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介晞是来给白沐寒送理由的,一个能让大家接受的理由。

之所以送来的晚了,不过也是因为梁介晞自己心中的意难平罢了。

这个理由一旦公开,他心里的那个人最后就只能是镜中花水中月,终其一生,再无可能。

可是,那些往年,跟旁人非议她相比,此刻不值一提。

风苒和白沐寒按计划出国,去的第一站是去k国。

白沐寒在k国呆了五六年的时间,应该说,除了华国,k国都可以当做是他的第二故乡了,风苒信心满满地以为白沐寒肯定能给自己当好导游,结果到了地方才发现尴尬了。

白沐寒根本把k国话忘得差不多了,当然,日常用语还ok,听得懂但是说的就差了点。

最后,风苒眼睁睁地看着白沐寒一本正经地跟人家用e语开始交流,差点没把自己笑抽了。

一直到办好了入住,白沐寒看着还在兀自偷笑的风苒,忍不住叹了口气。

“喂,你笑够了没?”白沐寒连尴尬都忘了,主要是脸都丢了还尴尬什么啊。

风苒噎了一下,抿嘴忍笑,“我、我没笑啊。”

确实没想笑,除非忍不住。

“不过,”风苒小肩膀一抖一抖的,“出发前不是你说的这边你熟吗,怎么连话都不会说了呢?”

白沐寒瞟了她一眼,“所以你就在一边光看热闹是吧?”

“我哪有呀,”风苒吐了吐舌头,凑过去抬手勾住他的脖子,笑得不怀好意的,“你少冤枉人了好不好。”

“我冤枉你?”白沐寒挑眉,“你哥说你还没上学就会说k国语了,怎么刚刚不见你出声呢。”

“哎?”风苒顿时就惊了,“我哥什么时候跟你说的?竟然出卖我?”

她还以为他跟她哥天生犯冲呢,竟然还在私底下有联系?

“所以你果然是看我热闹是吧?”白沐寒挑眉看她。

“别那么斤斤计较嘛,咱们自己人嘛!”风苒直接亲了他一口。

白沐寒托起她的腿跨到自己身上,压着她啃了好一会儿,“下次再这样看我让你下不来床。”

风苒嘿嘿一笑,压根没当真。

这个男人,刚重逢的时候吓一吓她还好,那会儿她是真的怕,不过现在,她早就不怕了好嘛。

两人出国之后的第三天,关于白沐寒和风苒的话题,在网上的热度越来越凶,关于风苒身份的猜测也越来越多,甚至有人影射,风苒就是靠着年轻和一张脸,周旋在男人之间,并且有人扒出了风苒之前在s.c.的时候不止跟白沐寒关系亲近,那时候跟梁介晞还有胡青温的关系也不错……风苒直接从抱白沐寒大腿变成了闹得兄弟翻墙的坏女人,甚至呢,大家好像都忘了s.c.当初是为了什么才销声匿迹的,直接将这件事情也按在了风苒身上——就是因为她闹得s.c.兄弟不和,这才让大家再也不同台了。

只能说,人类的想象力是无穷无尽的。

消息在网上吵了一天,已经去了商界混的梁介晞突然发了声明:

关于网上说我们s.c.的传闻,我在这里澄清一下,s.c.从未解散,只是因为我们发展方向不同所以没有同台机会,我们个人是十分期待再次合体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