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no1:店主

当我醒时,已经在“回忆时光”奶茶店里了,刘邦躺在我对面。

店主来了,端来一杯奶茶,笑意正浓:“来一杯吗?”

我无力的笑笑:“什么情况?沛公没事吧?”

店主却道:“还未盖棺定论,不要如此称呼她为好。”

“冒顿良仔百科:音,莫独,拼音:odu没有什么大动作吧?”

“找不到这里的,而且他并没有恢复到那个程度。”

“项羽不会出问题的,霸王冢是我——本候亲自设计的。”

当时项羽死后,王翳取其头,馀骑相蹂践争项王,相杀者数十人。最其後,郎中骑杨喜,骑司马吕马童,郎中吕胜、杨武各得其一体,向沛公请赏,沛公确认后,宅心仁厚,将项羽肉身葬回鲁地,我担心项羽冤魂不散,投胎后记忆任然存在,对刘邦不利,便建造一座“墓阵”镇压消弥楚霸王的记忆。就是我众多假墓之一。

店主嗯了一声,放下奶茶坐在我身边,眼里流露出一丝丝缅怀,然后快速隐去。

我把头靠在了店主肩膀上:“好累啊……”可能只有和店主在一起,我才会表现出自己的软弱,不表现出来,这位也能看出来。

“回忆就是很累呐,子房,睡一觉就好了。”

沉默了一会儿,我才说:“到底是不是刘邦?”

“万古汉皇,恐难有失。”

“噢。”我懂,这是我二人的默契。

我看着正在沉睡的刘邦,心中一阵空落落的:“我活这么久,找到刘邦后,如果没有升仙,是不是会真正坐化?”

“莫成心魔。”

“我要喝酒!”

“这里不给未成年人提供酒水。”店主淡淡地说。

“滚粗!本候都几千岁了!”

第二节no2:范增

我和刘邦愉快的旷课了半天,然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这里提一下,刘邦还是那个傻不愣登的大胸妹子,对上午的事情一片空白。

进校就看见韩信装逼的球技和身后一堆花痴,我撇撇嘴,记得他还是韩大将军时,就是因为装逼而死于钟之中,这一世还如此猖狂。

然而,当我一回头,笑容瞬间凝固:“范,范,范增?”

依稀记得店主曾经给我看过这一世,范增女儿身的容貌。

“嗯?”那个一头黑色长发,笑容可掬的女孩笑眯眯的看着我。

“咕嘟……”我咽了口唾沫:“哈哈,你怎么在这里?”

刘邦看看我又看看范增,说:“你们认识?”

“我们很熟啊。”范增笑嘻嘻的对刘邦说。

她也认识我。

然后她一仰头,对我说:“以后我们就是同学了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