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的月光笼罩着这片大地,秋叶的冷风似是吹散了白日时,那萦绕世间的燥热,使得这片茂密的山林之中,显得气候十分宜人睡眠,夜行的虫兽,似是格外的喜欢这种宜人的环境,散发着阵阵低沉的虫鸣之声。百度搜索(飨)$(cun)$(小)$(说)$(網)XiangcunXiaoshuo.com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

山林之中,一处幽深的峡谷之中,两边的谷壁显得颇为陡峭,峡谷之中,一名身着阴阳道袍的胖子虽神色看上去淡然无比,但那看上随意扫视四周的频繁眼神,以及那被紧握手中的桃木剑,尤其是一些风吹草动,虫鸣鸟叫声后,更是立即将那手中的圆盘收起,换成一张黄符,口中念念有词,似是在诵念着咒语一般。

那风声鹤唳之状,实在让人有些不解,这么个胆小的胖子为何于这深夜之中,跑到这么一出瘆人之地。

说此地瘆人,乃是因为这出山崖位于这片山脉丛林的较深之处,茂密的树木之下,使得月光在这里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而最为主要的是,在那山崖之上,有着几副棺材,正以那逐步上升之势向着崖顶排布着。

在那胖子的脚边不远之处,一个地洞不知通向何处,突然自那其中钻出一个精瘦的中年人,似是在下面憋气已久一般,头始一伸出来,便张口大肆呼吸,刚好一阵夜风吹过,在这幽暗的峡谷之中,更添几分阴寒,惊得那胖子,立即掏出一张黄符,口喊莫名之咒语,桃木剑更是一个转身便刺了过去。

突变如此之快,让二者都在那一瞬间陷入了大脑短路之中,身体竟是都机械的保持着原来的僵硬之状,尤其那个身装道袍的胖子,虽脑子之中不断的高呼着住手,但是那手持桃木剑的手臂已然去势难收。

而那自地洞中突然冒出头来,大口呼吸着空气的精瘦中年人,虽见那桃木剑在他的眼中放大,但僵硬的身体却没法做出任何避开的举动。

如果这一刻有人仔细观察这二人的话,会惊悚的发现在此时的二人脚跟竟都是离地的,唯有脚尖着地。

危机关头,一支略显白皙的手臂伸出,紧紧的抓住那胖子握剑的手臂,在那偶尔投射进来的清幽月光之下,那支手臂似是有着一股似是尸体般的森寒之感,只见一道消瘦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然出现在了场中,眼神漠然的扫过二人。

那是一张看上去颇为清秀的少年脸庞,只是这一刻少年神色冷漠,再加之那双目竟似是颇为浑浊,让人不知为何有着那么一股森然之感。

只见那少年扫过二人之后,自怀中掏出一物,似是一本折叠的书册一般,书册的外面,一面为黑色,一面为白。黑的那一面,幽暗无比,仿佛那噬人知深渊,白的那一面,却也过分瘆人,让人有着那么一股森然之感。

呼啦一声,书册被展开,那书册内的纸张看上去似是年代极为久老,泛黄到有些地方仿佛都开始出现小洞了,可是当那书册被展开之后,这里的温度似是猛地下降到了冰点一般,便是那胖子皮肉颇多,竟在这一刻被那刺骨的阴寒,给冻的一个冷颤。

紧接着,一股无比凄厉的哭嚎之声响起,那神色冷漠的少年不知使了一个什么本事,那展开的书册,在那空中,竟是漂浮着不落,而且在这一刻,那少年不知在低声念着什么咒语,书册之上,竟是无比诡异的有着一些密密麻麻的古老文字浮现,而且随着那阴风肆掠之势愈盛,凄厉的哭嚎之声愈发强烈,那些书册上的古老文字似是那燎原之火般,蔓延到了整个书册之上。

顿时无数道虚影魂魄,似是那厉鬼一般显现而出,飘荡在那虚空之中,尤其是在那身着道袍胖子、以及那精瘦中年人的背后,赫然有着两道幽绿色的人形虚影出现。

只是这些本该无比恐怖的游魂恶鬼,在这一刻,竟是被那展开的书册犹如漩涡一般给尽数的吸收了进去,这一幕,幸亏那身着道袍的胖子与那从地洞中爬出的中年人这一刻,在先前的惊吓之下紧紧的闭着眼睛,不然绝对会给吓死的。

咒骂嘶吼之声随着那些虚影的显现,顿时不绝于耳,尤其以那两个在二人背后的幽绿色虚影最甚,竟大有扑向那少年、与其拼命之势,可惜的是,在那展开的书册之下,最终所有的一切都归位那虚无。

待书册被收起,凄厉的苦嚎之声戛然而止,阴风也骤然停歇,可即便是这般,温度似是猛地上升起来,待那身着道袍的胖子睁开眼后,一个踉跄瘫坐在那地上,背后已然好似一片寒湿,那精瘦的中年人也同样好不到哪去,趴在那地面上,似是死狗般,大口喘着粗气。

唯有那神色冷漠的少年郎依旧似是没什么事一般,找个地方缓缓坐下,竟是升起了火,捣鼓着架其了烤架,将一支野物给架起。

精瘦的中年人显然对这种情况见识较多了,精魂稍定之后,缓缓爬出那地洞之中,来到少年的面前,面带崇拜之色的看向少年道:“我说洪公子,你这一身本事当真是出神入化啊,不知道这次你看我们老哥几个寻得这悬棺可还有多少搞头!”

少年正是那本该身陨于那场动乱之中的洪天昊,这一刻的他虽活着,可是怎么看,都有着一股病怏之感,在那火光的映衬之下,那苍白的脸色竟有着一股犹如尸体临世之感。

“对啊,对啊,洪公子啊,你就给我章运财说说,这次我们老哥几个倒的这个斗,可有多少奇珍异宝可赚啊!”听闻那精瘦中年人讲起有关这次倒斗能获得多少,那个章胖子一瞬间便恢复了过来,急忙问道。

“若是你们还不想横死在这里,便叫那另外两个还在挖的,赶快出来吧,这座悬棺之墓,不是一般富贵之人的墓,而是修行者之墓,而且极有可能是精通风水玄藏之道的修行强者。

所葬之墓,墓穴起于山谷之中,沿着那峡谷上的七座悬棺而上,在加之那峡谷外围的所经流之水,本该是那水蛟化龙,山龙飞天之势,只是不知为何,却选在这么一处峡谷之中,龙困浅滩,自是暴戾无比,在加之水蛟未能化龙完成腾空之势,龙性不显,蛟性更甚,久而久之,自当乃一极凶之地。”洪天昊目光看向那所烤之野物,淡声道。

而闻言的两人,这一刻一阵阴风吹过,让二人更是打了一个冷战,几乎毫不犹豫的,二者立即赶赴那洞口之中。

行走中,二者低声私语着,那章胖子道:“当真要放弃,离开这里!”

“屁话,你章胖子想死,我和那两个小子还不想死呢!没听到刚才鬼少爷都那么说,难不成你还有什么怀疑的嘛!”

“哎!怀疑谁,也不管怀疑鬼少爷啊,当初自那沙漠之中,胖子我见那荒沙如染血般,我还以为出来了山么不世之厉鬼,谁想出来这么一尊鬼少爷,莫说形如常人,反而还甚喜阳光,偏偏还有着么一手如那鬼卒般的手段,你就说那鬼少爷是那天师道观的仙人我也不会怀疑啊!

只是,你没听说,鬼少爷,可说了,这乃是一处修炼者的墓,而且我们如今还有着这么一尊不惧厉鬼的狠爷在此,我们要是成功了,搞不好,还能咸鱼翻生,指不定加入那万象冢,也省的让那老鼠那小子笑话我们。”

只是在二者说话间,洪天昊却是猛地抬起头,看向那远处,迅速灭了火,整个人犹如鬼魅一般的消失在了原地,突然之举,惊的那两人心惊不已,立即招呼那地洞中的两人迅速出来,躲起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