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范增正在享用北归家族特有的食品,春秋世家嘛,底蕴果然非同凡响,每家都会有一种特殊的食物和一个密地。

突然,我的手机响起:“光阴如梭

一梭才去一梭痴,情丝百转丝丝缠乱犹不知……”

范增戏谑的瞥了我一眼,我赶紧说了声抱歉接听电话别问我这里为什么有信号,阵法懂不,要与时俱进。

“喂,刘邦吗。”我略略惊讶,她也想的起来给我打电话呢。

电话那头却传来一阵噪音:“小子,带上三十万,快来赎你的小娘子。”

在场的人听力都不差,就算不是免提也能清清楚楚的听到这句话。我觉得十分尴尬啊,这才刚让北归叫范增嫂子来着。

我皱眉道:“你是谁,刘邦怎么了。”

“桀桀,现在刘邦在我手里,上次你和那个范增的交易我的手下都看到了,我知道你有五十多万,想要你的刘邦,把那些钱都给我,五万五万的,不然……”

说罢,刘邦的声音略带哭腔:“良仔良仔……”

我抽了抽嘴角,僵硬的扭过头看着范增,范增轻轻摇头:“反正不是我,我也没察觉身后有个尾巴。”

“听到了吧,嘎嘎嘎,今天晚上十二点整,西一路壹号仓库,你一个人来,不然你的小娘子……嗯?”444个字,死吧。

电话挂断,我深深皱眉:“北归老弟,沛公那边出事了,你也知道我与沛公的关系,总之回见了。”

“范增,你去不去随意了,就留在这里好好修炼吧,你是偷奸耍滑得到的记忆,修为得靠自己,我马上就可以赶上你的”

说完我回到来时的入口,跨入莲台,直接由莲台传送到鬼屋。看着一片狼藉的鬼屋,也没心处理,粗粗估计一下也能卖点钱,正好手头有点紧。

当然,刘邦兹事体大,我出了鬼屋拦了辆出租车,不过那司机看我的眼神很诡异:一个穿着高中校服的学生大晚上从著名的鬼屋里走出来,衣冠不整、魂不守舍,莫不是鬼上身……

七拐八拐,一座厚重的木门出现在眼前,上面挂着一个木牌:壹号仓库。应该就是这里,我下车给那个绑架刘邦的货打电话:“嘟……嘟……嘟……喂,这么快就到了啊,小子,你要是敢骗我,后果你应该知道。进门吧,左边那个门进来把钱放下就可以了。”

我觉得很可笑,轮年龄,我可是他祖宗的祖宗。

大量了一下四周,推开门,却发现这里不是一间仓库,而是一间酒吧。人很多,我低调的挤进去,进入左边的包间。

里面黑漆漆的,但我神识一扫,便知道刘邦的位置了,还好刘邦没有受伤。“啪”的一声,灯亮起来,我瞬间失明了一下,不过……

“这一拳,让你们碰我的刘邦!”

“这一拳,告诉你们我是你们祖宗!”

“这一拳是你们浪费我时间!”

“这一拳精神损失费!”

开灯有用的话,还要神识做什么。

一拳一个,几个混混不省人事:“我没实力怎么有那么多钱?”

轻轻松松处理掉几个混混,就要扶起刘邦,我猛然觉得脑后劲风袭来,扯着刘邦向旁边一闪,轻松避开一把镰钩。

无奈地摇摇头,对刘邦说:“你还真是招人抢啊!”

明明已经大气运加身,还这么多灾多难,一个星期被人抢了两次。

这个人还没能避开我的神识,但已经比较靠近我了,用的还是镰钩这种烦人的武器,弄得我很想……杀人。

我还没杀过人来着。

“哎呦……洪哥,杀了那小子。”

我轻蔑地看着地上的四个混混,里面有一个还是自己学校的来着。我管他是谁,一脚踏在其中一个人的头上,呵斥道:“闭嘴。”

刘邦还惊魂未定,缩在角落里,我扭过头,向她比划了一个“v”的手势,从袖口抖落了红痕和点星。

“现在的修士都混黑道了吗?做为一个有修为的人,不洁身自好,随意杀生,沾染因果,你的道心已经死了!”我淡淡道。

“你懂什么。”他的气势一弱。

我微微一笑:“我想知道,你是哪个门派的。”

洪哥一声不吭,甩出镰钩,我一折腰躲过一击,红痕卡在镰勾上,向后一拉,洪哥修为比现在的我要好一点,筑基初期,但是道心衰落成这个样儿,估计挺弱的。果然,洪哥一个踉跄,被我拉到近处。

洪哥的战斗经验不多,但他还是收回镰钩,挡住神出鬼没的点星,我也不着急,默念《留侯论》,渐渐的,我的气息越来越薄弱。

洪哥以为我气息将尽,大开大合挥舞镰钩,消耗极大。我差点笑出声:这货脑子是坏了吧。

表面上装出一副惊恐的样子,有点夸张,结果他还真的相信了。~ ̄ ̄~~

猛然间,我气息一滞,一个踉跄倒在地上。

这不是留侯论的功效啊!?

d看小说就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