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是午夜一点钟了,小狸猫也开始打折哈欠了,因为今天一整天的忙碌,它可是没有睡一个觉,而它本身就喜欢睡觉,如今这么长没睡觉,自然是瞌睡了。

“小狸猫,你要是瞌睡了就先睡一会儿,等她来了我叫你。”

杨辰见小狸猫不停的打着瞌睡,也就开口让它睡觉。

“那好,她来了一定要叫醒我。”

小狸猫说着就躺在沙发上睡了起来,而猫妖和小白则是白了它一眼,不过它们两个谁都没有想要睡觉的意思,因为它们都十分紧张新郎的命运。

“杨辰,怎么还不来?会不会不来了?”

小白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半夜3点钟了,再过不久就要天亮了,而鬼新娘一直都没来,所以心里也暗自揣测她是不是不来了。

“不会的,她没有那么大的心眼,不过我总感觉事情有些奇怪,不行,我还是去看看新郎吧!他今天晚上安静了,不太对劲。”

杨辰怎么都感觉新郎有些不对劲,按道理说,他应该会很紧张很害怕的跑来找自己,可是他一个晚上都是安静的不出来,就算是害怕不敢出来,那也总的会发出个声音来啊!

就在杨辰走到新郎房间的时候,此时新郎已经是一脸铁青色,而且身体也已经冰凉了,早没有了呼吸,杨辰连忙扯开新郎的衣服,却没有想到他胸口的符咒因为他出汗带离开,所以已经被衣服的摩擦给擦拭掉了。

“该死,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人已经死了,杨辰此时在责怪自己也没用了,不过杨辰还是想知道那个鬼新娘是怎么躲过众人来取走新郎性命的,按道理说,自己已经在这栋屋子里设了阵法,只要鬼新娘一来,就别想夺躲的过去。

“怎么会这样?鬼新娘什么时候来的?为什么我们都一点感觉都没有?”

小白一进来就看到新郎已经死在了床上,而且杨辰也是一脸的严肃,因此就询问了起来。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一定是通过新郎的睡梦来取走他的性命的,这一点我们都给忽略掉了,恐怕他们现在已经开始举办阴婚了,唉!没想到阴婚最终还是成了,去给新郎的家人报丧吧!”

新郎的家人得到自己儿子的死亡,都伤痛欲绝,杨辰走过去不断的安慰着老人,可是老人此时哪里听得进去杨辰的话,就是因为他们太过信任杨辰了,所以才会放心的把儿子交给他,可是没有想到他们得到的却是噩耗。

“老人家,是我太过大意了,所以才会让鬼新娘从新郎睡梦中带走了他,不过眼下大家也不是哭的时候,而且现在也不能埋了新郎,要给他举办婚礼了,因为他现在要跟他的鬼新娘举行阴婚,如果我们强行埋了新郎,那新郎永世都不能投胎转世。”

杨辰的话让老人也安静了下来,虽然他们心里还是很难过,但是杨辰的话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而且他们也都是明白事理的,所以就听从了杨辰的吩咐,开始准备阴婚。

村民们都被叫了过来,不过大家脸上并没有开心的样子,一个个都是很哀伤的神色,毕竟这是阴婚,不是人类该有的婚礼,可是又没办法不举行,所以大家一个个都哭丧着脸来参加婚礼。

作为村长的青阳子,他也是一脸的伤感,杨辰担当阴婚的祭司,而青阳子则是担当杨辰的助手,杨辰需要什么东西,他都一一递给他。

阴婚直到太阳升起的时候才举行了完毕,就在阴婚礼成的时候,太阳也从东边升了起来,而新郎和鬼新娘此时也都显现在了众人面前,只是他们脸上都布满了笑容,没有一点哀伤。

新郎也没有了痛苦和害怕,反而很心安和幸福,新娘自然也是很幸福,看来他们都想开了,伴随着太阳的升起,新郎和新娘也都化作一道金光转世离开了,看到他们离开了,新郎的家人也都泣不成声。

“老人家,让他们好走吧!三天后,就可以举行葬礼了,到时候把新娘的遗体也带过来,跟新郎埋在一起,这样他们再世为人后,也能重新过着属于他们自己的幸福,这也是原本属于他们的。”

说通新郎的父母后,杨辰也离开了,一到青阳子家里,青阳子连忙就把饭菜端了上来,杨辰可是从昨天开始就没有吃过东西,而且还都没有休息,要不是因为他是修行的道士,恐怕早喊着肚子饿了。

“杨辰,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能怎么办?这里的事情也都解决了,我也该回去了,唉!原本只是想参加婚礼驱驱霉运的,却没有想到参加了一场阴婚,看来这一整年都不会安宁了。”

“也是,参加过阴婚的人,都会有一年的霉运,只是苦了这些村民们了,原本跟他们没有关系的事情,竟然也把他们都牵扯了进来。”

“那我就不无辜吗?早知道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留下,看来占便宜还真是不好占,说不定就会被别人占去便宜。”

杨辰的话弄的青阳子一脸尴尬,不过好在青阳子也不是那种爱计较的人,经过这么多的事情,青阳子也都看开了,只是杨辰依旧还活在他自己的世界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得到解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