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安钥越跑越远,最后惊恐地跑回门派

不久,她又为自己的不辞而别感到欠意

但是,她这也是迫不得已的。她没想到,师叔祖会那么恶毒置她于死地,现在想想都还后怕。也很感叹,爱情真的让人冲昏头脑。她以后还是少跟顾师叔接触的好。

在季安钥回来后不久,顾行渊也回来了,只是脸色黑的似乎能滴墨,他的身后,还跟着四个抬着水晶棺的人。

不少人瞧见精致的水晶棺,十分好奇,便围了过去。看见血肉模糊,面目全非的尸体时,纷纷回绝或闭目不示

“呕”众人想法

顾行渊一抬手,一块黑布把水晶馆盖住了

季安钥也看见了。十分震惊

前些日子还追着她杀的百里师叔祖?陨落了?

但却避免了在宗门碰面的尴尬。

连连感叹生死有病,随后,顿悟了,修为大涨。女配的身陨换来了女主一场顿悟…

顾行渊面色复杂

宗门也慌了

百里家可是南域七大家其中一家,九黎派还是很重视,而且百里家的人以家主为首都要疯了,恨不得拆了宗门。

并且,能纪录百里梓浅生前的留影石什么都没显示,这就怪了。

除非那人实力高强,可是实力高强的人不屑于杀一个修为底的小修士,百里家也没有和其他交恶

随后

百里家的长老占卜得之百里梓浅生前见过最后的人是季安钥

所有矛头都指向季安钥

无论她怎么解释。

多年,凭借女主光环,侥幸逃过百里家追杀。

七大家之一刘家主儿子,刘家下任家主,也是心悦季安钥的人之一。刘家早以看不惯百里家。找了这个借口,组织三个家族,把百里家端了。

:

百里家,被屠尽。

血色的花开在围墙,下方一片尸骨

:

:

醒来

卧室

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明亮干净的白色瓷砖,梳妆台那庄严而不俗套,陈列着各种精致的护肤品,以及柔软舒适的公主床无一不精巧,华丽的水晶吊灯有些晃眼。

让她觉得一切都不真实

“卧槽”一声

“这梦…”竟想不出如何描述。

“真是莫名其妙”

自己竟然做了那样的梦。

“姐,吃早饭了”门外传来甜美的声音。

目测有三米高的紫檀木门响了响

把一切唤为现实。

门‘--吱’的一声,发出了声响。一个女孩探出头来,声音有些甜美

“姐?”白梓濛疑惑

看着前面逆着光的女孩,有些不真实。心中却有些百感交集

四米长的餐桌

却只有两个人,特别是两个人坐的还近,显得很突兀。

这诺大的别墅,只有她们俩,不她们仨,加上一个保姆,林妈。

别墅是爷爷留给白梓浅的嫁妆,其实还不止,但被父母捞光了,当时白梓濛并未出生。

爷爷去世了,父母便离婚,本是做假的婚姻

母亲却怀上了梓濛

白梓濛出生至一岁,两人便离婚。把俩孩子扔到别墅里。请了个刚丧女不久,丈夫出轨离婚,父母不认又无工作的林妈。

在林妈照顾下两人平安长到19岁和22岁,都正在上大学。

其实她们还是很渴望亲情的,只是面上不显

林妈欣慰地看向餐桌上一个清冷漂亮,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