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眸开,幽冥动,一眼轮回分阴阳。”我缓缓闭上双眼。

头发正在飞速生长,渐渐已经过了肩膀,感受到脸部筋脉的蠕动纠缠和双眸如同火烧般的痛感,我睁开眼睛:“一眼引渡幽冥河!”

我的背后出现一道深幽漆黑的裂缝,从中涌出一股幽蓝的河水,而这时,我的瞳孔渐渐淡化,从黑瞳变成了柠檬黄,眼球上纵横交错着密密麻麻无法计数的猩红血纹,眼白似乎被冥河水浸染,淡淡的发着蓝色,更加衬托出赤红的血纹和半透明的瞳孔。

“千里长河一旦开,寂灭波浪九天来干戈未落锦帆起,再惊醒时已不回。”

“轰隆隆”的巨大声响扩散在城郊,明明看似弱不禁风的河水,这时候成为可以裂地开山的恐怖长龙。

可惜,众鬼齐聚,这点威势似乎不够看了。冥河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腐蚀消散,这恐怕是一种变异能力了,一般鬼气以侵蚀比较常见,直接腐蚀还是相当罕见,至少我第一次见。而这种力量正好略微克制冥河。

嗯?没办法吗?我还有点失望,不过嘛……

“二眼架设奈何桥!”我感到眼前一片血红。

一道古朴的青石板桥横空出世,一边是我的双眼,一边是一群鬼物。奈何桥像一柄锤子,狠狠怼向恶鬼。这次,有足足五只恶鬼魂飞魄散。

“三眼轮回十八狱!”我已经感觉到眼角汩汩流血。第三眼开在额头眉心处,同样的蓝眼白,红纹路,黄瞳孔。

地面冒出无数手臂粗细玄黑色铁链,毫无章法是舞动,杀伤力却极大,擦着基本魂飞魄散。

答案揭晓了,众鬼灰飞烟灭,包括正在和范增死磕的那个房主。而我除了脱力,基本是毫发无损。

一道灰蒙蒙的气体从天而降,这是功德,我开了幽冥眼,现在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在我眼里都以灰色呈现。可惜现在,功德不值钱了,我已经放弃功德圆满直接飞升的美梦了,已经决定稳扎稳打,不然即使是神仙,也是战力为五的渣渣。

“倒是可以用来滋润药材和疗伤,收着吧。”我思索一会儿,决定还是留下功德。

范增直到现在还一脸懵逼,这样的她才可爱嘛!我还是主动解释:“这一招只对纯粹的魂魄有用的哦,是我第一次进入地府走错路了,掉进冥河里面领悟的,或者是得到的。可惜每次用出来会失明一段时间,瞳孔也不会变回去了。”

“哦……噢噢。”范增愣愣的看着我。

“刚刚战斗我领悟到了一点腐蚀之力,加上眼睛马上就失明了,所以我打算闭关一周,待我出关,带你去个好地方!”

“噢噢……那你明天怎么上课呢?”范增还是一脸懵逼。

“呐,你帮我看好刘邦就可以了,我领悟一下腐蚀之力,不一定成功,所以时间很快。我有神识,就算双眼失明也没有大碍的。”说着说着,眼睛渐渐迷糊,最终彻底失去光感。

打坐了一会儿,才慢慢静下心来,回想起来刚才真是凶险!

我们两个都不善阵法,那套疊阵之间有一道间隙。

现在眼前还是鬼气森森,刚刚就是这些鬼气中蕴含着一种变态能力——腐蚀。

腐蚀之力只让第一层阵法破碎,所以我提前知道了,不然堆积叠加的腐蚀鬼气会让我重创。

幽冥眼可以洞悉能力,方才我们与众鬼缠斗时,众鬼结阵,瞬间鬼气凛然,鬼气扭曲结合居然发生异变,产生带有腐蚀附着的独特鬼气。

“领悟这种力量,实力会大大提高吧?就可以更好的保护刘邦了!必须赶快回到原来的阶位,不然项羽回归,对刘邦不利,还有冒顿、韩信,总之要赶紧了!”

我默颂《经下邳圯桥怀张子房》:“经下邳圯桥怀张子房

子房未虎啸,破产不为家。

沧海得壮士,椎秦博浪沙。

报韩虽不成,天地皆振动。

潜匿游下邳,岂曰非智勇?

我来圯桥上,怀古钦英风。

唯见碧流水,曾无黄石公。

叹息此人去,萧条徐泗空。”

练旗息鼓。

d看小说就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