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韩将军!彭城四面城上又有数万士兵正在翻越城墙,不知所谓何故?”探马来报。

“这个陈阳还真不让人清净,想要弃城逃跑,他为何不从城门直接出走?”韩将军说道。

“回将军,四个城门处,都有我军专门看守,他们根本出不来。”副将说道。

“传令!立即出兵......慢,我去看看!”韩将军说道。

对待陈阳不能以常人看待,他今晚在阵前说的话,韩将军已经想到了现在,还真有点他说的那个意思,大汉帝国实在坐山观虎斗,消耗双方的兵力实力,不管谁胜谁败,对大汉帝国都有利。

万王虽说是大汉帝国天子的亲弟弟,但皇位只有一个,那些王子的争夺已经是尽人皆知的事情,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要是传给弟弟而不传给儿子,那天下还不是大乱。

“韩将军,在黎明前的黑暗这段时间里,最易出事,还是让弓箭手把他们射回去算了,等到天明,一切事情都明了了,陈阳率领彭城守军想要弃城逃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随军参谋建议道。

听到随军参谋的话,韩将军迈出的脚步又缩了回来,他迟疑了一下,还是命令道:“传我命里,让弓箭手对着城上的彭城守军,万箭齐发,给我全射死他们,把他们困死在城内。城内已经弹尽粮绝,我倒要看看,陈阳还有什么办法能坚守下去?”

传令兵立马出去传达命令。万国的弓箭手,毫不吝啬的把利箭射向翻越城墙的彭城守军,一根根利箭呼啸着飞了过去,城墙上密密麻麻的人被射成了刺猬。

而彭城的守军就像不怕死似的,不顾万箭齐发,不要命的还在往城下翻越。

等到天色微明,在城外数万大军目瞪口呆之中,那些满身插满利箭的彭城守军,开始像鬼魂一样慢慢地升上了城头。

天色大亮时,彭城的城头一片寂静,城墙上也没有万国军队想象的那样血流成河,干枯的护城河里面也没有一个被射死的彭城守军。

“韩将军,士兵来报,那些被射成刺猬的彭城守军,竟然没有死去,一个个的都爬上了城头。”副将禀报道。

“什么?”韩将军颓丧的叹了口气,说道:“我们又上了陈阳的当,那些人应该全是假的,他这是在向我姐箭呢!”

“假人,借箭!”副将惊讶的说道。

所有人都明白了过来,陈阳是呐自己当诱饵,冒着生死亲自出城引诱韩将军,并激怒他,目的在这里,第二次用假人出城,来迷惑他们。

“我们这次射出了多少万支利箭?”韩将军问道。

“大约十万支!”副将说道。

“有了十万支利箭,陈阳又能跟我们耗一阵子了。”韩将军有气无力的说道。

众将一个个低头不说话,最难看的就是随军参谋了,是他的建议,才致使陈阳的阴谋得逞。

“都怪末将自以为是,才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末将愿意承担责任!”随军参谋跪下请罪道。

“来人,拉出去斩了。”韩将军声音严厉的说道。

屋内死一般的沉寂,随军参谋脸色苍白地被两个士兵架了出去,豪言壮语在死亡面前,有事变得十分的脆弱。

“将军,接下来我们怎么做?万王那里又派人来催了,催问何时拿下彭城,万王说,天子下召让他进京面圣。”副将低声说道。

“有这事?难道万王真的能够......”韩将军话说了一半又咽了回去。

祸从口出,不会是真的被陈阳严重了吧!

万王与陈阳刚开始亲如兄弟,怎么突然间就灭了玄黄府,抄了他的府邸,还要斩杀他的女人龙燕,难道这里面也有蹊跷不成?

越想韩将军越觉得可能,越想越觉得后怕。

“暂缓攻击,死死困住彭城,只要彭城守军不打过来,我们都不要出兵。”韩将军沉重地说道。

“是,属下这就通知下去!”副将一脸迷惑地走了出去。

“陈阳,你们有吃的喝的,难道你也能坚守不出,宁愿饿死吗?”韩将军心中暗道。

彭城城主府。

一大早的就人声鼎沸,叽叽喳喳地。

陈阳和明月坐在两张椅子上面,黑子等一众将领站在他们面前,来来往往的士兵络绎不绝,都在议论着草人借箭的神话。

面对众将领的喜笑颜开,陈阳心中却特别的沉重,但碍于众将的兴奋,他也没有表现出来。

心细的明月公主发现了陈阳脸上闪过的一丝忧虑,问道:“陈阳统帅,大家都这么高兴,你怎么了,有心事?”

陈阳笑着看了一眼明月,说道:“还是公主殿下心细,我就这么刚想到一点事情,你就能发现!”

明月被说得不好意思起来,说道:“还真的被我说中了!是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担心?”

陈阳笑道:“你也知道,只不过不说明罢了!现在有了利箭,不怕万国士兵攻城了。但我们的粮草已经撑不下去了,最终还是得弃城逃跑或者投降。也不知道你父王那里情景如何?”

明月说道:“粮草还能撑三天,三天后就彻底断粮了。现在彭城四面被围的铁通一般,出不去也进不来,消息早就中断了。”

“你们在说什么?”黑子看到陈阳与公主在低声说话,走过来说道。

看到黑子过来,陈阳眼前一亮,说道:“黑子,今夜还得劳烦你一趟。”

黑子笑嘻嘻地说道:“大哥说哪里话,什么叫劳烦,有事你尽管吩咐,黑子一定做到!”

“是吗?一定能做到?”陈阳问道。

“一定能做到!”黑子拍了拍胸脯保证道。

“这可是你说的。那你今夜去万国的粮仓里拉回一万担粮食来。”陈阳平静的说道。

黑子一听就傻眼了,双手捂着嘴,一句话也不敢再说了,这个大哥,是在挖坑让他往里跳。这可是军营,军中无戏言呀!

“大哥,你是在害我,想让我死吗?去万国粮仓里拉粮食,怎么说的跟比拉自家的还容易。”黑子心中想死的心都有了,谁让自己多嘴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