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这一定是个梦。

不然为什么自己是上帝视角。

梦里。精致大床上有着粉红色的帐幔,上面还缀有黄色的流苏,其中似乎躺着一个小小的身影,细看,是个漂亮小女孩。

瞧见梦里那可爱的女童,不过五、六岁。面颊红润,鼻梁高挺,眼睛大而有神,眼神里自带一股傲气,一看就是被娇生惯养的大小姐

此刻,女孩正起床洗漱。门响了两声,一个丫鬟打扮的小丫头,端了一盘点心进来。

“点心就放那里吧”

“好”

话音刚落,穿着一身红色,梳着马尾的精致小女孩破门而入。横冲直撞,撞到了那个端点心的丫鬟。

“哦对不起…”急急忙忙说。

丫鬟急忙走出去。

“浅浅,梓浅,我来了”

“我看到了,又不是瞎”小梓浅翻了个白眼。

梓浅?是我?这是我的前世??

“我们明天就要入宗门啦!”

“嗯”梦里的小梓浅眼睛放光

宗门??这里是?

她还没等仔细想,一阵天旋地转。

水晶球里,发出青色的光芒。些许人被晃的刺眼。

台下人连连感叹,可谓有人欢喜有人愁。但更多的,是羡慕嫉妒这种绝世好天赋。千年一遇呐

“哈哈,恭喜你这个老家伙了,又出了个优秀的后辈,九成五纯度的风灵根呐”一位老者笑看说,但老者眼低,并无笑意

“哈哈哈,我看你那里好苗子也不少吧”另一人听了,不怒反笑。

……

之前进白梓浅房间的红衣少女上台,手安住水晶球,红金两色放出。不过显然,红色占一大优势。

台下的老人笑了笑。

“八成火,一成金,也是好苗子”

……

画面一跳转,白梓浅似乎习惯了,并无太大惊讶和不适。

画面里

不过十二、三岁漂亮的少女牵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

少女笑嘻嘻的,眼睛里满是捉弄之意,伸手捏了捏小男孩的脸。

男孩似乎吓了一跳。

显然没想到会有这一出

不过,白梓浅发话了

“小可爱,马上到宗门了,你天赋一定很好哟,我很看好你”

白梓浅眨了眨眼。

小男孩脸微红

一片安静。

突然

一阵猛烈的风,卷着尘灰刮过,风中有着一些混着空气中的粉尘,以及,微不可查的一些东西。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少女紧紧护着小男孩。

风打在她身上

皮开肉绽。

有人发现他们了,只是少女已经不省人事,却死死护住小男孩。

闹事竟然闹到他们宗口?

他俩被带了回去

请了医修

诊断出来,却让很多人都惊讶。

他们中的是蚀魂散。

这是一种会腐蚀人灵根,肉体的粉末,宗门不许卖这些东西,外界更是一金难求。

是折磨人型的

没有深仇大恨,不轻易用。

因为有高阶医修,少女人没多大事,但是天赋受损。

而且

少女的脸尽毁。

本是一张很漂亮精致的脸,这还是没长开,难以想象长大后是怎样的惊为天人的脸,可惜看不到了。治好蚀魂散的方法几乎没有

有,也是要承受巨大痛苦

床边,男童愧疚看着女孩

男童根本就没受什么伤

“对不起,肯定是我父母的仇人…”男童低下头,低声下气的对她说。他发誓,以后为她做牛做马

……

……

画面又一跳转,白梓浅已经彻底习惯了。

往下看

高挑女人戴着半边的面具,正挥舞手中的剑。如果单看那矫健身姿。此女必是倾国倾城那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