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时苍怕洛漪笙摔倒在地上,一把搂住她纤细的腰,却不料被洛漪笙直接带了过去。

两个人一上一下倒在沙发上,大眼瞪着小眼。

墨时苍深沉的眸子对上洛漪笙惊慌的杏仁眼。

洛漪笙能够清楚的看见墨时苍眼底的自己,动人的杏仁眼中已没有了慌张,她静静的看着墨时苍。

洛漪笙眨了眨眼睛,迷人的眼睛勾人心魄,她勾起唇角,缓缓的出声,“不然我会忍不住,吃了你!”

一句话在墨时苍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墨时苍绽放笑容。

妖孽!

洛漪笙在心底感叹,阿苍笑起来真的很妖孽!

“我准了!”墨时苍低沉的声音更显的暧昧。

他护住洛漪笙的大手在洛漪笙的腰间摩挲,麻酥酥的感觉从那一点传到全身。

洛漪笙的眼睛从墨时苍的眸子移到了唇上,这无意的举动,更是像暗示一样。

洛漪笙是渴望他的……

寂静的房间里,能清楚的听到两个人的心跳声,如同鼓点一样。

墨时苍微微俯身,洛漪笙头部无意识抬起,嘴唇微开,在墨时苍眼中无疑就是在诱惑他。

两个人微微靠近,近到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声。

就在那么0.00001毫米,墨时苍停下,狭长的眼睛里有浓浓的欲望,却被克制住,他薄唇轻起,声音暗哑,“笙笙,你爱我吗?”

见到墨时苍停下,洛漪笙眼中闪过失望。

听到墨时苍的问题,洛漪笙疑惑,大脑停顿了几秒钟。

她的注意力全在墨时苍的唇上,以至于没有脑筋去想什么。

她抬眸,看着墨时苍那双深邃的眼睛,如同漩涡一般,将她卷入。她下意识的点头,随后恍然,“阿苍,我们……不可以,你有喜欢的人,而我……”

漪笙推开了墨时苍,叹息了一口气:“我还有个娃娃亲,我们只能做朋友。”

这样不清不白的,真是太渣了!

漪笙想到这里,又远离一步墨时苍坐下。

墨时苍促狭的笑了笑:“若是我说,我喜欢的人是你呢?”

漪笙一怔,猛然扭头看向墨时苍:“什么?”

“诶?你可是说过的,若是我表白,一般聪明的女人是不会拒绝的,你也不会!”墨时苍缓缓靠近,觉得时机应该很成熟了,漪笙对他是有情谊的,那种感情不是假的。

他上前几步,坐在洛漪笙的旁边,道:“阿笙,我喜欢你!”

漪笙眨了眨眼睛,脑子有些懵。

不是……阿苍喜欢的小傻瓜……是她?

“可是……”漪笙语无伦次,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而且,我好像也是你的那个不看好的未婚夫。”墨时苍纠结了一下,最后还是说出口了。

漪笙一懵:“???”

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后来才后知后觉……

墨时苍……阿苍……

曾经脑海中瞬间闪过这种可能性,但是对于墨时苍的印象实在是太差以至于她不想要跟阿苍联系在一起。

她咬着牙,眯着眼眸:“好啊,你一直骗我……”

“可是你喜欢我的,笙笙,你不会真的生气!你会原谅我的!”墨时苍吃准了这一点,勾唇轻笑着:“笙笙,我想我们是时候回你家好好商量一下婚事了。”

【完】

小番外:

某日,单千媛传来了一个消息,杀手离诺一场爆炸中消失,只在她的车上发现了一只手镯,而那手镯的款式样式与漪笙手上的一模一样。然而,在将手镯拿回来的路途中,手镯像是蒸发了一样,不知道如何从锦盒中消失不见的。

这事情太过于诡异。

墨时苍将离诺的事情讲给漪笙听,漪笙却笑着问:“阿苍,你相信前世今生吗?或许我们曾经就在一起过,或许离诺只是我的剪影而已,又或许……很多种可能,但是现在无法用科学解释的唯一一个东西,就是缘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