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也不能一个人出去,你去哪?我和你一起去。”陈逸无奈道。

陈汉闻摇头道:“不用,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出去走两步,还能走丢了不成!”

“不行,我不同意,你一个人出去!”陈逸沉声道。

“哥,我就出去一小会儿,马上就回来,您就让我一个人出去走走吧!哥。”陈汉闻拽住陈逸的一条手臂,摇晃着,撒娇道。

陈逸最怕陈汉闻这一套,只得无奈的瑶瑶头,叹息一声,道:你这调皮鬼,去吧、去吧,记得早点回来。

“谢谢哥,我就知道,哥最好了!”说完,陈汉闻转身一溜小跑,出了酒店。

“陈浩,保护小姐。”陈汉闻的背影,消失的同时,陈逸沉声喝道。

“是,少主!”四名身着布衣,气息沉着的青年,向陈逸抱拳鞠躬后,追了出去。

陈汉闻出了酒店,右手迅速的在胸口的项链上一抹,顿时,一枚随圆形、散发着金光,形如种子的物品,出现在她的手中。这枚物品,说它是枚种子倒也没错,不过,说它是枚果实,就更合适了。因为,它是柏树枝上所产之物,柏子。

陈汉闻手中的柏子,是哪里来的?当然不是大路上捡的,也不是商铺里买的,这是,那天吃火锅时,柏树桢送给她的,用来联系柏树桢用的,说是联系,其实就是召唤。

陈汉闻握着暖融融的柏子,促动魔力注入柏子之中,瞬间,柏子金光大振,光芒从陈汉闻的指缝中散发出来,陈汉闻的手掌,根本不能完全遮挡住耀眼的金光。

“嗯?陈汉闻找我?”柏树桢刚刚从投注站兑完奖金出来,正准备回酒店,突然感应到,一股属于自己的气息波动,嘴角带起一抹微笑,几个闪身,消失街道尽头。

“那是什么东西,怎么光芒如此强烈?”躲在暗处保护陈汉闻的四人,面面相视,都不知道什么情况,虽然疑惑,但是,此时他们也不敢走过去询问。

“这个臭小树,竟敢骗我!说什么只要把魔力注入到这枚种子中一丝,不出三分钟,他就会出现,这都过去这么久了,还没到。”

“我什么时候骗你了?现在距离你发出信号的时间,最多过了两分钟。”柏树桢刚出现,就听到了陈汉闻的不满,微笑道。

陈汉闻正自言自语的抱怨着,忽然听到身后传来柏树桢的声音,一时没注意,吓了一跳,转身面向柏树桢,微嗔道:“你怎么走路没有声音呀,吓死姐了!”一边说着,还夸张的在小胸脯上拍了拍。

“哪里是我走路没有声音,分明是你只顾着骂我,没有注意到!”柏树桢苦笑道。

“我骂你咋了!谁让你迟到的。”陈汉闻白了柏树桢一眼,道。

“我什么时候迟到了?我一感应到你发出的信号,第一时间就赶过来了,一共也就用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而已,还有一分多钟没用呢!”柏树桢辩解道。

“我不管,反正我说你迟到了,你就是迟到了,你待赔偿我!”陈汉闻,撅着无妆自红的樱桃小嘴,道。

“呃…………!”

“那你说,要怎么赔偿吧!”柏树桢看着陈汉闻可爱的俏模样,任由她的无理取闹,无奈的苦笑道。

“放心,姐是讲道理的人,不会敲你竹杠的,这样吧,姐饿了,你请姐吃顿海鲜吧!”陈汉闻,一副大人不记小人过的样子,道。

柏树桢点了点头,笑道:“行,别说是海鲜,就是吃陆鲜,我也请的起!”确实,柏树桢现在的身价,绝对是个大土豪。刚刚,他才从投注站兑十多亿金币的奖励,加上上一场赢得几亿,已经有十几亿了。今天比赛,他之所以去得晚,一个原因是昨天晚上喝醉了酒,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下注去了。要不是这次奖金比例降低了一半,起码,他能赢二十多亿金币。

“呵呵呵呵,你说的哦!”陈汉闻发出一串银玲般的愉快笑声,一马当先,向前走去。

柏树桢看着陈汉闻美丽的笑容,又是一呆,不过,很快恢复正常,紧随其后,向前走去。

一个时辰后,二人茶足饭饱的,从一家海鲜酒楼走出来。

柏树桢看着身旁,身材不胖,却巨能吃的陈汉闻,微笑道:怎么样,吃饱了没有,要不要再去吃点别的。

“你才是猪!”陈汉闻不满的,冲柏树桢道。

“我什么时候说你是猪了?”柏树桢一头雾水的道。

“刚吃完海鲜出来,就问人家要不要吃别的,你当我是饭桶呀!”陈汉闻白了柏树桢一眼,佯怒道。

“呃…………”

柏树桢心中暗道:“你刚才吃海鲜的时候,就像是个大饭桶啊!光是,三斤重的大龙虾就吃了四只,还有什么鲍鱼、海参、文蛤、海厉子、蛏子、墨鱼仔,等等、等等,比一窝猪,还能吃呢!”不过,这些话他可不敢说出来。

陪笑道:别生气嘛,我不是怕你没有吃饱吗!

“算了,姐又不是气球,看在你一片忠心的份上,原谅你了!”

“你知不知道,附近哪有好玩的地方,领姐走走,消化、消化食物。”陈汉闻目光狡洁的道。

“这个…………”

柏树桢正要回答陈汉闻的话,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从二人身后传来,打断柏树桢,道:“在这天水城,好玩的地方多了,离这不远的地方,就有一个大型的拍卖场,那里不但有奇珍异宝、魔力装备,还有许许多多世间少见之物,在那里进行拍卖,只要二位有钱,那里绝对会让你们不虚此行。”

柏树桢和陈汉闻,闻声转身,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名身高三尺半,年龄二十左右岁,一身灰青色袍子的青年正向这边走来。

“秦老板?”

来人柏树桢认识,正是前几天晚上,坐在路边卖火机的秦七。

“你们认识?”陈汉闻向柏树桢道。

没等柏树桢回答,秦七上下打量了柏树桢几眼,疑惑的道:您是?

“秦老板不记得我,应该记得这个吧!”柏树桢一边说着,一边晃了晃,拿在手中把玩的火机。

秦七看到柏树桢手中的火机,拍了一下脑门,笑道:“哦,秦谋想起来了,你就是那天晚上,买了秦谋一批火机的先生,幸会、幸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