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将军身边的几个副将感到问题严重,有了随军参谋被斩首的例子,谁也不敢开口说大话。

“你们都哑巴了吗?说说陈阳到底是弃城逃走还是有别的目的?”韩将军怒道。

“将军,陈阳彭城内的粮草已经没有了,他们是不是冲着我们背面龙山处的粮仓去的。”一个副将小心的说道。

“放屁,有喊着去抢你粮食的啥子吗?”韩将军骂道。

这要是真的去抢粮食,还能到处嚷嚷的人人皆知?

副将不敢言语,胆怯地站在一边。

“你们几个也说说。”韩将军瞪了他们几个一眼说道。

“他们应该是逃跑!”

“我看还是去抢粮食!”

“他们只有抢粮食和弃城逃跑这两条路可走!”

“住嘴!立即派重兵支援粮仓,其余的人给我立即攻城!”韩将军做出了决定,立即下命令。

他也看清楚了目前的形式,都这么困难了,陈阳都没弃城逃跑,现在有了十万支利箭守城,更不会逃跑了。那他唯一的目的就是想要他的粮食,继续守住彭城。

“陈阳,为了得到粮食,你弄出这么多的虚张声势,我夺了你的彭城,看你回来还守什么?”韩将军心中暗道。

城墙上的守军看到城外密密麻麻的火把,把城外的夜空照亮。喊杀声震天响的冲向城门。

城上的利箭如同飞蝗一般飞下,只一瞬间,就中箭死伤大片,万国军队的利箭也飞上城头。双方死伤残重,让刚刚降临的夜晚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万国的军队在城上利箭的威压下被迫后撤,攻城再次失败,这让韩将军无计可施。城墙又高又厚,护城河又宽又深,此时还没有了水,成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

韩将军回到中军帐中,苦思破城之法。

而此时的陈阳已经带领数千精兵化装成了周丞相的士兵,大摇大摆的走到了万国在龙山的粮仓外围。

粮仓的守军拦住了陈阳的去路,喝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赶紧退去,不然就放箭了!”

“韩将军知道彭城守军要来抢夺粮草,特地请求周丞相出兵救援的,赶紧打开大门放我们进去,要不然我们就离开了!”黑子大声喊道。

“真的假的!没有收到韩将军的命令说周丞相的大军过来帮助守卫粮仓。你们到底是哪部分的,赶紧离开。”守军喊道。

“大哥,他们不开大门,怎么办?”黑子低声说道。

“向后退兵二百米。”陈阳说道。

“粮仓的守军听着,你们不让我们进去,我们就回去了,要是张楚国的大军过来,我们可就不管了!”在黑子的喊叫声中,陈阳带着精兵开始慢慢的后退。

“对方真的走了,说不定真的是周丞相派来的救兵?”守门的人说道。

“先让他们等一会,我去回报王将军,让王将军定夺。”一个守门的说完,向营内跑去。

“周丞相的军队,你们先别撤退,我们进去禀报王将军去了,等到命令你们再进来!”守门的士兵喊道。

陈阳一挥手,精兵停了下来。

“黑子,你带十几个弟兄过去,给他们点银子,换点他们的水喝,就说我们一路奔跑水喝完了,趁机夺了城门!”陈阳说道。

“是,你们一队人跟着我进去,粮仓门口立即动手。”黑子对跟着他的天地门的弟子说道。

十几个人跟着黑子,在黑夜的掩护下,大大方方的向粮仓的门口走去,边走边喊道:“守门的弟兄,我们陈将军说了,我们得到命令一路奔跑过来,水喝完了,让我那点银子换点你们的水喝!”

看到只有十几个人拿着水壶之类的盛水东西过来,守门的上百人也没放在心上,说道:“要啥银子,我们这有的是水,管饱你们喝个够!”

黑子等人大大咧咧地走进毫无防备的粮仓门口,掏出大把大把的黄金白银隔着们撒了过去。

里面的守军见到满地真的黄金白银,立即疯抢起来,黑子抡起大铁锤,用尽全力对着木棍做成的大门砸了过去,一下子就把门给砸散了,粗大的木头四下里乱飞。

“黑大个,这就给你开门,你怎么把门给砸烂了!”几个守军怒道。

黑子等人手中拿着的水壶等东西,齐齐的飞向粮仓大门里面,砸在那些还弯腰捡拾黄金白银的士兵身上,坛子破碎,里面的白酒洒满一地。

“是酒,不好,他们是彭城的守军,是来烧我们粮仓的!”几个士兵闻到酒味,立即反映了过来。

但为时已晚,白酒被点燃快速地燃烧起来。

陈阳带着数千精兵推着小车冲了过来,干草和白酒被扔上了粮仓,熊熊大火燃烧起来,粮仓里一片慌乱。

黑子带人放火烧粮,眼看着粮食被大火吞噬,心疼的要命,彭城内的百姓早已断粮,他们每天都在啃食树皮充饥。

陈阳则带着一半人马再其他士兵的护卫下,往几百辆小车上装粮食,装上半车立即撤退。

看护粮仓的王将军在这偏远之地,又有大军镇守,哪里想到彭城的守军敢出城跑来劫粮,几十天的平安无事让他放松了警惕,看到冲天的火光,酒意吓得全没有了。

在黑子几百人的疯狂攻击之下,粮仓的守军竟然不敢抵抗,连连后退。就连那些救火的士兵,看到蔓延起来的大火,人都偎不上去,根本无法救火,也开始后退。

赶来救援的万国大军,望着前方被大火照亮的火红夜空,知道粮仓被烧了。

等赶到粮仓,粮食已被烧成灰烬,地上到处都是死尸,两个彭城守军的影子也没看到。

“给我追,不能让彭城守军把一粒粮食运回彭城去!”带队的副将命令道。

万国大军开始向陈阳撤退的方向追击而去,刚追了十几里,就看到前方一片闪烁的火把在摇晃。

火把的下方隐隐约约的站着不少士兵,离他们一箭之地的地方,万国追兵停了下来。

“副帅,那陈阳乃是神尊,诡计多端厉害无比,我等普通人怎么能是他的对手,看他们一动不动,别再是给我们设的陷阱!”一个千户侯说道。

“弓箭手,立即射退他们!”副将命令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