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说宋江如何被吓,反正那晚他是在滚滚房间里睡的,第二天匆匆吃了早饭便走了,武大想多留他几天都没留成。

年关将近,武松离得远,今年过年是赶不回来,不过今年过年的人多了陶宝和滚滚,倒也不算太过冷清。

新年过完,歇了两天后店里继续开门,生意已经步入正轨,生意还算红火,陶宝又请了个店小二,这样迎儿一个小孩就可以歇下来了。

想着迎儿也不算小了,陶宝把活计交给滚滚,领着迎儿到自己房间里来。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加上时常在店里帮忙,迎儿胆子大了许多,知道陶宝不是那种暴虐的人,也不怕她了,反倒因为她教她识字、厨艺等事,对陶宝很是感激。

两人进得屋来,陶宝示意迎儿自己找位子坐,而后走到梳妆台前,把准备好的小篮子端了过来。

“娘,这是什么?”迎儿好奇的看着小篮子里的东西,瞥见里头还有一本书,以为陶宝又要教她别的书呢,心里隐隐期待起来。

陶宝在凳子上坐下,把小篮子放到桌上,抬头看了迎儿一眼,柳眉大眼,脸上这些日子养出了点婴儿肥,但瘦下来却是标准的鹅蛋脸,如今脸上还有稚气,但身段已经出现少女的形态。

“算起来,你如今虚岁也是十二了吧?”陶宝问道。

迎儿点头,眼睛却依旧望着那本书,陶宝见此,勾唇笑了笑,拿起书本对着她翻动起来。

只这一眼,迎儿瞧清了上面是什么,顿时羞得脸色爆红。

“娘,您,您怎么看这种书?”迎儿瞪大了眼,不可思议的看着陶宝,见到她笑意盈盈的脸,又忍不住好奇的再次瞥了那书一眼。

压根不是书,不过是几张大纸折在一起罢了。

陶宝把几张生理结构图摊开,见迎儿那又羞又好奇的样子,好笑道:

“不过是几张生理结构图罢了,你现在想来也快来月事了,我先给你提个醒,免得你到时候慌张。”

说着又想起自己第一次来大姨妈时以为自己得绝症的蠢事,忍不住笑出声。

摸摸迎儿的头,与她讲起了男女生的生理结构和如何应对大姨妈的到来,顺便安抚她,教她做月事带。

潘金莲的寿命可没有多久了,一旦她消失,家里也没个女人,她怕迎儿应对不了女生的那种事情,这才未雨绸缪先同她讲了。

迎儿这个丫头陶宝看着还是心疼的,以后嫁人什么的她管不着,但是当前的事情能教的她都会教,只想等她离开后这个孩子能把自己的人生经营得幸福些。

面对陶宝如此直白的教学,迎儿一开始不好意思,等她回过味儿来时,眼泪珠子开始大滴大滴淌,看看陶宝,又看看那小篮子里的东西,离开板凳便要跪下去。

“娘,迎儿以后一定好好孝顺您!”

陶宝手速极快的把她给扶了起来,摇头笑道:“你有这份心我心领了,跪就不必了,屋子里光线暗,你把图纸拿到窗边去看吧,屋里没其他人,不要害羞。”

“嗯嗯。”迎儿乖巧的点点头,笑着擦掉眼里,红着脸蛋拿起那几张图纸来到窗子边。

这会天还冷,窗子是关山的,糊的窗纸是那种粗糙的黄纸,采光不行,迎儿便想把窗子打开。

左右看看没有地方放手上的东西,干脆把图纸先搁在窗台上,然后再拿个板凳踩着,用钩子把窗推开。

支撑杆子有点长,推开窗子就比较费力,迎儿便往前挪了些,手上的杆子终于撑了上去。

刚要退回来,一直夹在她身前和窗台之间的图纸没了压力,因靠外的多,便往窗外落了下去。

想到那图纸上的图,迎儿吓得脸都白了。赶忙往前伸手欲去抓,不曾想她用劲太猛,又踩着板凳,这一下子整个人都冲出了窗台,只吓得她“啊”的惊叫出声。

这二楼虽说不高,但也有差不多四米,迎儿这头冲下的姿势,不死也要瘫。

这窗下是条三米宽的巷子,平日里来往的人不少,眼见一姑娘从二楼栽下来,吓得直吸冷气。

有一蓝袍公子正好骑马从哪窗台下走过,突然听到四周的吸气声,赶忙抬头看,便见一道黑影正正朝自己头上落下来,当时便惊得不知该如何反应。

正以为自己今儿个怕是要死在这条街上时,电光火石之间,只觉一股冷风吹过,一只手突然出现在他头顶上,揽过那落下的人,险险从他头顶擦过。

一朵粉色绢花从眼前飞落,马上的蓝袍公子下意识往自己头上一摸,果真是他头上戴的绢花。

想着自己差点被砸死,他忍不住狠狠咽了口口水。

正死里逃生心生庆幸之时,又是一叠黄纸从眼前慢慢悠悠飘落,下意识便伸手想去接,一只修长白嫩的手指先他一步把黄纸抓了过去。

错愕抬头,那一瞬间,蓝袍公子傻眼了,这,这是仙女下凡吗?

被称作仙女的陶宝一手撑着马头,一手抓着黄纸,瞥都没瞥那蓝袍公子一眼,一个璇身下马,拿着黄纸朝街边的滚滚走去。

事发突然,滚滚左手上揽着吓傻了的迎儿,右手手上还拿着一个小铁锅,铁锅里是还冒着热乎气的炒蛋。

见陶宝走回来,滚滚把迎儿放下,无奈摇头道:“迎儿,小孩子不能太顽皮哦,要不是我们来得快,你下半辈子可就要在床上度过了。”

看向陶宝,见她冲自己抬了抬下巴,滚滚这才拿着还在冒热气的锅子从巷子里绕回正面店铺。

围观的百姓傻眼了,这会绕着巷子走,先前这两人到底是打哪儿出来的啊?

大变活人吗?

无视周围这些炽热的目光,陶宝淡定的揽着还没回过神的迎儿离开。

远远的,众人还听见她用严肃的语气教育道:

“看来还得教你点武艺了,不然下次再来那么一次我和你小舅可没时间来救你,店里还有很多客人要招呼呢,你可给我省心点,这纸落就落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先管好自己的小命再想名声,知道了吗?”

“嗯,我晓得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知道就好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