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儿。??中文w?w?w.”

“干嘛!”千易蔓心虚地叫了一声,目光又忍不住往昂贵的马桶盖看了一眼,貌似破碎的更厉害了,还不时出细小的破碎声。

这次唐玉哲终于听到破碎声是从哪里出来了,他的眼神快地看向屁股下面的位置,指着千易蔓屁股下的位置。

“是不是马桶盖又破了。”唐玉哲直接指出来,而某个心虚的女人,脸蛋快地红了,想狡辩说不是,都没有说服力。

“我我我……谁让你家马桶盖质量不好,撞得我屁股疼。”反正都被他现了,千易蔓落落大方地站起来,揉着摔疼的屁股。

唐玉哲的目光看向明显破裂的马桶,一声噗嗤声,他忘记下巴的疼痛,忘记脸上被她甩了一个巴掌,捂着嘴扭头偷笑。

“千儿,你的屁股怎能那么厉害,这是你在我面前坐破第二个马桶盖了。”唐玉哲边笑变提起千易蔓的伤心事。

遥想当年千易蔓假装妹妹那段时间,也是被唐玉哲逼到厕所里,结果她不小心把马桶盖坐破,结果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唐玉哲都会提起那件事取笑他,成了他取笑她的一件趣事。

没想到时隔三年,她居然再一次坐破一个马桶,而且每次都是被他给调戏。

“不要再说了。”千易蔓尴尬的脸都红了,想起过去种种尴尬的局面,她表情越来越羞躁。

“千儿,你的屁股到底是用什么做的?为什么总能将马桶盖给坐破,而且这个质量特别好,你是金刚屁股娃吗?”说着唐玉哲伸手用力地拍了拍一件破碎的马桶盖,这一拍出的声响,清晰地传递这个马桶盖即使坐破了,还能坚挺的活着,可想它生前是多么骄傲的马桶盖。

只可惜碰到了千易蔓的金刚屁股,最终还是破了。

“妈蛋,你走开啊!我不想和你说说话!”千易蔓有些恼羞成怒了,伸手拉着唐玉哲往马桶盖推,这一推唐玉哲屁股重重地坐在马桶盖上,结果碎裂好多痕迹的马桶盖,并没有继续破碎,进一步证实千易蔓的屁股有多厉害。

千易蔓原地踩脚,懊恼地转身跑了出去,跑了几步现她的头凌乱,嘴巴上的口红都被他亲花了,心中一阵恼怒。

而马桶盖上的唐玉哲,已经灰溜溜的揉着屁股离开了,正主都走了,他一个大男人也不好总在女厕所缠着千易蔓。

千易蔓拿出口红给嘴巴补口红,就见到一名贵妇走进厕所刚才千易蔓他们呆的厕所间。

“哎呀!马桶盖怎么碎了,难道有人在里面马桶震?这也太激烈了吧!”贵妇盯着马桶盖念叨着走出来,换到隔壁的隔间上。

在补口红的千易蔓的脸瞬间涨红,眼睛都不敢瞄一下,好尴尬,好尴尬!好久没这么尴尬了!为什么每次碰到唐玉哲,她都要这么尴尬!她这辈子也就坐坏了两次马桶盖,都是因为唐玉哲的原因。

他果然是她的克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