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

正美着呢,周浪突然感觉肩头一重。

转过头一看,隼哥正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自己。

你咋了?

周浪一看是它,笑得更开心了。

隼哥忙了半天,喂完老婆和孩子,正蹲在窝旁的天台上闭眼休息。

听到他笑声,过来看看咋回事,直接被周浪逮个正着。

自己还有个宠物位等着它呢。

刚好灵气空了,恢复还需要时间,可以好好研究一下,怎么跟隼哥建立精神链接一事。

本来他还打算用破魔者试试强制发射的威力,这时候为了加快打通经脉,也只能先放到一边。

周浪对于把隼哥收为宠物,是早就有既定计划的,现在有了机会,立刻就开始尝试。

再次打开生命图,他看到自己和隼哥的意识体。

现在他看这些意识体,已经不是从前那样的一团团光斑,而是一颗颗由无数细小光屑团成一体的光球。

不同的生命体,光球的构成也略有区别。

首先就是大小不同,人类的生命体光球,普遍比其他生物大。

当然了。

人与人之间,光球大小区别也很明显。

周浪自己的意识体,就是所见过的生命里最大的。

除了大小,光球的结构疏密,碎片大小,也有细微的不同,呈现出复杂的多样性。

就拿大灰和眼前的隼哥相比,两者的区别就非常明显。

大灰的光球比隼哥的大,结构也更复杂,不过隼哥有一个比大灰厉害的地方,那就是光球的结构异常紧密!

光球结构越紧密,意志就越坚定,别人想要控制它就越困难。

这也可以说明,为什么驯鹰比训犬难多了。

不过光球本身,就跟生命的意识一样非常活跃,紧密度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大灰和隼哥,遇到陌生人,光球都会更加缩紧,采取防范态度。

反之,它们完全信任周浪,光球也更加放松。

以他目前的生命图观察程度,也只能有这些心得了。

此时隼哥的意识体,就比平常疏松很多,不过跟大部分动物相比,还是非常严密。

这是猛禽特有的傲气和尊严。

“隼哥别紧张,我跟你扯一条网线,以后咱们就可以随时随地在线聊天了。”

周浪一边给它打预防针,一边催动意念,控制自己意识体上的那条光链触手。

第一次做这种事,其实他自己才是最紧张的。

至于隼哥,根本不懂他说什么,只是一脸好奇地看着他。

前面自己被袁毅勾连过,还现场观摩过他对众多团练进行施法,周浪倒是学到了不少心得和经验。

袁毅的精神能力和自己现在要做的事,本质上虽然不同,不过也有不少借鉴之处。

定了定神,他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飘舞的触手上。

很快,光球开始加速流转,那条触手根部的地方,碎片开始变得密集,并且不停往上推挤。

碎片组成的光链仿佛在不停生长,整根触手变长了。

按照周浪的意念,触手缓缓伸向隼哥的光球,快碰到球面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隼哥的意识体无比敏锐,好像已经感知到冥冥中的窥探,不仅往里收缩,而且转动速度陡然加快。

现实层面,站在周浪肩膀上的它也在张翅顾盼,显得有些不安。

他催动触手,试着嵌入那团光球,没想到立刻引得隼哥一声惊叫,直接振翅欲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