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怎么又有洞?老子的腿都要断了,不会又是谁弄得恶作剧吧。

程峰扶着自己疼痛的腿缓慢的站了起来,并观望四周,发现有一个路口。

程峰一步一步的向那个地方走去,不知走了多久。程峰的眼前走出现了亮光,这次程峰并没有快速跑去,怕再次脚下又出现地洞;所以变得警觉起来。

可是事情并没有程峰想的那么坏,命运还是眷顾了他;程峰发现亮光离他越来越近,没错!

程峰走到了尽头,发现这亮光是一个盒子发出来的,而这个盒子却在水中央靠一块立石支撑,通往盒子的地方有一块块乱石组成的石路,程峰缓慢的走了过去,突然感觉离盒子越近就感觉身体越强大,自己的腿也慢慢的不疼了。

“这盒子到底是什么东西?里面又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这一切都将改变程峰自己的命运!

程峰站到了盒子的面前,刚摸到盒子,就感觉自己的手被针扎了的疼痛感;这使程峰对这盒子产生浓厚的好奇。

程峰忍着疼痛感,慢慢的将盒子打开,就在打开的一刹那,一道亮光闪过,程峰也随之晕倒。

…………

对不起,我们派了本市的所有消防员和武警,还有直升机;可是并没有发现你孩子的下落。

“什么”,程峰的妈妈喊到;他可是我唯一的儿子啊!

据我们观察,你们的儿子可能已经不在了,不在了!

不在了,找到他的尸体吗?

“没走”

那你有什么证据说他死了。

别激动孩子他妈;

谢谢你们的劳累,剩下的事我们会处理好的,我们也就不送了!

“那我们就先走了”

程响看着他们都走了,就安慰着张丽,别伤心了!既然儿子已经不在了,我们何不在生一个。

儿子都不在了,你还有心思说要生一个,我辛辛苦苦把他抚养大,怎么能这么对他。

“好,不生不生”。

我先去准备一下儿子的丧事。

“一定要弄得很好,也不望儿子来到世上一趟”。

“那是必须的”

…………

在嘻哈一中高一二班的群里,老师发了一则通知:“很不幸,你们多日相处的同学程峰突发意外死亡,希望同学们能够去参加程峰的追悼会”。

“什么?程峰死了,可怜,可怜”一个网名叫“一夜出处”的同学说的。

然后更多的同学也在讨论这件事,程峰的好朋友刘海也在为这件事伤心。

没过多久,程峰的追悼会举行了,在场的所有人都穿着黑白的衣服,为程峰的不幸哀悼。

…………

洞内,程峰被高处滴下的水给冻醒了,想起刚才的亮光,就突然想到了盒子。

程峰站了起来,想看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可刚站起来,盒子就掉进了水里,并慢慢沉了下去,随之,程峰也跳了下去。

不懂水性的他,突然发现,在水里自己也可以呼吸,眼看盒子离自己越来越近,程峰使用浑身力气,一股将盒子抱在身上,慢慢的将盒子打开。啊!怎么又有洞?老子的腿都要断了,不会又是谁弄得恶作剧吧。

程峰扶着自己疼痛的腿缓慢的站了起来,并观望四周,发现有一个路口。

程峰一步一步的向那个地方走去,不知走了多久。程峰的眼前走出现了亮光,这次程峰并没有快速跑去,怕再次脚下又出现地洞;所以变得警觉起来。

可是事情并没有程峰想的那么坏,命运还是眷顾了他;程峰发现亮光离他越来越近,没错!

程峰走到了尽头,发现这亮光是一个盒子发出来的,而这个盒子却在水中央靠一块立石支撑,通往盒子的地方有一块块乱石组成的石路,程峰缓慢的走了过去,突然感觉离盒子越近就感觉身体越强大,自己的腿也慢慢的不疼了。

“这盒子到底是什么东西?里面又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这一切都将改变程峰自己的命运!

程峰站到了盒子的面前,刚摸到盒子,就感觉自己的手被针扎了的疼痛感;这使程峰对这盒子产生浓厚的好奇。

程峰忍着疼痛感,慢慢的将盒子打开,就在打开的一刹那,一道亮光闪过,程峰也随之晕倒。

…………

对不起,我们派了本市的所有消防员和武警,还有直升机;可是并没有发现你孩子的下落。

“什么”,程峰的妈妈喊到;他可是我唯一的儿子啊!

据我们观察,你们的儿子可能已经不在了,不在了!

不在了,找到他的尸体吗?

“没走”

那你有什么证据说他死了。

别激动孩子他妈;

谢谢你们的劳累,剩下的事我们会处理好的,我们也就不送了!

“那我们就先走了”

程响看着他们都走了,就安慰着张丽,别伤心了!既然儿子已经不在了,我们何不在生一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