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浅按照恒浔说的,先盘膝而坐。然后感知空气中的灵气。

恒浔还强调说要注意力集中注意力,但不要太用力去感知周身的灵力。放轻松就好。

梓浅心无杂念,感知着周围,一片黑暗,什么都没有。

又想起了她的家人们和她的妹妹,她不能失去他们,她要努力变强,一定要。

她是个贪恋亲情的人

想想这样给她们亲情、温情的人最后却落到那种惨剧…,她…恨?恨没有她在?如果不变强,她在又有什么用?心里默念着快些引气入体。

随之身上发出了一团热,在不停流汗。

恒浔察觉到梓浅的变化,叹一口气,撇了撇眉,她可能是杂念太多了或者执念太深了。天机宗老祖预言说这孩子麻烦有点多。

虽然现在事还不大。

忙把她唤醒。

梓浅双目赤红,她刚刚,竟是差点生了心魔。

怎么会这样?

恒浔摇了摇头,意示她别想那么多,只温柔的说

“没事的,去歇一歇就好了。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过几天再来这里”

梓浅失落出了门

恒浔却又笑笑说。

“你还有师傅在呢(又是个不省心的徒弟)”

让梓浅感到一阵安心。自己这一生运气真好,有很多人关心。

门外似乎有人。

身长玉立的男子站在门口,他看起来却不似师尊这般容易亲近、温文尔雅。他偏高冷一些。

想必这就是他的大师兄烟池真圣,烟池真圣见了她只是微微点头。

显然是早就知道师傅要收一个小师妹了,而这个小师妹都可以做自己的徒孙了。但是他没有徒弟。

随后递给她一个储物袋

“见面礼”他惜字如金说道

梓浅知道是师兄的好意,也没拒绝。拿着袋子也没好意思现在打开。就收了起来

里面的师尊却笑了起来。

“这是我和小池特意为你准备的”堂堂真圣,却被叫‘小池’但烟池表示他习惯了。

梓浅表示有点好笑,但她愣是没笑出声来。

烟池瞥了她一眼。

恒浔微笑着说。

“小池你带你师妹小梓浅去办理入门手序吧”

随后转头对梓浅说到。

“小梓浅我们一次不成功没关系。出去好好逛逛,放松放松心情,我们再试试”

虽然他知道这些执念可能对她来说有点难消除,但是还是让小浅浅碰碰运气吧。

自己虽然有东西让她消除心魔,可是会有一点后遗症。还是自己消除来得好些。

先观察几天

烟池却有点诧异,据说师妹灵根很好,比他好。不然也不会被他师傅破例收徒。

引气入体,他第一次就成功了。比他资质好的师妹却…

但是他也没好意思问。

他们是兄妹真的很像呢,连性格差不多。

恒浔真圣面上笑笑,内心MMP

他收的徒弟怎么都是这个德行。就不能有一个像他的吗。

烟池一把抱过梓浅,飞离恒浔的问剑峰。感受着梓浅软绵绵的小身体,不禁耳朵微红。

想再抱紧一点啊,好软啊。心里是这么想的。

面上却不显

梓浅安稳地被烟池抱着飞,心情却不是很好,这是自己第一次遇到的小挫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