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cpro_id="u1662291";

varcpro_id="u1749449";

varcpro_id="u1749455";

刚刚她有多为自家“单身”的老弟铁树开花开心,现在她就有多堵心——

她是看着若雨长起来的,又聪明又善良,还漂亮的不得了。

这样的人儿……她觉得跟着自家弟弟亏了。

她的弟弟虽然模样、家事、人品都不差,但……

比起若雨的同龄人,岁数太大。

等若雨20岁时,他都38了。

这种年龄差,她分外嫌弃。

“你送开我呀。”毕晓晓不明白仇智驹为什么拉住自己不放,“我要打电话骂醒他。”

仇智驹将她整个人包裹到怀里,柔声道,“晟韧已经够成熟了,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冒然过去,会把事情弄的很敏感。我找机会跟他说。”

经他这么一说,毕晓晓也静下心来,琢磨了会儿后道,“那你跟他讲明利害关系,别让他拖泥带水的。”

仇智驹点头,后转而道,“那现在去吃饭。”

“嗯。”在去餐馆前,毕晓晓还在往越野车离去的方向望。

…………

第二天,仇智驹找毕晟韧进行了一次深层次的沟通,之后,他便明白,他这妻弟已经深陷情爱之中,根本不是言语所能劝回的。

最后,他只能叮嘱毕晟韧要充分考量若雨的成长,保证她不因交了大龄的男朋友而变得心思犹重。

又过了几天,毕晓晓有意无意地带一些适龄且成年的女人在毕晟韧面前晃,但没成功一次,后者就以出差为由躲出去了,实则去了贺若雨参加研讨会的城市,趁着会议的间隙带着她玩遍了所在的城市。

他们手牵着手,时不时的拥抱亲吻,但除了这外,毕晟韧始终恪守保护若雨的诺言,并未越纪。

再回来,已经是两周之后,毕晓晓则忙于众恒地产的新项目公关,没时间管他。

等毕晓晓忙完,贺若雨主动找到了她,不知道说了什么,但从此毕晓晓除了叮嘱毕晟韧照顾好若雨外,并没再介绍成年女孩子给他。

又过了一年多,当若雨的一篇关于微型机器人的论文发表在权威期刊,并被确认有极大实用性可投入生产时,她牵着毕晟韧的手,走到父母和哥哥嫂子的面前,说了“我爱晟韧”四个字。

她细数了过去晟韧对自己的招抚,说了自己跟他在一起的安全感和愉悦,郑重请父母和哥哥接受毕晟韧成为自己的爱人。

她知道,自己跟晟韧在一起,晟韧会受到更多的非议和谴责,而自己却会以被害者的身份出现。

这对晟韧不公平,因为随着她的长大,她越是能够体会到对方深沉的而郑重的爱意,而她对自己的心境也越来越明了。

所以她用她的方式诠释着什么是认真去爱,也在用自己娇小的身躯给与爱人应有的尊重。

彼时,毕晟韧紧紧的扣着女孩的手指,心中满是庆幸——

庆幸自己在年少时节并未胡乱找个人,庆幸自己等到了这知心的伴侣。

而坐在他们对面的贺连城、李弥君,以及贺铭和邵雯雯,全都错愕地看着他们——

一直以来,他们都知道这两人关系很好,但却没想到若雨会有一天跟他们介绍毕晟韧的另一种身份:爱人。

错愕之后,自然会有来自现实的考量,不光是贺连城、贺铭,还是李弥君、邵雯雯,都直接间接的向二人摆过了道理,告诫他们巨大年龄差距会产生的种种不适。

但爱情面前,性别都早已不是阻碍,更何况是年龄。

在众位关切他们的亲人的注视下,二人在之后的日子里温情脉脉地相处着,如很多年前一样,只是身份变了,成了彼此的爱人。

又过了两年,贺若雨20岁的时候,成了毕晟韧的妻子。

成婚时,毕晟韧那曾经担心毕家无后的殷樱,望着与毕骁麟的面容有几分相似的儿子,再看看身着洁白婚纱站在他身旁的绝美儿媳,不由对李弥君感慨,“阿弥,我现在看着他们,怎么总觉得你和毕骁麟结婚了?”若雨除了鼻子像贺连城,其他地方跟阿弥长得太像了。

坐在李弥君身边的贺连城目光一沉,沉声道,“你眼神不好。”

李弥君靠在他怀里轻笑,后低声道,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en网feisuzhongen阅读完整章节或访问网址:%66%65%69%7A%77%2E%63%6F%6D/

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飛速zhongen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手机请访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