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朔问道:“那你是想生个女孩儿还是想生个男孩儿?”

闻言,何颜挠了挠头,皱着眉说道:“嗯,要我说,不管是生女孩儿还是生男孩儿,都很好。要是生了女孩儿,孩子最好可以像她娘,聪颖温柔,要是生了男孩儿,最好能像你一样。”

话音刚落,方朔抓起一颗香梨就向何颜脑门上扔了过去,笑骂道:“你个臭小子,竟敢变着法儿地占我便宜。滚。”

何颜慌张地接住砸向自己脑门的梨,认真解释道:“哎,停停停。我可没想着要占你的便宜啊,这是我的真心话。我是希望我儿子能够像你一样有本事,够义气,可没想跟你闹着玩儿。”

方朔骂道:“哼,你小子就是说话欠揍。”

方朔问道:“那你是想生个女孩儿还是想生个男孩儿?”

闻言,何颜挠了挠头,皱着眉说道:“嗯,要我说,不管是生女孩儿还是生男孩儿,都很好。要是生了女孩儿,孩子最好可以像她娘,聪颖温柔,要是生了男孩儿,最好能像你一样。”

话音刚落,方朔抓起一颗香梨就向何颜脑门上扔了过去,笑骂道:“你个臭小子,竟敢变着法儿地占我便宜。滚。”

何颜慌张地接住砸向自己脑门的梨,认真解释道:“哎,停停停。我可没想着要占你的便宜啊,这是我的真心话。我是希望我儿子能够像你一样有本事,够义气,可没想跟你闹着玩儿。”

方朔骂道:“哼,你小子就是说话欠揍。”

方朔问道:“那你是想生个女孩儿还是想生个男孩儿?”

闻言,何颜挠了挠头,皱着眉说道:“嗯,要我说,不管是生女孩儿还是生男孩儿,都很好。要是生了女孩儿,孩子最好可以像她娘,聪颖温柔,要是生了男孩儿,最好能像你一样。”

话音刚落,方朔抓起一颗香梨就向何颜脑门上扔了过去,笑骂道:“你个臭小子,竟敢变着法儿地占我便宜。滚。”

何颜慌张地接住砸向自己脑门的梨,认真解释道:“哎,停停停。我可没想着要占你的便宜啊,这是我的真心话。我是希望我儿子能够像你一样有本事,够义气,可没想跟你闹着玩儿。”

方朔骂道:“哼,你小子就是说话欠揍。”

方朔问道:“那你是想生个女孩儿还是想生个男孩儿?”

闻言,何颜挠了挠头,皱着眉说道:“嗯,要我说,不管是生女孩儿还是生男孩儿,都很好。要是生了女孩儿,孩子最好可以像她娘,聪颖温柔,要是生了男孩儿,最好能像你一样。”

话音刚落,方朔抓起一颗香梨就向何颜脑门上扔了过去,笑骂道:“你个臭小子,竟敢变着法儿地占我便宜。滚。”

何颜慌张地接住砸向自己脑门的梨,认真解释道:“哎,停停停。我可没想着要占你的便宜啊,这是我的真心话。我是希望我儿子能够像你一样有本事,够义气,可没想跟你闹着玩儿。”

方朔骂道:“哼,你小子就是说话欠揍。”

方朔问道:“那你是想生个女孩儿还是想生个男孩儿?”

闻言,何颜挠了挠头,皱着眉说道:“嗯,要我说,不管是生女孩儿还是生男孩儿,都很好。要是生了女孩儿,孩子最好可以像她娘,聪颖温柔,要是生了男孩儿,最好能像你一样。”

话音刚落,方朔抓起一颗香梨就向何颜脑门上扔了过去,笑骂道:“你个臭小子,竟敢变着法儿地占我便宜。滚。”

何颜慌张地接住砸向自己脑门的梨,认真解释道:“哎,停停停。我可没想着要占你的便宜啊,这是我的真心话。我是希望我儿子能够像你一样有本事,够义气,可没想跟你闹着玩儿。”

方朔骂道:“哼,你小子就是说话欠揍。”

方朔问道:“那你是想生个女孩儿还是想生个男孩儿?”

闻言,何颜挠了挠头,皱着眉说道:“嗯,要我说,不管是生女孩儿还是生男孩儿,都很好。要是生了女孩儿,孩子最好可以像她娘,聪颖温柔,要是生了男孩儿,最好能像你一样。”

话音刚落,方朔抓起一颗香梨就向何颜脑门上扔了过去,笑骂道:“你个臭小子,竟敢变着法儿地占我便宜。滚。”

何颜慌张地接住砸向自己脑门的梨,认真解释道:“哎,停停停。我可没想着要占你的便宜啊,这是我的真心话。我是希望我儿子能够像你一样有本事,够义气,可没想跟你闹着玩儿。”

方朔骂道:“哼,你小子就是说话欠揍。”

方朔问道:“那你是想生个女孩儿还是想生个男孩儿?”

闻言,何颜挠了挠头,皱着眉说道:“嗯,要我说,不管是生女孩儿还是生男孩儿,都很好。要是生了女孩儿,孩子最好可以像她娘,聪颖温柔,要是生了男孩儿,最好能像你一样。”

话音刚落,方朔抓起一颗香梨就向何颜脑门上扔了过去,笑骂道:“你个臭小子,竟敢变着法儿地占我便宜。滚。”

何颜慌张地接住砸向自己脑门的梨,认真解释道:“哎,停停停。我可没想着要占你的便宜啊,这是我的真心话。我是希望我儿子能够像你一样有本事,够义气,可没想跟你闹着玩儿。”

方朔骂道:“哼,你小子就是说话欠揍。”

方朔问道:“那你是想生个女孩儿还是想生个男孩儿?”

闻言,何颜挠了挠头,皱着眉说道:“嗯,要我说,不管是生女孩儿还是生男孩儿,都很好。要是生了女孩儿,孩子最好可以像她娘,聪颖温柔,要是生了男孩儿,最好能像你一样。”

话音刚落,方朔抓起一颗香梨就向何颜脑门上扔了过去,笑骂道:“你个臭小子,竟敢变着法儿地占我便宜。滚。”

何颜慌张地接住砸向自己脑门的梨,认真解释道:“哎,停停停。我可没想着要占你的便宜啊,这是我的真心话。我是希望我儿子能够像你一样有本事,够义气,可没想跟你闹着玩儿。”

方朔骂道:“哼,你小子就是说话欠揍。”

方朔问道:“那你是想生个女孩儿还是想生个男孩儿?”

闻言,何颜挠了挠头,皱着眉说道:“嗯,要我说,不管是生女孩儿还是生男孩儿,都很好。要是生了女孩儿,孩子最好可以像她娘,聪颖温柔,要是生了男孩儿,最好能像你一样。”

话音刚落,方朔抓起一颗香梨就向何颜脑门上扔了过去,笑骂道:“你个臭小子,竟敢变着法儿地占我便宜。滚。”

何颜慌张地接住砸向自己脑门的梨,认真解释道:“哎,停停停。我可没想着要占你的便宜啊,这是我的真心话。我是希望我儿子能够像你一样有本事,够义气,可没想跟你闹着玩儿。”

方朔骂道:“哼,你小子就是说话欠揍。”

方朔问道:“那你是想生个女孩儿还是想生个男孩儿?”

闻言,何颜挠了挠头,皱着眉说道:“嗯,要我说,不管是生女孩儿还是生男孩儿,都很好。要是生了女孩儿,孩子最好可以像她娘,聪颖温柔,要是生了男孩儿,最好能像你一样。”

话音刚落,方朔抓起一颗香梨就向何颜脑门上扔了过去,笑骂道:“你个臭小子,竟敢变着法儿地占我便宜。滚。”

何颜慌张地接住砸向自己脑门的梨,认真解释道:“哎,停停停。我可没想着要占你的便宜啊,这是我的真心话。我是希望我儿子能够像你一样有本事,够义气,可没想跟你闹着玩儿。”

方朔骂道:“哼,你小子就是说话欠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