筋脉在扭曲,我感觉痛不欲生,其实,真的只是脱力吗?

当然不是,幽冥眼中蕴含着源自忘川河那些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的力量,寒冷、阴森、暴戾,对我的身心肯定有细微的影响,修道之路无比艰险,容不得半点马虎,须知这一点点小小的影响到了某些时候,甚至是可以要命的。

现在我主动扭曲筋脉,就是逼出一丝丝这种阴毒的力量。

良久,我气喘吁吁的展开内视,细细探查,似乎没什么残余的鬼气了。静下心感悟方才那种无声无息的腐蚀。

……

太阳偏西,我猛然惊醒,将手轻轻放在这别墅的墙壁上。“轰”的一下,这墙面却不是悄无声息的熔化,而是发生爆炸一般,墙皮飞溅。

“呸呸呸,咳。”我吐出嘴里的墙灰。

“我的哥哥唉,这么惨啊。”范增的声音笑嘻嘻的传来。

我赏给范增一个大白眼:“安啦安啦,我不悟了不行?说好要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什么,哪里,怎么去……”范增有点小激动。

“答应我,不可以告诉你的门派,以及贩售这条信息。”

呵呵,真以为范增可以这么巧合的缠上我?一定有猫腻。

“我答应你!”

……づ●─●づ

我们来到一片空地,我将红痕戳在地上,围着它画了一圈符咒,旋即眼前一白,当我们再次睁眼时,正站在一处莲台上,远处一身着长袍的青年男子正快步走来,虎虎生威。其面目方正,剑眉星目,仪表堂堂。

我拉了一下范增,低声说:“配合一下我啦。”

遂一拱手道:“北归,多年不见,可还记得子房?”

北归无雁满脸喜色,道:“原来是子房兄,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当不起一声哥哥哇,看看我现在的修为,真是……”

“就算一介布衣,只要有真才实学,一声大兄怎么当不起啊?先生何见事之晚乎!”

“惭愧惭愧……这位是……”

我才看见,北归无雁身后,还有一个外国人,十分阴柔却锋锐,单看面貌,真是雌雄莫辨。

北归无雁老脸一红,支支吾吾说:“这位是~是我‘妻子’绯拉雯尔。”

我一脸尴尬的笑了笑,我说表面看上去雌雄莫辨,不代表我不知道,这拉雯尔是一位男子,这是弄哪样?

“咳,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小兄弟是我朋友北归无雁。春秋世家之一北归家族的骄子,快要到元婴期了呢。”

“你好,我是范增,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小兄弟不足千岁就有如此修为,姐姐自愧弗如。”范增也一脸诡异的招呼。

“这位是?嫂子?”北归一愣。

我连忙阻止范增辩解:“啊哈哈,那是当然,怎么样哥哥我艳福不浅吧。”

“嫂子真是国色天香,哥哥好眼光。”北归连忙道,丝毫没有看见拉雯尔冷漠的眼神。

“其实我这次来,是想借一下北归家的密地历练,你看能不能给愚兄行个方便?”我笑眯眯的说。

北归一脸正经:“可以是可以,就当是礼金吧。”他把“礼金”两个字咬的相当重。

我神色一囧,我也知道他什么意思,上上下下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什么比较贵重的东西,讪笑道:“北归,等你什么时候修成正果了,我连满月的礼金一起给你哈。”

北归无雁怒目而视,毫无形象的和我扭打在一起:“满月酒,我让你满月酒,满了个大头鬼,你都是千年老光棍了你管我!”

不过北归很有分寸,想必早已经看出我修为倒退了很多。

“密地可以给你,不过你先和我过过招,我在让绯色给你检查一下。”北归在了解了我的情况后,认真的说。

“多谢了!”我郑重回答。

于是我们不约而同的拿出武器,我的点星红痕,北归是一把将近两米的金色大刀。我略微带着调侃的语气道:“还真是不适合硬拼呢,这差距也太大了。”

北归笑了笑,压下修为,这里认真强调一下,修为压制指的是输出总量的压制而不是输出速度的压制,这有很大的区别,我也算压制了修为,真气总量变少,输出速度不变,这意味着我可以瞬间爆发出至少超过我一个级别的人的全力一击,只要能量足够,我甚至可以一剑破碎半个地球,甚至更多,不过地球上有天道限制,任何人用真气对天然环境造成不了太大伤害。

我交叉红痕点星于胸前,挡住了北归一记劈砍:“可别小看现在的我,我已经不是那个只会输出的战五渣半仙了,这回是真正的从头开始。”

“方寸杀!”

“坠星刺!”

“红华吻!”

“最后……我给这一击命名为,龙归墟!”

d看小说就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