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因为刘斌拉扯的晃动,也许是因为衣服碎裂的声音,程雨涵缓慢地睁开了眼睛,刘斌的模样在她的面前慢慢清晰起来。

“你是……?”程雨涵用微弱的声音问道。

“雨涵!快跑!”秦默吼道。

程雨涵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就被刘斌死死地按在了石床上,接触到刘斌邪恶的眼神,程雨涵这才看到她碎裂的上衣和裸露的上身。

“啊!”程雨涵的尖叫声没有了虚弱的影子,作为一个成年人,她自然知道现在坐在自己旁边的男人要做什么,可是她毕竟只是一个女人,而且只是一个普通人,又怎么可能反抗的了刘斌?而此时,刘斌的脸已经慢慢地,慢慢地靠近了程雨涵的胸脯。

“不要啊!”程雨涵继续挣扎着,恍惚间,她的目飘到了被锁在一旁的秦默,愣了几秒钟,她认出了秦默,反抗变成了对秦默的呼救。

秦默自始至终都没有放弃过挣脱,可是这锁链实在是太粗了,以秦默的血肉之躯,要想挣脱恐怕就只有自断手脚了吧。

“没用的,你跑不了,他也救不了你。”似乎是享用过程雨涵体香的满足,刘斌抬起头看着无助的程雨涵继续笑着。

“小默!救救我!救救我啊!”秦默是程雨涵最后的希望了。

秦默心乱如麻,小倩因为他被碎尸,程雨涵正在自己的面前被侵犯,他却毫无办法,当所有的无奈和绝望涌上秦默的心头的时候,他却突然冷静下来,某些思绪重新回到了那种茫然的状态,在那片苍茫的空无一物的空间中,秦默似乎想起了什么,那个梦,梦中的纸张,纸张上看不懂的字,在这一刻,竟然在他的脑海中重组……

刘斌对程雨涵的上半身逐渐失去了兴趣,他的目光从程雨涵的胸脯一点点向下滑去,经过了那紧致的小腹,纤细的腰肢,最终停在了她被黑色哈伦裤覆盖的修长的腿上。

感受到刘斌的目光,程雨涵顿时更加拼命地挣扎起来,然而在刘斌的手下,程雨涵的裤子还是摧枯拉朽一般被撕碎,她直挺而光滑的大腿展现在刘斌眼前的那一刻,刘斌简直要惊呼出来了。

“难怪有小倩的喜欢秦默还是一直惦记着你,你这双腿要比小倩美太多了。”刘斌舔了舔嘴唇,眼睛散着兴奋的光。

程雨涵想要躬起身子,可她的上身和腿被刘斌死死地摁住,根本就动弹不得,没有任何的犹豫,刘斌已经站起身,朝着程雨涵的身上压了过去。

“小默!”程雨涵撕心裂肺的呼喊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秦默就像一只吊死鬼一样浑身都耷拉着,要不是锁链的拉扯,恐怕他已经倒在地上了。

程雨涵放弃了,她咸涩的眼泪在挣扎的过程中流到了嘴里,没有了味道。

刘斌依旧在按照自己的想法为所欲为着,这里是他的密室,没有他的命令不会有人进来,而身边只有秦默一个人,这对刘斌来说根本就不是威胁,他有足够的资本不紧不慢地去实施他的报复计划。

“放开她。”突然,一个空灵的重音在密室里响了起来。

刘斌没有任何停手的意思,现在的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野兽,一个依靠着下半身和本能做事的野兽,而下一步,刘斌将要侵袭的地方,就是程雨涵身上最私密的地方了。

“我让你放开她。”声音再度响起,同时传来的还有一阵金属掉落后相互碰撞的声音。

刘斌的动作瞬间停住了,他有些惊讶地回过头去,一个浑身上下覆盖着淡蓝色雾气的人影就站在锁链的旁边,而那锁住秦默的四根铁链正安静地躺在地上,露着平整的断裂面。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刘斌松开控制着程雨涵的手,转过身去不可思议地看着秦默。

刘斌的惊讶是有足够的理由的,这条铁链,不是一般的金属,可以说这个世界上能跟这个铁链的韧度有一拼的物品没有几个,这是第一任日灵王用来锁住骨龙的锁链,在上一任日灵王在位的时候,他杀死了骨龙,取回了这炽火链,最后传到了刘斌的手中。

炽火链,链如其名,这是第一任日灵王从上古神兽的身上拆下的铁骨,带到火山岩浆炼化数年之后才得到的锁链,即使已经离开岩浆多年,其链芯仍拥有极高的温度,以时间日益强化锁链的韧度,而不至于损坏铁链。

可是现在躺在地上的,根本就没有半点炽火链的样子了,平整的切口处没有半点高温的迹象,反倒是空气中多了莫名的凉意。

“呵,看来传言确实是假的,什么炽火链,就是一块废铁罢了。”似乎终于找到了合理的解释,刘斌轻吐了一口气,轻松了许多。

“秦默,我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