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书《术皇》开始上传啦!

一次失败的禁术实验中,沐云回到一万五千年前的世界。这时,人族才摆脱奴役,法术文明刚萌芽。异族割据,妖魔横行,人类十分卑微,地位风雨飘摇。

一万五千年的超前智慧,一万五千年的法术结晶,沐云在荆棘遍布的巅峰之道上势如破竹,骁勇的半兽人,美丽的精灵族,妩媚的妖精族,强大的巨人,神秘的龙族……统统拜倒在脚下!

这是一个古老而野蛮乱世!

————

新书绝对热血爽快,下面有直通车,大家赶紧去看看吧!第一章不死第二次

夜色在苍茫的大地上弥漫,月光照亮了挥不散的死亡,这是一副尸山血河的惨烈景象。魔法留下残火未熄,跳动着绝望。染血的战场上,再无人类的身影,怪物却数以千计。

张牧被半埋在尸堆里,全身湿漉的像刚从血池捞出,一道致命的伤从左肩蔓延到右腹,几乎把他劈成了两半。

冷,好冷,生命在流逝,意识也渐渐模糊了。

东方天空浮现一抹雪白,黎明就要来临,破晓也就意味着终结。

只是七十多天,整个江城的人彻底灭绝!

整整的四百万人类,全部死光了!

曾经繁华的大都市,如今沦为怪物的乐园。

大概是呼吸声吸引到怪物注意,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在逼近,不久小山般的身躯就立在了面前,遮住黎明的光。怪物有三米高,青黑皮肤,狰狞獠牙,铜铃大眼,手提一柄染满红白之物的狼牙棒。

食人魔找到了苟延残喘的幸存者,不禁露出残忍的狞笑,抡起狼牙棒,重重地砸下去。

张牧失去意识。

…………

2015年7月16日

犹如短暂的一刹那,又像度过漫长世纪。沉寂的意识,突然从深渊中被拽回,一切知觉都回到躯体上,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是哪?

张牧环顾四望,最后目光落在对面的镜子上,镜中映出一张年轻面孔,黑发浓密而凌乱,长相谈不上英俊,不过五官端正,眉目十分清秀,脸色有点苍白,满脸冷汗的样子像刚从噩梦中惊醒。

“我的出租屋?”张牧摸摸完整的身体,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我不是已经战死了吗?”

难道一切,只是场噩梦?

深吸几口气,先平静下来。墙上的电子钟,时间显示为分,记忆没有错的话,游戏开场的时间,只剩两个半小时了。当然,或许只是巧合而已。可这时候,耳边回荡起一阵熟悉铃声。

张牧心头顿时一凉,本来模糊的往事,再度变得清晰起来……他发现,这与记忆中的情形完全相同。这个电话是孙琳打得,她是张牧的大学女友,至少现在还是。如果没有猜错,孙琳在电话接通以后,第一句话应该是问:你在哪里?

从手机中传来一个女声:“你在哪里?”

张牧心在下沉,“在家。”

“我在楼下。”

“为什么不上来?”

“不了,你下来,有话想要跟你说,先挂了。”

孙琳直接挂断电话,张牧听着盲第一章不死第二次

夜色在苍茫的大地上弥漫,月光照亮了挥不散的死亡,这是一副尸山血河的惨烈景象。魔法留下残火未熄,跳动着绝望。染血的战场上,再无人类的身影,怪物却数以千计。

张牧被半埋在尸堆里,全身湿漉的像刚从血池捞出,一道致命的伤从左肩蔓延到右腹,几乎把他劈成了两半。

冷,好冷,生命在流逝,意识也渐渐模糊了。

东方天空浮现一抹雪白,黎明就要来临,破晓也就意味着终结。

只是七十多天,整个江城的人彻底灭绝!

整整的四百万人类,全部死光了!

曾经繁华的大都市,如今沦为怪物的乐园。

大概是呼吸声吸引到怪物注意,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在逼近,不久小山般的身躯就立在了面前,遮住黎明的光。怪物有三米高,青黑皮肤,狰狞獠牙,铜铃大眼,手提一柄染满红白之物的狼牙棒。

食人魔找到了苟延残喘的幸存者,不禁露出残忍的狞笑,抡起狼牙棒,重重地砸下去。

张牧失去意识。

…………

2015年7月16日

犹如短暂的一刹那,又像度过漫长世纪。沉寂的意识,突然从深渊中被拽回,一切知觉都回到躯体上,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是哪?

张牧环顾四望,最后目光落在对面的镜子上,镜中映出一张年轻面孔,黑发浓密而凌乱,长相谈不上英俊,不过五官端正,眉目十分清秀,脸色有点苍白,满脸冷汗的样子像刚从噩梦中惊醒。

“我的出租屋?”张牧摸摸完整的身体,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我不是已经战死了吗?”

难道一切,只是场噩梦?

深吸几口气,先平静下来。墙上的电子钟,时间显示为分,记忆没有错的话,游戏开场的时间,只剩两个半小时了。当然,或许只是巧合而已。可这时候,耳边回荡起一阵熟悉铃声。

张牧心头顿时一凉,本来模糊的往事,再度变得清晰起来……他发现,这与记忆中的情形完全相同。这个电话是孙琳打得,她是张牧的大学女友,至少现在还是。如果没有猜错,孙琳在电话接通以后,第一句话应该是问:你在哪里?

从手机中传来一个女声:“你在哪里?”

张牧心在下沉,“在家。”

“我在楼下。”

“为什么不上来?”

“不了,你下来,有话想要跟你说,先挂了。”

孙琳直接挂断电话,张牧听着盲第一章不死第二次

夜色在苍茫的大地上弥漫,月光照亮了挥不散的死亡,这是一副尸山血河的惨烈景象。魔法留下残火未熄,跳动着绝望。染血的战场上,再无人类的身影,怪物却数以千计。

张牧被半埋在尸堆里,全身湿漉的像刚从血池捞出,一道致命的伤从左肩蔓延到右腹,几乎把他劈成了两半。

冷,好冷,生命在流逝,意识也渐渐模糊了。

东方天空浮现一抹雪白,黎明就要来临,破晓也就意味着终结。

只是七十多天,整个江城的人彻底灭绝!

整整的四百万人类,全部死光了!

曾经繁华的大都市,如今沦为怪物的乐园。

大概是呼吸声吸引到怪物注意,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在逼近,不久小山般的身躯就立在了面前,遮住黎明的光。怪物有三米高,青黑皮肤,狰狞獠牙,铜铃大眼,手提一柄染满红白之物的狼牙棒。

食人魔找到了苟延残喘的幸存者,不禁露出残忍的狞笑,抡起狼牙棒,重重地砸下去。

张牧失去意识。

…………

2015年7月16日

犹如短暂的一刹那,又像度过漫长世纪。沉寂的意识,突然从深渊中被拽回,一切知觉都回到躯体上,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是哪?

张牧环顾四望,最后目光落在对面的镜子上,镜中映出一张年轻面孔,黑发浓密而凌乱,长相谈不上英俊,不过五官端正,眉目十分清秀,脸色有点苍白,满脸冷汗的样子像刚从噩梦中惊醒。

“我的出租屋?”张牧摸摸完整的身体,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我不是已经战死了吗?”

难道一切,只是场噩梦?

深吸几口气,先平静下来。墙上的电子钟,时间显示为分,记忆没有错的话,游戏开场的时间,只剩两个半小时了。当然,或许只是巧合而已。可这时候,耳边回荡起一阵熟悉铃声。

张牧心头顿时一凉,本来模糊的往事,再度变得清晰起来……他发现,这与记忆中的情形完全相同。这个电话是孙琳打得,她是张牧的大学女友,至少现在还是。如果没有猜错,孙琳在电话接通以后,第一句话应该是问:你在哪里?

从手机中传来一个女声:“你在哪里?”

张牧心在下沉,“在家。”

“我在楼下。”

“为什么不上来?”

“不了,你下来,有话想要跟你说,先挂了。”

孙琳直接挂断电话,张牧听着盲第一章不死第二次

夜色在苍茫的大地上弥漫,月光照亮了挥不散的死亡,这是一副尸山血河的惨烈景象。魔法留下残火未熄,跳动着绝望。染血的战场上,再无人类的身影,怪物却数以千计。

张牧被半埋在尸堆里,全身湿漉的像刚从血池捞出,一道致命的伤从左肩蔓延到右腹,几乎把他劈成了两半。

冷,好冷,生命在流逝,意识也渐渐模糊了。

东方天空浮现一抹雪白,黎明就要来临,破晓也就意味着终结。

只是七十多天,整个江城的人彻底灭绝!

整整的四百万人类,全部死光了!

曾经繁华的大都市,如今沦为怪物的乐园。

大概是呼吸声吸引到怪物注意,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在逼近,不久小山般的身躯就立在了面前,遮住黎明的光。怪物有三米高,青黑皮肤,狰狞獠牙,铜铃大眼,手提一柄染满红白之物的狼牙棒。

食人魔找到了苟延残喘的幸存者,不禁露出残忍的狞笑,抡起狼牙棒,重重地砸下去。

张牧失去意识。

…………

2015年7月16日

犹如短暂的一刹那,又像度过漫长世纪。沉寂的意识,突然从深渊中被拽回,一切知觉都回到躯体上,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是哪?

张牧环顾四望,最后目光落在对面的镜子上,镜中映出一张年轻面孔,黑发浓密而凌乱,长相谈不上英俊,不过五官端正,眉目十分清秀,脸色有点苍白,满脸冷汗的样子像刚从噩梦中惊醒。

“我的出租屋?”张牧摸摸完整的身体,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我不是已经战死了吗?”

难道一切,只是场噩梦?

深吸几口气,先平静下来。墙上的电子钟,时间显示为分,记忆没有错的话,游戏开场的时间,只剩两个半小时了。当然,或许只是巧合而已。可这时候,耳边回荡起一阵熟悉铃声。

张牧心头顿时一凉,本来模糊的往事,再度变得清晰起来……他发现,这与记忆中的情形完全相同。这个电话是孙琳打得,她是张牧的大学女友,至少现在还是。如果没有猜错,孙琳在电话接通以后,第一句话应该是问:你在哪里?

从手机中传来一个女声:“你在哪里?”

张牧心在下沉,“在家。”

“我在楼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