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完口红,千易蔓望着镜子里的泛红的脸蛋,想到了刚才唐玉哲强吻自己的画面,还有嘴唇上短暂的接触,以及在厕所里短暂的涟漪,小心脏再次失控。w?w?w1.

千易蔓捂着嘴唇,懊恼地喃喃自语。“怎么那么没用。”

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不要太当真,否则会吃亏的。唐玉哲对你又没有感情,他只是想要上你,又不是想和你玩感情,不要被他随便撩拨几下,就乱了芳心。

千易蔓在厕所里知道脸蛋的红散掉,这才姿态自然地回到餐厅里,就见到唐玉哲脸上用冰块在冰敷,安以乐一脸心疼地支着脸颊。

“玉哲,你的脸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打的啊!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

唐玉哲张了张口,想到刚才千易蔓最破的马桶盖,嘴角禁不住浮起一个帅气的笑容,导致坐在对面的安以乐直接看花痴了。

太尼玛帅了,不亏是她看上的男人,即使被人打了,还能乐观地笑,笑得还这么帅。

千易蔓走进来就听到他们对话,有些尴尬地挪了位置过去,悄悄地落座,低头吃东西。她可没忘记,今天她来这里目的就是为了吃好吃的,差点被唐玉哲搞得忘记今天的目的。

“玉哲,你嘴唇怎么有点红啊?”说着安以乐伸出手居然拿指腹抹了一下,唐玉哲刚才强吻千易蔓时,嘴上留下了属于她的口红,他居然没有擦掉,还残留在嘴上。

千易蔓看到的时候,眼睛都快瞪出来了,想到的不是口红为什么没被唐玉哲擦掉。而是!两个人为什么那么亲密?当她是死的吗?怎么说自己也是他的前任,孩子的妈妈?不算是空气的外人吧!

唐玉哲你个花心大萝卜,整天朝三暮四,走到哪里勾引女人到哪里,整天跟一只花蝴蝶一般到处飞,气死老娘了!

千易蔓桌子底下的手握起,内心一阵狂风暴雨,一时间无法平静,为了保持她的气度,她选择不说话,以免自己控制不住她的情绪。

唐玉哲面对安以乐的触碰,微微后退了一步,目光看向千易蔓,看到她低头吃东西,并不在意他们这边的互动,心里一寒。

拿起餐巾将嘴唇上的口红擦掉,盯着口红残留痕迹了一秒钟的呆。

安以乐可不淡定了,抢过唐玉哲手中的餐巾,懊恼地指着餐巾上的口红印。“玉哲,你嘴唇上怎么会有女人的印子?刚才还有人打了你一巴掌,你是不是刚才看到一个漂亮妹子,就强吻了对方,结果被对方老公给打了一巴掌。”

安以乐说的话,让在喝汤的千易蔓差点喷出来,嘴角一歪差点笑出来。

“我像是这样的人吗?刚才千儿不是说我肾虚,我就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肾虚,差点在厕所里和她来了一。”唐玉哲眼底含笑,完全不介意将刚才厕所里生的一幕告诉安以乐。

这个女人装作不熟,两人之间没有关系了是吧!他非要把事情告诉安以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