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周末,我和范增来到xa市郊区,这是这次买卖的“交易”地点。

曾经有普通人在这里看见了一只硕大的老鼠,说其不算尾巴足足五米有余,报警后还成为当地村子的笑话,这人准是疯了。

但最近附近村里连续失踪了四五个人,对于修士,那可就是鼠妖了!有人花保底价五十万购买这条鼠妖,于是范增一方面训练我,一方面赚外快,接下了这个任务。

训练我,因为我几千年来从来没有真正杀死过人,妖都没有。范增这百世不少战斗,毫不畏惧,但对我来说,我不敢保证我手刃韩信时会不会有意外。

作为内门,范增出来历练,自然受到保护,有一男一女为这次行动掠阵,确保万无一失。我感觉一丝古怪,却没有多想。

“喂,你去做诱饵啊。”范增戳戳我。

我一愣:“啊?为什么是我?”

“放心,师哥师姐会帮忙的。”我感觉范增坏坏一笑。

我压制住全部修为,气息非常单薄,这或许也是为什么让我当诱饵了:我最厉害的就是养气的功夫,天生的刺客流,加之原先修为超凡,只要不是金丹期,用元神纯感应,都发现不了我,在妖物眼里,我就是个人参娃娃。

虽然如此,但是逛了一天,也没见到有妖物,只有一些爪印而已。野山参和小果子摘了不少,甚至逮住了一只兔子。

范增见了兔子比我还着急,差点扑上去生吞活剥,我不得不和她的师兄郎誉一起处理兔子。

第二天,我拒绝了范增三人的跟随,独自一人上山,我的气可以压制,但是她们三个貌似一点都没有收敛吧?光我一个人有屁用啊!三盏千万瓦的电灯泡,哪个妖怪眼瞎啊往上凑。

丛林幽静,毕竟靠近城市,野生动物不多。

窸窸窣窣的声音时不时传出来,我的神识不敢探出去太远,准仙级别的元神难以被发现,威压却是最让妖兽敏感的。

“不是说建国之后不准成妖吗?不成妖还成怪物啊!”我有点抱怨,这一条规定太烦人了,不是所有妖都会为祸人间,甚至绝大多数都安分守己,是修士的好帮手来着。

现在可好,妖道被阻,居然有兽另辟蹊径,成为“怪”,凶性滔天。

正在想,妖气弥天,我所在的位置冒出一圈结界。

“乃父!怎么都喜欢画圈圈!我是唐僧啊!”吓得我都破口大骂了。良仔百科:“乃父马上得天下”,刘邦的口头禅,乃父,意为你父亲的,咳咳。

好在准仙元神不受控制,我要不是为了历练,差点直接元神出窍。被一只老鼠吓得魂不附体,耻辱啊!我怒发冲冠,最近让我生气的事情多如牛毛,千年养气的功夫都要磨没了。

我的身形如同一片在风中飘落的枯叶,一摇一摆,轻松闪避着硕大老鼠的扑击,元神已经发出信号,通知范增。然而范增没有赶过来:“小良,你自己的历练,我怎么可能插手呢?”

“被坑了!”我脑子一片空白,“我没有杀过生啊!”

虽然追随刘邦戎马征战,对刀山火海司空见惯,但当我真正拿起武器,足以杀人的武器时,即使是面对一只老鼠,我的心也无法平静。

“吱吱”的尖锐叫声听着让人心里发寒,我手一抖,从袖口抽出红痕和点星,两只晶笔在手中“滴溜溜”的旋转起来,脚步渐渐慢下来。

我开始用元神探查大老鼠的体内,庞大的准仙元神就像一个bug引擎,帮助我寻找老鼠的弱点,而其存在本来就是一个极大的漏洞。

“乃父,拼了!”我闭上眼睛,回想着和墨冥的灵骨战斗的场景。

当老鼠扑来,那迅如闪电的身影我已经跟不上了,借助于元神,我只有正面硬撼鼠妖那两个残缺的尖利门齿,好在点星和红痕足够坚固。

再一次,我手臂开始发麻,如同落叶一样散乱的步伐开始真正飘忽不定起来,好几次险些没有躲过去。

“机会不多了,毕竟真气总量现在太少了。”

经过这两次战斗,我意外发现虽然真气总量有所不足,但输出上限依旧停留在准仙级别,元神力量也是准仙级别的,这意味着,只要有足够的真气支持,我完全可以爆发出远超自己现在级别可以拥有的力量。

“可以一击毙命的。”我大概测算出鼠怪的级别,只要有机会,我自觉还是有把握的。

回想起来,当时脑海里真是一片空白,只记得老鼠扑上来时,我纵身一跃上了老鼠的后背,像斗牛士一样,左手紧紧勒住巨鼠的脖子,将点星刺进了它的脖子,右手紧攥红痕扎破了那只足有婴儿拳头那么大的眼球,甚至感觉还带出一缕花白的脑浆。

但巨鼠仍旧在垂死挣扎,一头撞在树上,将我震落,我稳稳的落在地上,它已经一命呜呼,我完成了首杀,拿到了一血。

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下山的,只觉得两股战战,头重脚轻,拔下红痕和点星,我再也不敢去看硕大无朋的鼠尸,胃里翻江倒海,好像那个巨鼠钻进我的胃里一样。

d看小说就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