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叶尘躺在竹椅之上,享受着难得的清闲时光时,一个不速之客却找上门来。

玄翦来到其身前,开口道:“这人要见你,我就把他给带过来了。”

虽然前者跟自己说过将闯入山庄的闲杂人等都给轰出去,但这个人应该还是有必要见一下的。

叶尘闻言,缓缓睁开眼眸,随后视线之中便出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微微挑眉道:“原来是李师弟啊,不在秦王那边效命,今天怎么有功夫来我这藏剑山庄了?”

李斯闻言微微拱手:“见过师兄,我此次是特意前来探望您一下的。”

叶尘道:“行了吧,你和韩非都是一个样子,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就直说。”

李斯微微一笑道:“我此行除了看望一下师兄,也是身负王命,要办一件差事。”

叶尘看了对方一样,站起身子道:“是为了云纸的事情吧?”

李斯也没有否认,回道:“如今的云纸可谓是在列国之中出了大大的风头啊,即便是师弟想买一张都要废不小的力气。

也只有师兄这等人物,才能制造出如此奇妙的书写之物。”

叶尘道:“不用恭维我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别和韩非一样说句话都要绕个弯子。”

李斯点了点头,接着道:“如今师兄放出消息,要竞拍云纸的制造秘方,可是吸引了很多人过来,其中有不少还是达官显贵。

这些人非富即贵,手中掌握着大量的人脉乃与权势,若是一两个还没什么,但如此众多的人汇聚在一处,却会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

甚至在他们的背后,还说不定会有一些国家的国君在授意,他们次来的目标毫无疑问就是云纸的制作方法。

不过即便按照之所说的价高者得,也不过只能满足一个人罢了,其余众人在心生不满之下同样会发难,在这种情况下,师兄恐怕也不好处理吧?”

这番话说的有理有据,说的十分诚恳,不过叶尘的神色依旧如常,开口道:“没想到师弟为我考虑了如此多啊。既然这样,想必也已经替我想好的应对之策了吧?”

李斯淡笑道:“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寻求一个更加强大的势力进行庇护,强到足以令其他想打歪主意的人为之忌惮乃至恐惧。”

“你所说的这个势力,只得应该就是秦国吧?”

叶尘问了一句。

李斯点头道:“不错,如今也只有大秦才有这个实力震慑所有人。”

叶尘闻言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条件是什么?”

李斯回道:“实不相瞒,王上对于这云纸的制造也是颇有兴趣。

若是师兄愿意的话,大秦绝对会开出一个满意的价格,而且还会将外面的那些麻烦全部清除掉,为您除去后顾之忧,如何?”

叶尘闻言轻笑:“果然,你也是为了此事而来。想要云纸的制造方法也不是不行,不过那就要看我所开的价码,你能不能要的起了。”

听到这话,李斯也是露出了笑容,对方既然这样说,那就代表着此事有谈的可能。

随即说道:“师兄尽管开口,这天下间还没有几件是大秦办不到的。”

叶尘点头道:“好,既然师弟快人快语,那我就直说了。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喜欢清净,想要一片属于自己的地方,不过如今这九州之地基本上都被占完了,不知这个忙秦王能不能帮一下呢?”

李斯闻言,神色一动,追问道:“不知师兄看中了何处?”

土地与人口向来都是最宝贵的东西,不过云纸所带来的利益同样也是无比巨大的,若是能够用一块土地换来造纸之术,倒也不算吃亏。

叶尘道:“藏剑山庄是我创下的根基,自然希望能在这里定居下来了。”

闻言,李斯眸光一闪,面色不由的严肃了起来,开口道:“师兄,这里可是新郑,韩国的都城。”

叶尘说道:“我知道啊,若是普通的地方,我还要找秦王帮忙吗?”

李斯皱起了眉头,说实话,如果是韩国其它地方,大秦向韩王施加一些压力或许还可以拿下来,但这新郑却是韩国的都城,除非是将整个国家灭了,否则韩王断然不会将此处献出。

“师兄,整个条件未免苛刻了一些,可否换一个地方?我看南阳就挺不错的。”

叶尘摇了摇头:“我就喜欢这里,如果秦王办不到的话,那就没必要再谈了。”

见其如此坚决的态度,李斯的面色也是微微一变,嬴政难得交给自己一个任务,他可不想办砸了。

思量了一番之后,开口道:“这个也行,不过需要师兄再等一段时间。”

“多久?”

叶尘追问道。

李斯回道:“两年,两年之后便有定论。”

叶尘神色闪动,说道:“既然还需要再等两年,那云纸的事情,也等两年之后再说吧。”

听到这话,李斯也知道自己这是被委婉的拒绝了,随即说道:“师兄,你也知道想要立刻拿下新郑是很困难的。

不如你先将造纸之术拿出来,我们可以立下一个契约。待到两年之后,定然将新郑奉上!”

叶尘闻言却是重新躺回了竹椅之上,说道:“做生意讲究银货两讫,哪有将欠款拖欠两年的道理?

再者说,天下大势风云变幻,谁知道两年之后又会是怎样的一番场面呢?既然你们眼下拿不出我想要的东西,那我也就不能将造纸术交出来。”

见其这般软硬不吃的样子,李斯的心中也是十分的不爽,不过却也不敢发脾气。

深呼吸了一下之后,开口道:“若是没有秦国的帮助,师兄又该如何度过眼下的难关?我相信以您的本事想要离开旁人还是拦不住的,但这藏剑山庄恐怕就保不住了。”

叶尘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道:“山庄的事情就不用师弟操心了,我会处理好的。而且,谁说我要逃跑了,说不定要逃的是那些家伙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