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梓浅觉得脸壳在打转,就像经历一次时空穿梭,像座过山车一样,差点没把白梓浅整吐。

良久,那种眩晕感终于从她脑海里消失了,周围也安定下来。她感觉,好像是晃悠多年的灵魂,归体了。静下心,默默感受着周围,一片温暖,就像回到了母亲的羊水里,但她却不太敢睁开眼睛。

水?这是水。她有些惊讶

感受到自己真的在水里的时候,白梓浅想尝试睁开眼睛。睁不开,随即想自己是在水里,就只得放弃睁眼

从开始到现在,白梓浅心里一直在默默数数。

一、二、…一分零二,一分零三…

不能在陌生地方放松警惕

但她自己却很也好奇,在水里一分钟竟然没有呼吸困难的现象。

感受自己的肢体手脚好像不一样了,活动还不太协调。或者说几乎不能太大幅度动。

‘这有没有可能,是羊水?’想到一个念头,白梓浅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

一定是假的

但却忍不住爱脑补的心

自己?胎穿了?赶上时代潮流了??

随即摇了摇头,笑笑

一种奇怪的感觉,好似有吸力一般。

还没细想,就感受到了,自己可能要出去了。此时画面一闪。

透过四周弥漫的雾气,白梓浅隐隐的的看见。自己的坟墓?她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死了的事实。

看见在自己坟墓前面抱头痛哭的白梓濛林妈,还有坟边吵架的白父白母。

看见父母,他们从未给过自己和妹妹关爱。如今她死了,就连在坟前也只是吵架,互相推卸责任。还要争夺房产权。

她想,其实要不是不放心妹妹和林妈,其实死了也是更好。除了妹妹她们,她也没什么牵挂,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她突然想哭

只是眼睛怎么都睁不开,四周都是水。她怎么样都哭不出来。

不久,她便有了一种要出去的感觉。

几分钟后,她见到了光。

很温和、柔软

她被一只温暖的手接住!

她还没感受这只温暖的手,手却把她??--往回塞??

纳尼?

吓得她一下睁大了许久未睁开眼睛。

似乎塞不回去?

她想

那人也发现了

就掐住她的脖子

让她哭不出来

那一刻,所有的悲愤,所有的苦楚,仿佛聚集了上一世所有的力气,但这些俱化为

‘--哇’的一声嘹亮的哭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