譬如说从前府里的下人,除了一些是他们从各处买回来的奴仆之外,其实还有一部分是自愿来府里做工的赵家族人。

对于这部分的人,方姨一来是不能完全信任,二来等到他们走了之后,这部分人也会留在这里。

所以,不管之前关系如何,从现在开始方姨一律会将他们视作外人。

虽然有些人可能会觉得莫名其妙,但这却一个保全他们双方的好方法。

至于剩下的那部分人,除了少数是忠心耿耿,不管方姨跟霍叔的身份作何改变,他们都会效忠。

余下的当时签了卖身契的奴仆。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虽然属于古族人,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他们更是方姨的私人财产。

别看方姨对她如何宽容慈爱,但在骨子里,方姨还是个传统的人。

至少她不会像林梦雅一样,把这些人都当做是自己的员工。

所以这些人如果吃里扒外,那她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这件事情的后续处理结果用不着林梦雅来操心。

她本来就耽误了一些时间,临出门的时候也是匆匆忙忙的从后门走的。

但她没有想到的是,她刚溜出去,就碰到了一个“同道中人”。

那人正娴熟地从后墙上翻了出来,正赶上她刚打开后门,探出头去查看左右。

两人的视线不期而遇,尴尬地打了个照面。

一人站在门内,一个跨在墙上。

虽然出门的方式不同,但两人的行动一样的鬼祟。

林梦雅眉头一皱,心想自己莫不是运气真这么好,偷儿都能叫她遇上两次?

但墙上的那个很显然胆子更大一点。

“嘿,原来后门是开着的呀!早知道我还费劲爬什么墙!”

林梦雅紧紧握住了门栓。

她可一点都不想被他当成同类。

刚想要喊人,对方已经轻盈地落地。

从身手上来看,这八成是个惯偷儿!

“姑娘你可别误会,我不是什么坏人。”

大约是看出她的打算,那人压低了声音跟她解释。

“你别过来,你要是再过来我就喊人了!”

“哎哎!别喊别喊!我真的不是坏人,我只不过是不想被人继续关着而已。”

刚才对方是在高处,而且是逆着光,林梦雅没看清楚对方的样子。

现在,人就在面前,模样虽然长得还行,嘴角挑起的笑容也瞬间柔和了他的距离感。

可惜站在他面前的是林梦雅。

一个掉在美男堆里头天天遭受美颜暴击的女人。

寻常美色在她眼里早就没了迷惑性。

要是路边的野花也能迷了她的眼,别说她男人了,只怕哥哥们也会气得说她眼瞎了。

“你就站在原地不许再走一步!”

男人倒是很听话,只是看向她的眼神里却充满了好奇。

“好好好,我不过去。姑娘,说真的咱俩也算是同是天涯沦落人,能在这样的情况认识你,也算是一场缘分。

我觉得,咱俩挺有缘的,你说是吧?”

呸!

她才不会跟一个小偷有缘!

“少给你自己脸上贴金,我可不像你大白天的就来人家家里偷东西。

你最好是别打什么歪主意,不然,只怕没你的好果子吃!”

男人一点也没怕,脸上的

笑容反而更加灿烂了些。

“原来你不是贼呀!”

“我当然不是贼!对你见过哪个贼,能光明正大的从后门出来。”

林梦雅一边跟对方周旋,一边频频往里面看。

她并不怕对方。

再过一会儿接应她的人肯定会觉察到不对,而后院那些被她支走的人也会回来。

到时候这家伙就再也跑不掉了。

“这么说来你是这家的人了?”

却不想,男人非但没吓到,反而来了兴致。

他弯着腰,试图离她更近一点,但声音里却满是兴奋。

“那你见没见过那位宫家家主?她长的什么样子,是不是像外界传那样国色天香,倾国倾城?”

欧豁!

林梦雅心头一跳,没想到吃瓜还能吃到自己身上来了。

“你问这个干嘛?该不会你是想要对她不利吧?”

这可就更加不能暴露身份!

真是的,早知道她就不把后院的人支得那么干净了。

男人挤了挤长眸,自来熟地说道:“唉,我这不是好奇嘛!

你也知道,咱们古族现在一年到头的也看不到几个外族人,天天看那些老面孔,我都要看吐了。

我听说那个宫家家主容色倾城,就算是咱们古族第一美女也比不上她,所以就心痒痒的,想要来看个新鲜。

姑娘,看在咱们这么有缘的份上,不如你给我讲讲?”

看新鲜的?

拿她当大熊猫了这是?

当下就沉下了一张小脸,干干巴巴地回绝。

“不知道!”

“说嘛说嘛!”

男人锲而不舍地磨她,“难不成她其实长得很难看?那可糟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