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忽梦少年事,唯梦闲人不梦君。”这一刻,没藏黑云化身大诗人,不停的表达着自己不忍的思绪。

陆子非摸了摸鼻子,嘴里脱口而出“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说出口就有点后悔了,这句话出自唐朝的离婚协议,他和没藏黑云只是见不得人的关系,用这句话不合适,会给没藏黑云错觉。

在这个离别的场面,多愁善感的没藏黑云没注意到这点,只是感受到陆子非的决绝的态度,强忍住要落泪说道:“再见,我希望还有来世。”

陆子非知道此刻自己的心不能软,离去是最正确的选择,没有君翔,他可以冲上去把没人搂在怀里,可牵扯到儿子,他不能自私。

“来生我等你啊!你到时候贿赂一下阎王爷和孟婆,让他们在给你投胎的时候选个好一点的人家,我不想努力了,下辈子你当女王,我当小白脸。”

没藏黑云破涕为笑,“混蛋,快点滚吧!什么时候都没个正形,我心愿已了,你耗子为汁。”

一笑泯恩仇,不,应该是一笑前尘往事全归零,陆子非了却了一桩心事,但他没在意到没藏黑云字里行间的话味,有一天可能会因为自己的大意而懊恼吧!

“大哥,你不会真的是快枪手吧!我怎么感觉就几分钟的时间。”

陆子非笑骂道:“我看你是时间线坏掉了,你能不能思想别那么龌龊,这种地方你觉着谁有兴趣来那事,你再想想,野利遇乞的冤魂在头顶看着你,那滋味。”

高怀亮缩了缩脖子,说道:“那你和美人一起的时候就没想过人家野利遇乞的感受。”

陆子非说道:“活着的时候都能把他杀了,更何况现在都变成一堆白骨了,有本事你让他出来,都是人心里在作祟,这世上那有什么鬼魂。”

这时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你是不是觉着自己死不了,来这个地方找刺激。”

陆子非和高怀亮吓出了一身冷汗,这时候怎么还有人来,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窝在哪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又听到另外一个声音说道:“我没记错,我大哥的死和你也有关系吧!怎么,现在知道怕了,你不是一直自忖自己的武艺很好么?”

“哪能一样吗?活人你见我怕过谁。”

“呵呵”

高怀亮说道:“大哥,是我们在西平府遇到的那个人,叫什么青宜结鬼章。”

陆子非一阵后怕,虽然不至于怕野利旺荣,但被人弟弟当场抓住嫂子和别人幽会,额,似乎有点没脸没皮的。

野利旺荣也是听到李元昊去了天都山才敢来这里祭拜自己的哥哥,若是时间上再早那么一点点,就能看到一场好戏了,遗憾的是就迟了那么几秒钟。

“走吧!人家祭奠自己的哥哥,要是一会真把魂给招回来,你和我就死的太冤了。”

“哥你不是刚还说不怕么?怎么这会又像个狗熊。”

“瓜娃子,心理作用你不懂吗?其他的没什么,就怕晚上做恶梦,快走、快走,别被人发现了。”

野利旺荣挺着个大鼻子说道:“不对啊!我怎么闻到了活人的气味,刚才有人来过。”

青宜结鬼章不耐烦的说道:“你别墨迹,我是冒着被杀头的风险陪你来的,祭拜完快点地走了,这地方站在这都引起森森的。”

“唉!你可知道这个府邸在几年前是西夏人最愿意来的地方,你信不信有一天我恢复了野利氏的荣光,这里还是会恢复以前的模样。”

“那还是先等你恢复了再说吧!但是我觉着你不行,你和你哥哥比起来差的太多,太多,更不用说此时的西夏已不是你熟悉的那个西夏了,这次你回来也看到了。”

野利旺荣也不吱声,跪在地上念叨着些什么青宜结鬼章也听不懂的话,跟汉人不同的是,他们不烧纸,咒语念完一瓶酒倒在地上,仪式就算结束。

野利家族在他们兄弟手中发扬光大,同时也在他们兄弟手中迅速败落,从前野利旺荣觉着已经做到的事情再做一次应该没什么困难,现在看来没有想的那么轻松。

“任何事情都别轻易的去下结论,难,并不代表不能做到,只有做了之后才知道,野利家族是狼神的后人,你知道吗?”

狗屁个狼神后人,被人用一尊琉璃狼玩的团团转,我不戳穿你就算了,你还在我面前装大尾巴狼,那么牛逼还用得着向青塘求助。

这一夜真有点惊心动魄,两拨人都是偷偷摸摸的来,好在没碰上头,明天谁还是不认识谁,但这个第二天,就有那么两个不幸的人就被抓了个正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