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强拉风的行为让所有人看傻了眼,这已经不再是人类的范畴了,张小强和迪莉娅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一起,和濯明月,剑斩,厄俄斯,荭菲形成一个小小的圈子,他们被万强的手段给吓到了,就算迪莉娅的恐怖巨爪也做不到这种程度,万强轻蔑地扫了张小强一眼,没准备动手杀了他们,而是准备完成血凤的愿望,一方面是杀了张小强没有什么好处,大餐总的留到最后,还有一个方面,是他需要大量高质量鲜血,蛇女的鲜血正合口味。

万强的最终杀戮终于展开了,第一个丧尸之王,第一只六级尸化人,第一个真正站在世界巅峰的强者,向海族张开最锋利的獠牙,宛如S5型丧尸一般,万强完全溶于风中,再也看不清他的样子,数不清的海族无声倒下,一道道鲜血从海族的身躯上向天空汇聚,几个弹指一挥间,上千只海族便倒在万强的爪牙下,当他再次出现时,海族终于疯狂了。

一层层的晶沙将广袤的空间罩住,所有的东西都被冰冻,眼看万强也被罩住,就在这时,无形的震动在晶沙中蔓延,空气在震动中发出霹雳似的脆响,所有晶沙都被震碎,落在赤藻上结出厚厚的冰层,其中有一座冰峰凝聚在一起,凝结出数十米的锋利冰枪,而万强就站在枪尖儿上。

就在万强最得意的时候,一股无形的精神波动从断口处传来,狠狠地砸在万强的脑门上,万强惨叫一声倒飞出去砸在冰层上溅起无数的冰屑,万强摔落到冰层上,在巨大的断口处传来巨大的震动,一块硕大的陨石散发着莹蓝色的光泽,缓缓地从断口处升起,在陨石周围,还围着剩下的十只巨型蛇女。

斑斓崎岖的陨石丑陋无比,围绕在它边上的十只巨型蛇女却用蛇尾紧紧缠住,给人与美女与土豆的怪异感觉,但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轻视,这块陨石才是一切的罪魁祸首,看到陨石,张小强大惊失色,他想到作战计划中最大的疏忽,不由地嘶吼着,积蓄着他最大的能力。

就在这时,剑斩突然从陨石边上的阴影中闪现出来,手中拎着捡到的傀儡战士背包,向张小强深深地看了一眼,启动了背包炸弹,启动后想重新回到阴影,但这一刹那的现身,让他被陨石发出的古怪精神波给定住,就在众人眼中,全身分裂成无数碎片,不管是他的人,衣物,或是武器,就如碎裂的拼图,整个破碎。

破碎的还有背包,但背包破碎的瞬间,荧光便陡然散开,将陨石和蛇女一起罩住,张小强来不及为剑斩的逝去哀伤,大吼一声,便散开数团黑乎乎的浓雾将周围的人尽数包裹,随后他们便被无尽的红光给淹没,这股毁灭红光有着难以言喻的威严与压迫,护卫舰已经上升到一万多米的高空,但在监视画面之中,天上地下,方圆数万米全在红光的范围之内,看不清里面的任何东西,只有那无穷无尽的红光……。

以往的红光每每出现只有数秒钟,但这一次,连续半个小时都没有消散,当天色整个黑暗,整个世界仿佛只剩夏威夷海域的红光,在新纪元总部,成千上万的人放下工作,聚集在广场的大屏幕上观看者殷红如血的红光,在华夏复兴的各个城市,所有军官站在情报室里看着闪耀的红光,在澳大利亚已经安静下来的前线指挥室里,石原野,黄泉,克赛勒,还有赵德义担忧的看着这道红光,在南美洲的神殿……。

张小强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死了,他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也感觉不到其他人的存在,反物质护罩早已消失,但他的思维还在转动,也许人死后就是这个样子吧?至少他们还能剩下灵魂,只是周围的环境张小强很不喜欢,红艳艳的,犹如暴露在烈日的照射下,让他想要安静的长眠都做不到,此刻倒是希望这里能变成纯粹的黑暗,至少不会这么刺眼?

“不对,我没死?死了应该是黑暗才对?”“也不对,听说很多人濒死的时候会看到光,难道就是这种让人恶心的红光?太讨厌了……。”“他么的,死了也不让人安生,到底是那个王八蛋搞出来的?关灯睡觉会死啊?”

各种思绪杂乱的飘过,最终红光消失,陷入无边的黑暗,张小强满意地打着哈欠,终于可以安心的去死了,随后他又烦躁起来,不是说死后会很温暖么?为什么他感觉自己死在冰窖里?

下一刻张小强的眼睛猛地睁开,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怀抱中,怀中还有两个微微颤抖的小人,三维动态视觉启动,怀中两人被他看的清清楚楚,一个是迪莉娅,迪莉娅实在最后关头被厄俄斯塞进他怀里的,另一个是荭菲,但他记得好像是荭菲将他搂在怀里的,那个时候他想去拉濯明月,但是没有拉住。

很快他回想起一切了,荭菲的人形凶兽将他搂住,而人形凶兽只剩下两根光秃秃的手臂和小半截胸部,后背和背在背上能抵御毁灭红光的盾牌都消失了,消失的还有厄俄斯和濯明月,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一枚犹如夜明珠的晶核闪闪发光,这是一枚漂亮到极点,犹如切割钻石的晶核,看到那枚晶核,不知道为什么,张小强的眼泪糊住了眼睛,不由地松开两个小丫头,猛扑到温烫的赤藻上向那边爬过去,当他将晶核捏在手中的一刻,一道淡淡的身影在他心中掠过,他没有拉住濯明月的原因是濯明月自己闪开,吐出这枚晶核,使用某种说不清的手段,在他身上加持了一些东西,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活了下来,在那无边无际的红光中活了下来。

濯明月死了,剑斩死了,黄廷伟死了,厄俄斯死了,索菲亚死了,圣子死了,血凤死了,还有八百名傀儡战士也死了,至于万强……,张小强看到一具犹如晶体打造的骷髅正死死地缠在一只巨型蛇女身上,疯狂的吸.允着巨型蛇女的鲜血,此外之前那块威力无匹的陨石依然悬浮在原处,只是围住陨石的蛇女少了七只,而陨石也有三分之一的面积被蒸发了,剑斩终于完成了刺客的任务,在最恰当的时机发起致命一击,但他也只能做到这种程度。

看到那块陨石,张小强怒火中烧,都是因为它,都是因为它的出现,世界才会变成这个样子,几十亿人类变成丧尸,他的亲人,朋友,属下,还有爱人都离他而去,正是因为它,人类的生存之地受到威胁,无数人倒在海族的侵袭下。

找回海螳螂刀,张小强慢慢地积累力量,他要将这块罪魁祸首斩于刀下,他要让世界的一切苦难划上终止符,他要让陨石后悔来到地球上,就在这时,一层层的黑色长枪从赤藻上生长出来,将万强的骷髅刺穿,张小强神色一变,想起来日本海曾出现过同样的情景,赤藻为了防御外敌,生长出无数的黑色长枪形成保护层。

这时张小强反而放下了心,陨石也并非无所不能,之前的红光应该不是这么容易办到的,看那三只巨型蛇女萎靡的样子,显然遭受了巨大的伤害,长达半个小时的红光,就算核电厂也不一定能消耗的起,张小强干脆扔掉螳螂刀,搂住荭菲就像外围跑去,刚刚抬脚,他想起厄俄斯将荭菲塞进他怀中的一幕,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用性命相托,而厄俄斯之所以死在这里也是他的求援,就算他和新纪元之前有些龌蹉,但在此刻……,张小强抱着两个小姑娘跳跃在赤藻之上,越来越多的黑色长矛生长出来,让他下脚的地方越来越窄。

正在焦急,天空刺下三道激光向陨石而去,张小强不由地回头张望,却看到三只蛇女每一只都凝结出一面折射护盾,将激光反射出去,其中两道射向夜空,另外一道射向正在挣脱的万强,瞬间将万强的右臂骨融化,看到这里,张小强心中暗骂,陨石就算萎了也依旧害人,当张小强被逼到最后的绝境,留给他的路只剩下一条,抛弃荭菲和迪莉娅转身向陨石挑战,只有单身上路,他才有可能凭借强化的五感躲开这些黑色长枪,若是救出万强,他成功的几率将会提高一倍。

这选择让张小强纠结万分,荭菲能在最危险的时候抱住他,他又怎能舍弃荭菲?除非他抱着两个女孩儿跳下赤藻,虽然九死一生,但至少有一线希望,可这样一来,岂不是前功尽弃?之前的一切难道都白白牺牲?可若不能这样,他又该怎么办?

张小强心中的急切仿佛感动上苍,就在最后的位置即将被黑色长枪占据时,一只只快速闪动的生物冲上赤藻,将无数的黑色长枪一刀两断,接着更多的刀臂虫冲上赤藻,犹如清道夫一般清扫着黑色长枪,不只是如此,一只硕大的脑袋犹如摩天大楼出现在张小强面前,那两颗巨大莹亮的竖瞳眼球正望着比以前更加渺小的主人,看到水蛇,张小强长长松了一口气,至少他不用再纠结了。

不等张小强下达命令,水蛇轻车熟路的用灵动的蛇信将张小强卷上头顶游上赤藻,向那块巨型陨石冲去,并不是它知道张小强的心声,而是对这块巨大的石头垂涎三尺,无数黑色长枪在金黄色的水蛇鳞甲下折断粉碎,根本不用刀臂虫,水蛇就能横扫一切。

天空中传来一声响亮的鸣叫,六翼大鸟缓缓地降落到张小强面前,张小强看到久违的月牙儿眼神黯然,他知道这个女孩儿带着一群刀臂虫横渡大海是多么不容易,但此刻有更重的事情等着他去做,抬手将荭菲扔了过去,随后又拉起迪莉娅,却被迪莉娅拽住了手臂。

“我跟你一起……。”迪莉娅语气坚定的不容置疑,闪亮的眼神中充满了仇恨与哀伤,张小强感觉到迪莉娅的小爪抓住自己的巨力,也感受到迪莉娅失去厄俄斯的悲痛,就像他失去濯明月一样,重重地点了点头,将迪莉娅的手指一根根的掰下来,迪莉娅全身颤抖而痉挛,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

陨石周围散布着千万只克拉亚和蛇女,毁灭红光不能伤害到它们,之前万强的爆发让半的海族被毁灭,此刻离结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八百只刀臂虫冲到海族中间与最后的克拉亚绞杀在一起,先前将万强禁锢的黑色长枪也被斩断,将万强释放出来,犹如水晶骷髅的万强鬼魅一般消失,冲进了无数刀臂虫和海族绞杀的战场。

凡是受伤的克拉亚全被他抽出鲜血补充了自己,还有那一一只只向空中抛射冰矛冰球的蛇女,往往在护罩保护间,就会被万强摘下脑袋,虽然咬住蛇女的脖子吸血口感最好,但万强没有这么多时间浪费,犹如一阵狂风向蛇女展开突袭。

万强重新找回了霸气,但只有他自己清楚,若是没有太大变化,那么他在吸完这里所有海族鲜血后将会远遁,在这之前,他还要找机会杀掉张小强,在陨石哪儿吃到苦头后,不准备再向陨石动手,当然,如果张小强被陨石杀掉他更喜欢,从现在开始,这个世界将没有他的同类,海族,人类,变异兽,丧尸都将是他的食物,他是整个食物链的最顶层,即使陆地被海族吞噬他也不在乎,赤藻之上他一样活着自在。

张小强和迪莉娅,还有大水蛇一起向陨石冲去,同时不断地积累能力,准备一击必杀,眼看双方就要相互碰撞,张小强使用了反物质护罩将水蛇的脑袋包裹,但在他们冲上去之前,月牙儿已经控制数十只刀臂虫冲上去,张小强惊讶地发现,每一只刀臂虫的脑袋上都套着珍珠泪浇筑的头盔,刀臂虫的进攻方式是直来直去,暴露在外的缺点只有脑袋和翅膀,但翅膀的振幅太高,即使重机枪也未必能扫射,只有脑袋可能被千万计的冰矛刺穿,这也是澳大利亚损失惨重的原因。

无数冰矛向刀臂虫飞射,绝大多数被轻灵的刀臂虫躲开,少数几只冰矛撞到了珍珠泪头盔上,也只让刀臂虫翻滚了两圈儿,又继续冲上去,当三道炫亮的红色光线刺穿刀臂虫,张小强的心微微发紧,其中两只被刺穿了刀臂和腹部,瞬间被蒸发,另外一只却恰好被射中脑袋,让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珍珠泪头盔竟然将这道红光折射了出去,就像之前巨型蛇女将激光主炮折射了出去。

看到这里,张小强毁的肠子都青了,早知道珍珠泪有这个功效,濯明月岂不是不用……,但下一刻,扑天盖地的毁灭红光再次冲来,将数十只刀臂虫一起泯灭,唯有大大小小的头盔掉了下来,这些珍珠泪头盔是银蒙竭尽全力提供的库底,每一个都有洗澡盆大小,张小强双眼欲裂,如果可以选择,他愿意用这些珍珠泪给荭菲和自己打造一套护甲,这样就有机会灭掉陨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