作用,而这个阵法是传说中的一种困阵,阴阳迷魂阵。也难怪迷仙林没有阵法的痕迹了,原来都在地下啊。可是知道是知道了却不知如何走位,不得其法,更准确的说法是:我也要被困住了,真有坑爹啊。看到自己也被困住了,易政宇只好随意走走,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遇到那小兔崽子了。至于要怎么出去呢,唉,真是个大问题啊。

“呼……呼……”在稍微昏暗的柔和光芒映照小,易晓天睡得安祥怡静,只是从眉眼细微处才能发现些愁苦。

梅山村易晓天家,看着外面已经大亮的天空,随意修炼了一下的罗子晴来到门口焦急看了一下,还是不见父子俩人回家来,家里也还有个人要看着,只得在院子里来回走动。

刚刚起床的易亭雪看到母亲如此这般模样,便关心的问道:“爸爸,哥哥还没有回来吗?”

“还没有呢,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要不一会我们去看看吧。”

等来到迷月潭边,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却都在这失了气息,见潭中也颇为平静逐对易亭雪吩咐道:“娘下水去看看,一会就回来,你在这等着,可别走远了,可能记得。”

“嗯”

待回应后便也掐了个避水诀,再潜入水中去了。当来到石洞中看到这么复杂的通道也不敢再进去探查了。

回到潭边就砍到易亭雪着急的探着脑袋看着水底,见到母亲上来就高兴的叫道:“妈,哥哥找到了吗。”

正想着是不是要叫公公过来的罗子晴心不在焉的回了句快了,然后拿出来一张纸,写道:

叩禀父亲大人金安:

昨日孙儿晓天在迷月潭游玩中发现一疑有阵法运行之洞窟,入其后不知所踪,宇哥随后入内,现也不见所出。儿媳忧心二人安危,望父亲大人速来,以解二人被困之苦。

膝下儿媳罗子晴惶恐拜上

写完在装进一个梭形法宝中,打个法诀放出去后,只好在这里等着了。

易晓天醒来后延着洞窟一直前行,走了大半天终于来到了一处比较宽敞但却明亮的,也还是洞室内,只是有个几十米宽的圆形状,里面还有十二个竖立起来的石柱,刻画着十二神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白泽、凤凰、麒麟、梼杌、獬豸、毕方、饕餮、穷奇。

看着这些威武凶猛的神兽,却激起他要在未来一较高下的念头。再看了下其它地方不见有出口,在十二石柱中间只有一颗珠子发出耀眼光华,想来这是阵眼中的阵珠了。在这氛围场景下,十二石兽逼真的眼神中易晓天停下了脚步,努力想去回忆下书里有没有这样的记叙。

太阳正当照到头顶的时候,两道虹光从十方大山方向迅捷而来,刚能看到光线人已经到了身边了。为什么这么快,合体期修士的一瞬千里也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吧。

“阿爸,陈长老好,”见到来人,罗子晴赶忙行礼问好。

“爷爷好,陈爷爷好。”易亭雪看到是爷爷来了,也高兴的行礼问好。

看起来只有五十岁的爷爷易望微看孙女见到自己这么开心也呵呵笑起来:“好好,有没有想爷爷啊。”

“想啊,想啊,而且每天都有想。”就是想一会儿也是想嘛。说完还去抱着他的手,看着爷爷一眨一眨的,好像在说:看吧,我都舍不得离开你了。

“哈哈,没想到我的乖孙女都长这么大了啊。”

“对啊,过两天生日后还要更大哩。您可一定要找到爸爸,哥哥,要不就没人帮我过生日了。”说到后面又有点郁闷起来了,也不知道哥哥为什么跑到水下有什么好玩的,这么久都不出来。

“好,这就帮你找。陈兄,要不我们一起去看看是什么阵法。”

“好。”陈昆吾看到别人爷孙俩在热唠也不好打扰,现在终于还是起来了吗,那就走吧。

“要不你们就先回家吧,一时半会也可能找不着。”易望微打发走母女俩便掐了个寻踪觅影诀率先进入水中,而水却自动分开,不得近身。

顺着易政宇走过的路很快来到了阵法前,探测了一下也研究不出什么来,只好请教陈昆吾了。“陈兄,有什么发现没有?”也别怪他懒,易望微走的是古修的已武入道,不是现在流行的孕阵之法,不精通也人很正经,要不也不用再拉个合体期高手过来了。

“这个应该就是阴阳迷魂阵了,不过想要知道怎么运行还要进去才好研究一下。”陈昆吾说起阵法来就多了些兴致。然后直接闯进去了。

不过一会,就从里面传陈昆吾,“原来如此,好,哈哈,没想到。”

走进去一看,只见陈昆吾把元婴都放出来一起感悟起阵法来了,只见整个元婴都是由阵法层层包裹而成,数千阵法串联成一个元婴,外人想要看清楚阵法的核心这基本上是不可能了,如果这么多阵法结成一个完美阵型,就是大乘期了。

元婴中伸出一条条线,像锁链连接着阴阳迷魂阵,不过一个时辰陈昆吾就收起了元婴,对着易望微说道,“这个外层阵法已经可以破解了,只是里面只有你儿子一个人。”

“那就麻烦陈兄了,还要恭喜陈兄更上一层楼。”

“哈哈,好说。”被人说到得意处上千岁的人了也不由得哈哈大笑。只见他随手一挥,整个阵法世界都崩溃了。

待见到易政宇还在前方百米处转圈圈,真是气不打一处来,用上清心除魔诀大骂了一句:“兔崽子,还不快滚过来。”

易政宇见连父亲都过来了,也觉着可能时间过了很久,只好姗姗的过去请安问好了,本来是来找儿子的,结果自己还要父亲找儿子,真是尴尬癌要晚期了。瞄了一眼父亲后面没再看到人,还好,她们母女没来,要不以后在家都没地位了。

“还看什么看,晓天呢?”大概在父亲眼里,儿子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又感觉都快四十了怎么还像个孩子啊,真是太不成器了。所以还是要对他严厉一些,看看,多学学我。

“这个应该不在这边吧,”看着父亲对着他这么严肃,易政宇也觉着自己真的太鲁莽了,只好默默站着等挨批了。

“要不我们先去找孩子吧。”陈昆吾看了看前方的凶阵,也感有些棘手,还是有时间在来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